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.神秘人
    我被数百人包围峡谷时没有紧张;被短刀架在脖子上也没有紧张,但当我看到小轩咬他时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男人吃痛,一脚踹开了小轩,他本就弱不禁风,被这一踹,便翻滚一阵,掉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小轩!”我也顾不上那把短刀,伸手便抓在了手心里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竟然将这七尺大汉给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手上的伤口割得很深,痛得挠心,鲜血不断地流淌着,此刻我也顾不上处理,因为小轩他……不见了!

    “小轩,小轩……”我疯了似的站在马车旁,身后传来一阵哭喊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瘦瘦高高的黑帽子将小轩扛在肩上,正朝着我们来时的路上跑去,我提起裙子一路飞奔,由国道跑到了乡间小道,一路紧追不放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零散的脚步声,有人追了上来,我咬着牙,硬着头皮不断向前,跑到半路,一个脚滑,我的绣花鞋掉了下去,这才发现,我们已不知不觉到了一处悬崖边上,而脚下的路,则是在崖壁上开凿出来的,道路狭小,只能容一人通过。

    前方的黑帽子摇摇晃晃起来,我看这脚下这万丈深渊,颤抖地说;“我不追你了,你慢一点,千万小心足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后,果然放慢了一些步子。

    小轩以为有机会挣脱,拼命地扭动起来,我生怕他们发生意外失足掉崖,赶紧稳住他:“小轩,你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救我……”他朝我伸出手,倒吊的脸上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我何尝不想扑上去救他?明明我与他只有几步之遥,可我却不敢再靠近。

    不是我不想夺回小轩,而是担心我的轻举妄动,会让我们三个人丧命崖底。

    “小轩别怕,姐姐就在这陪着你。”我捂着脸哭泣,相比将他抢回身边,我更希望他活着,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也尝试着跟黑帽男套近乎,我问他,是受了何人指使,拿了多少银子,只要他肯放了小轩,放我们离开,我便给他翻五倍的价钱。

    男人头也不回地嘲讽道:“你这些烂俗的小恩小惠,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。

    既然谈不拢,那就还是第一个法子:硬抢!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下了悬崖的这段路,男人脚底生风便朝山上跑去,我赤着一只脚别说跑了,走路都不太利索,不知不觉脚底就被磨破了皮,鲜血顺着山上的石子路零零散散滴了一路。

    到了山顶的一座吊桥上,男人终于停了下来,他站在桥的另一端,一动不动,宛如磐石。

    小轩朝我伸出手,拼命地抓挠、哭喊着: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整座山头都回荡着他的哭声,我咬着牙,一瘸一拐的靠近,只是不知黑帽子为何要在桥上等我。

    待我走进才看到,黑帽子之所以不走了,是因为桥的中间放着一个炸药包,而导火线就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他始终背对着我,冰冷地说道:“想死的话,那就上桥。”

    我的脚还是踏上了吊桥:“你把小轩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还给你?”黑帽子呵呵笑了两声:“做梦。”

    我再向前一步,吊桥晃动起来,我紧紧抓着两边的麻绳,艰难地站立着: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抓走小轩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他手中的防风打火机晃了晃,火苗险些碰到导火线,看得我一阵心惊,失声叫到:“你疯了!你们也在桥上,桥毁了,大家都得一起死!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一起死吗?”男人阴阳怪气地说:“如果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,不仅你得死,我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:“好,我不问,那我换个问题,你要怎样才肯将小轩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还给你?”他缓慢地摇了摇头:“怕是不可能了。所以,你现在好好看看他,这也许,是你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点燃了导火线,抱着小轩三两步就跑上了对面山头,我不要命的往前奔去,在摇晃的吊桥上连站都站不稳,可就算如此,我也没想过要退回去,因为我的耳边一直回荡着黑帽男人的话,那冰冷的嗓音不断重复着:这也许是你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轩……”我扑倒在桥上,眼睁睁地看着他离我远去,在吊桥爆炸的那一刻,我被桥身炸得飞弹出去,强烈的冲击波将我掀翻,就像一只没有双腿的鸟,落地时,便是死亡的时刻……

    可即便是死,我的眼睛也睁得浑圆,望着小轩的方向,看到他们消失在对面的山林间,这一次,是我没有保护好他,小轩,对不起!

    这一觉睡了很久、很久,凌风音说,若我再睡下去,背上就要起褥疮了。

    我心如死灰地躺在床上,明明是个艳阳天,我却见不得光,让他将窗帘全都拉上。

    待四周陷入黑暗后,我终于开口:“那天,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回想起我和小轩分离的那个清晨,吊桥爆炸,我在桥边被炸飞,快落地时,是一个黑袍张开双臂接住了我。

    凌风音已经尽力赶来,却还是晚了一步让小轩被人劫走,他向我道歉,但他又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呢?

    分明是我自己没有保护好小轩,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救你,是不想遂了那神秘人的心愿,他说你跟小轩再也无法相见,难道你就信了?”

    我挣扎着坐起来,手上是伤,脚上也是伤,轻轻一动就痛起来:“当然不信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对了?”他对我说:“这些天我调查了一番,倒是捉到两个混进山寨的黑帽子。”

    黑帽子已经成为了一种代号,专指劫走小轩那群戴帽子的帮派,而扛走小轩的男人,据凌风音分析,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头目,不然,他为何一直隐藏不出,直到凌风音被困,小轩下车,这才出手,就连逃跑路线都是规划好的,桥上布置好的炸药就是证明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我临到被炸飞,都没看到那男人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凌风音安慰我道:“不必担心,我答应过你,就一定会把小轩找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都遵守诺言,而我却要食言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,谢谢你这段时日的帮忙与照顾,现如今我离开了白家,便是打定主意再也不见白少安了,所以鬼衙金库的事,要让你失望了。”我不想骗他,更不想耽误他的黄金梦。

    他却不急不缓地开口:“亏得你冰雪聪明,却从未了解过我的心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