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.凌风音的脸
    见我震惊,凌风音阴森森地笑起来:“几个月前,白少安就已经死了,是我亲自动的手,错不了!后来我不放心,还偷偷混入军营,亲眼看到他下葬。谁知三日后,坟墓上竟出现了一个大洞,看痕迹是从里往外挖出来的,就连那薄皮棺材都被人从里面踹破一角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问我:“死而复生,爬出坟墓,听着像个吓人的鬼故事,却真实的发生在白少安身上,你说,他究竟是个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他是什么怪物,这我不知道,但白少安曾亲口对我说过,他非人非鬼。

    再加上今日凌风音的话,我明白了,一切的古怪都是发生在广西!

    我记得苏桃说过,白少安去广西甘茂镇是为了镇压僵尸,在这其中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我心中有了猜想,但面对他的话,也只一笑置之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若我说,他跟过去没什么两样,你信吗?”

    他眸光黯淡了:“看来,你还是想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用这话来激我,也不用拐着弯的套话,白少安是什么人,你比我了解,他是人是鬼,有什么弱点,怎可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凌风音跟我说故事,探求白少安的秘密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彻底消灭白少安。

    以凌风音现在的能力,枪击、刀砍,都没办法杀掉白少安,所以,他想从我口中得到白少安的弱点,可惜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他拿起桌上的戏文:“你好好休息吧!”颇为失望地离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娟婶回来了,她进了院子里,与我对视一眼,拍了拍黑布遮挡的菜篮子,看来,东西都找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落日余晖,离开之事宜早不宜迟,今夜,就是我逃了牢笼之日。

    娟婶朝凌风音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,便进了厨房里,我闻着那篮子里的香味:“好香,是烤鸡还是烤鸭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站在树下排戏,身上套上了戏服,是花旦的衣裳,颇有种“薄罗衫子金泥凤,困纤腰怯铢衣重。”的美感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个纤细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正专心唱着,听到我话,噗嗤一下笑了起来,破了功:“想吃就进去瞧瞧,看你那馋样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先帮你试试毒。”我就像个小馋猫,一头钻进了厨房里,他唱戏的声音在树下徘徊,我这才放心与娟婶低语:“东西呢?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厨房的一个柜子,我找到了蒙汗药的纸包,对她说:“今晚,喝点酒吧!”

    她了然于心,下巴点点墙角的大缸子,里面装的是她自酿的糯米酒。

    我拿出酒壶,愣了一秒,将蒙汗药都倒进壶里……

    今晚,桌上的饭菜十分丰盛,有稻香烧鹅、糖醋鲤鱼、卤牛肉还有各类时蔬小炒,娟婶高兴地端出了浓稠乳白的糯米酒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酒好香啊,能让我尝一口吗?”我望向凌风音,他修长细腻的手指轻轻一夹,将酒壶夺了过去:“不行,你还未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好了。”我露出手掌,上面又多了一条丑陋的疤痕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他说什么都不准我喝,将酒壶藏在怀里,逗得娟婶笑了起来,手舞足蹈地形容,不多时,凌风音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娟婶说了什么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紧闭双唇,什么也不肯说,只转移话题道:“别闹,吃饭。”眼神瞥向那只烧鹅,上面被人掰下了一只鹅腿,他故意说道:“也不知是哪个小耗子,把鹅腿偷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耗子兴许是帮你试试毒呢。”

    他浅笑,将另一只鹅腿掰了下来,放在我面前:“既然试了,就多试几次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开始动筷子,这顿饭吃得轻松又随意,我们三个坐在院里的银杏树下,邀月同食,特别是凌风音,难得见他如此轻松自在,不免也多喝了几杯,对月而饮,兴致来时,还会给我唱两句贵妃醉酒,渐渐的,他开始醉了,嘴里的胡话越来越多,到了最后,他两眼一闭,倒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我和娟婶同时放下筷子,我试探着问:“凌风音,你该不是醉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醉……我还能喝……”他手中握着酒壶,却再也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来蒙汗药已经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为进一步试探,我轻轻抚上了他的傩戏面具,不声不响地揭开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醉了,那我如何摆弄,他也毫无反应,如果他没醉,定不会让我揭开面具,毕竟……他人前人后都戴着它,便是不想被人见到真容!

    我突然有些紧张,倒不怕他醒来,而是怕见到面具下的脸,虽然担心,但手却不受控制地掀开了面具一角。

    光洁如玉的下巴映入眼帘,配上一抹薄唇,竟然有些秀美,我再掀开一指,看到他左脸颊上有个胎记,像火焰。

    一只手,按住了面具,我吓了一跳,手指一松,面具悄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娟婶,你干嘛!”我差点就看到他全脸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本意是离开,而不是探寻他的秘密。”娟婶开口后,从桌下拿出我的包袱,丢了过来:“你走吧,趁我还未后悔。”

    而我的脑子里,全都是凌风音秀气精致的半张脸,还有那娇艳如火的胎记。

    我捡起包袱,望了着凌风音紧闭的双眼,浅浅而细密的睫毛,内心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与我从小定有婚约,第一次见面就逼我动手杀掉白少安,却也曾救我于水火之中,特别是这些日子,他对我是真心的好……虽然这好,也掺杂了一些算计。

    “好,我走,不过在此之前,我有件礼物想送给你,就当是……感谢你大半个月的照顾。”我指着厨房:“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在我走之前,你一定要看看。”我抱着包袱站在风中,后来,她拗不过我:“我去看一眼,你别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娟婶穿着一件打补丁的灰布衣裳,扭动着短短的腰肢,走进了厨房里,在那里,我准备了一碗阳春面,希望这碗小小的面,能唤回当初收留凌风音、不顾一切保护他的善良女子,能不能手下留情,就看凌风音的命了。

    而在碗底,我压了一张字条:傩神怕月布。

    月布上的污渍,一直以来都被视作人间最污浊之物,就连鬼神都退避三尺,相信傩神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娟婶要杀他,蒙汗药是远远不够的,所以,必须要用月布阻止傩神上身,她一个老妇人才可以得手。

    而我,却不愿她伤害凌风音,既然不愿意,为何还要告知她傩神的破解之法?为的就是彻底解开娟婶的心结!

    如今,我将法子摆在明面,做与不做,全凭她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若她选择放手,便是看开了仇恨,今后,不会再生出谋害他的念想。

    若她仍决定动手,我便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