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.傩神上身
    山崖两侧的脚步声越发的靠近了,不用看我也知道,我们的前后左右都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驾车的响马贼也抽出了弯刀:“大哥,我先挡着,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那人跳下马车,才飞到半空中,凌风音便睁开了眼冲了出去,将人给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响马贼重重摔在车上,把门帘都给扯了下来,我望着车外发呆,这速度也太快了吧,还有刚才……我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我看到一双红色的眸子,血一般的红,那不是人的眼睛,活脱脱小人书上画的地狱恶鬼!

    而他呢?从车上冲出去就已经没影了,我说的没影,不是指人消失不见了,而是你明明看到他就在人群间中,却始终捕捉不到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能依稀看到他身上的黑袍随风而起,活像一只暗夜蝙蝠,前一秒还在车前,给敌人捅上一刀,下一秒就飞到了山上,将攀爬而来的帽子男锁喉。

    以一敌百是何种场面?我过去没见过,今日终于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我由最初的惊吓,渐渐转为惊奇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傩神上身?怎么跟我春节见过的傩神扫舍完全不同?

    以前看到傩戏班子在家门口唱唱跳跳,还以为是骗钱的神棍,没想到傩神的法力竟然如此厉害,能让一个人在片刻间转换为魔鬼,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“姐姐,风音哥哥好厉害啊!”小轩兴奋地坐了起来,双手学他杀人的姿势比划着:“咻咻……咻咻咻……坏人全都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蒙住他的眼睛:“别看,更别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小轩不满地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姐姐不想你变成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小轩年纪还小,心智未全,又没上过学,不懂得分辨是非对错,现在让他学了去,以后长大以暴制暴,动不动就取人性命,这还了得?

    “可是,小轩长大后变强,才能保护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软,鼻子也酸了起来:“傻瓜,姐姐不用你保护,我可以保护自己,别以为姐姐是个女人,就不能变成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跟姐姐一起变强,再也不让别人欺负我们。”他捏紧小拳头,信心满满地说着。

    我微笑,在这刀光剑影、血腥飞溅场景里,找到了心安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会儿,天已经透亮了,山上的杀手全下到了峡谷里,莫约有七八十人,地上躺了大半,还有一小半人正慢慢集结在一起,提防凌风音的靠近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个大胡子,吓得都变了声儿:“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凌风音没有回答,静静地站在人群的对立面,身上的黑袍子沾满了鲜血,血滴顺着衣角流淌下来,脸上的傩戏面具,由白面变成了红脸,染血的红脸。

    他背脊挺直,脖子修长,一身孤傲的风骨像极了黑紫色的郁金香,孤寂又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今早埋伏的这群人,应该都是专业的打手和杀手,却在凌风音面前变成了鹌鹑,凌风音上前一步,众人就后退一步,明明是敌众我寡,形势却完全翻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的人,说出来,我饶你们不死。”凌风音的声音也变了嗓,不像平日般清朗,此刻音调高了几度,带着邪气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那大胡子握紧了手中的短刀,呼喊起来:“弟兄们,听好了!今日谁要是后退一步,杀无赦!你们都给老子冲上去,受了伤,我赏五十大洋;若是死了,含着一根小黄鱼下葬;但谁要是能伤他一刀,我赏!赏大洋一百;若是能取他首级,重赏三条小黄鱼。”

    威逼加上利诱,大胡子的话让乱成散沙的队伍,渐渐聚拢起来,恢复了士气。

    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瞧这一双双贪婪的眼睛,被大洋和金条点燃后,恨不得立刻往前冲去,反正无论生死,他们都有赏钱,可若退后,迎接他们的,只有杀无赦的死令,他们没有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大胡子举起砍刀:“还等什么?给我上!”

    怕死的、不怕死的,都蠢蠢欲动,他们从兜里掏出了一根布条,将手和刀柄捆绑在一起,慢慢地包围上来。

    人们如潮水来袭,喊杀声震耳,凌风音杀掉了一圈,很快就有新人补上,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大胡子见凌风音渐渐吃力,呐喊一声:“围住他!”

    那些人便默契地手挽着手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以凌风音为中心,不断缩小距离。

    临近的好几个人被凌风音割了喉咙,但想到那金条和大洋,到死,都紧紧拉着同伴的手,丝毫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见凌风音彻底被困住后,大胡子来到包围圈外,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,上膛后对准了凌风音:“甭管你是人是鬼,挨了老子的枪子儿,通通都得下地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嘭的一声,子弹朝凌风音飞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我忍不住叫出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与我眼神交错,虽然看不到面具下的脸,但我却感觉到他在笑,满足地笑。

    凌风音,你快躲啊!

    可他却一动不动,等着子弹穿过身体,从黑袍的一方射入,又从另一端飞出,中间没有任何停顿,让人产生错觉,仿佛那黑袍子底下根本就没有**。

    又接连两声,大胡子的子弹朝凌风音的面门飞去,他猛地回头,傩戏面具发出一阵黑气,竟然将子弹给弹了回去,穿过大胡子惊讶浑圆的嘴,从后脑勺带出了一阵脑浆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我眼花,刚才那面具居然变脸了,变得龇牙咧嘴、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身边有人在抖,是驾车的响马贼,这个男人大概七尺高,肩膀浑圆十分壮实,却被吓得满脸冷汗,我鄙夷了一番,胆子这么小,如何做响马贼?

    片刻,我便后悔了,一则是因为我看走了眼,他胆子可真不小;二则是因为,他根本就不是响马贼!

    男人悄悄掏出了响马贼的弯刀,似觉得不顺手,又换了一把短刀架在我脖子上。

    看到短刀,我已然明白,他跟外面的黑帽子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我们行事如此隐秘,却还是中了埋伏,原来是他传递了消息,与黑帽子里应外合,只是不知他们暗杀的目的是为何,为了凌风音?还是为了小轩。

    小轩见我有危险,挣扎着坐了起来,不管不顾地扑到他的身上:“坏人,别碰我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他张口就是一咬,咬在了男人的大腿根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