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.娟婶的秘密
    那时,凌风音还不是现在的凌风音,只是个无家可归,惶惶度日的孩子,一路逃到桃源镇后,他敲响了娟婶的家门,娟婶见他浑身脏兮兮,怪可怜的,便带他回家,替他洗脸,煮阳春面给他吃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阳春面了,虽然只是放了点面汤和酱油、葱花儿,但我却觉得,胜过人间美味珍馐。”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,就如我每每想到娘做的糖醋排骨和东坡肉,那回忆里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,她见我模样周正,举止有度,就将我留了下来,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光景,那半年,我和她儿子文贵哥哥形影不离,快乐得忘了我的身份,忘了家仇,也忘了身后还有追兵。”

    就在一个盛夏的夜晚,追杀他的人找到了桃源镇,找到了娟婶家,娟婶是个聪明人,她将自己的儿子和凌风音藏在了地窖里,因此逃过了一劫。但是娟婶和丈夫就没那么好运了,她的丈夫文大叔被毒死,而她也险些丧命,还好中毒不深救了回来,从此,便落下了残疾。

    “那文贵呢?”

    “文贵几年后被人暗杀了,也是为了我。”凌风音语气低沉:“那人是要杀我的,却阴差阳错被文贵给挡了。”

    由此,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,因为凌风音的到来,死的死,伤的伤。

    “你让她家破人亡,生不如死,她不恨你?”

    “曾经恨,但这些年,当我将伤害他们一家的仇人,一个一个带到她面前,让她亲手报仇后,那恨意便烟消云散了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阳光下安安静静的老人:“所有恩怨都尘埃落定,我只希望命运能对她怜悯,让她安享晚年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……”我淡淡地说,却一直紧盯着娟婶,在听故事的过程中,心中逐渐成型了一个大胆的猜想,直觉告诉我,娟婶的故事没有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三天,我脚上的伤彻底痊愈,娟婶给我做了双崭新的绣花鞋,绣的是江南水乡常见的荷塘映月。

    我穿在脚上后,亲自登门拜谢,到了娟婶房里,她热情地招呼我坐下,背对着我倒茶。

    我用力掐断手中的珍珠项链,珠子哗啦落地,我紧盯着她的耳朵,发现,果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动静十分细微,却映在了我的眼里,看来我猜的没错。

    于是我开口道:“娟婶,这么多年,你装聋作哑,很累吧!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在倒茶,待七分满后,她将茶端到我的面前,请我尝一口,我微微一笑,拒绝了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这些年的隐忍是为了什么,你后悔当年收留了凌风音,导致你的夫君和儿子做了刀下亡魂,你很恨他,但却为了报仇却不得不倚靠他、利用他!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一切她都能听到,于是接着说:“你装聋作哑,原因不过如此,让刺杀的人对你放松警惕,毕竟……杀手们不会吃饱了撑着,对一个又聋又哑,毫无作用的老太婆下手,同时,你利用自己的残疾,可让凌风音心生愧疚,刺激他不断变强为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一个劲地笑着,让我喝茶,让我吃水果,但我却敏锐地察觉到,她的手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来,我的话说中了她的心声:“我听凌风音说,他这些年,一个一个地找到了当年伤害你的人,由你亲手血刃,到如今也该杀完了吧!”我转着茶杯,把玩的姿态:“不对,还有一个人,还有凌风音这个仇人还死,对吗?”

    当我提到凌风音时,娟婶沉默了,眼神也发生了变化,她知道,再在我面前装疯卖傻,也不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收起了笑脸,袖底抽出一把切水果的刀,抵在我脖子上,冷冷地说:“识相的话就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见我不哭不闹,娟婶笑道:“这么多年了,凌风音都没看透的事,倒被你个小丫头给识破了。”

    当我听到那苍老如锯木的嗓音时,纵使有心理准备,可还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娟婶举刀站在我面前,胸腔起伏:“你刚才说的都没错,唯有一点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还有一个仇人,就是风音那孩子,这话搁在几年前没错,但现在,我已经不恨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既然不恨,为何还要继续演戏?”

    她轻叹一句:“一个人装聋作哑惯了,要变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不是不想变,而是不敢吧!”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心思诡诈的女人,总喜欢将人揣测到极致:“你一定知道凌风音的许多秘密,定是害怕恢复原样后,他对你下手;又或许你害怕自己将来后悔,又想报仇时,却没有机会再接近他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说这么多,并不是认为自己有多会洞察人心,只不过,我和娟婶恰巧同样内心阴暗,才可揣度罢了。

    花娘手上的刀,再度逼近一尺:“丫头,你说这话,就不怕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:“怕什么,我死了,他自然知道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换她来打量着我了:“原本还以为你是个漂亮的绣花枕头,没想到还真有点本事。罢了,既然你知道我的秘密,而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,那便好好聊聊吧!你来找我,也是想杀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想。”我不希望自己的手上沾满鲜血,只希望自己不要变成囚禁的傀儡。

    早在三天前,我的伤已经痊愈了,我旁敲侧击了多次,凌风音皆没有放过我的意思,依他的心思,是要将我囚禁到爱上他,嫁给他,陪伴一生。

    他希望自己这个乱世枭雄成为我唯一的依靠,不断向我承诺:小轩他找,我爹的冤屈他来洗刷,我们苏家的仇他替我报。

    但他低估了我骨子里的尊严,低估了我心中的仇恨,我不会,且也不能成为他羽翼庇护的雏鸟,永远也学不会飞,永永远远只能做他背后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我已在白少安身边尝过,滋味如何,铭心刻骨。

    我不想再靠男人过活,不想再跪在电报机前等候消息,不想再被人踩在脚底看低,很可惜,这个世上没人懂我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不想杀他?那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院子里就我们三人,你想离开悄悄溜走便是。”她当然不希望我留下,因为我知道了她的秘密,留下便成了祸害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我噗呲一声笑了:“娟婶,别逗我了,你不会认为我靠两条腿就能逃出这个院子吧?凌风音身上的傩神有多厉害,你不会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提起傩神,我就想到小轩被劫那日,凌风音请傩神上身,以一敌百不在话下,速度之快,手段之狠,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有傩神附体,别说我逃了,还未出院子就被抓了回来,岂不是前功尽弃?

    于此,我才来与娟婶合作:“现如今我们互相知道了对方的秘密,却又动不了对方,与其对立,不如合作,你觉得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