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7.半路伏击
    “姐夫?”我上下牙齿气得咯吱咯吱直响,白少安那个臭不要脸的,居然好意思在小轩面前自称姐夫,他也配!

    凌风音听到小轩叫白少安姐夫,也有些不高兴,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而小轩这孩子,一提起白少安便赞不绝口,停也停不下来:“之前那群凶巴巴的帽子叔叔,他们对我很不好,后来姐夫带人把我救了出来,我就过上了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小轩告诉我,白少安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,不仅给他专门请了洋人大夫上门医治、陪护,还给他买了很多很多的心痛定片,就算吃一年都吃不完。

    我心中大惊,没想到在心痛定片如此紧俏的时候,他还能弄来一年的分量,不知花费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姐夫说,小轩的病已经有法子治了,等我好些后,他就亲自带我坐游轮去日本动手术,手术后,我就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,到时候,他会亲自教我读书、骑马、开车和射击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真这么说?”我突然觉得,或许是我误会白少安了,没想到他为了小轩做了那么多,一直以来,我还以为他丧心病狂地囚禁了小轩、折磨小轩。

    “姐夫真这么说,而且,他还说……说等小轩的病好些了,不会走两步就痛了,他就带我来见你,给你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听到小轩的话,我浑身被抽干了力气,原来白少安迟迟不肯带他见我,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凌风音冷冷地说:“这些话也就骗骗孩子,他若有心,怎会看着你日日牵肠挂肚?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,就算要给我惊喜,也应该先给我带个平安的口信吧!

    我晃了晃沉重的脑袋,今晚发生的事太多,脑子都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小轩睁着一双大眼睛,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,我给凌风音使了个眼色,别在小孩子面前说这些,他识相的闭嘴。

    夜已深,我们也奔波了许久,我便哄着小轩睡了:“马车颠簸,先将就着休息,等明天到了别的地方,姐姐再找旅馆让你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姐姐。”他闭上眼,放松地趴在我的腿上。

    小轩这身体,是万万经不起舟车劳顿的,我正愁该怎么办时,凌风音看出了我的烦忧:“我在平城一江之隔的庐山上有栋别墅,那上面的牯岭街就是洋人所造,周围住着好几个洋医生,你若不嫌弃,可以和小轩去上面休养,正好,也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庐山?就是那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庐山?”我欣喜的问到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心动,但却不敢答应,毕竟,他答应我的事已经做到了,而我答应他要带他去鬼衙金库的事,或许要食言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麻烦。”他说:“如果你觉得亏欠了我,那就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我紧张起来,该不会又有什么任务吧!

    他轻松一笑:“别那么紧张,我的忙说简单不简单,说难也不难,且只有你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我越发的好奇了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忘了白少安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看向小轩,确定这孩子已经睡着后,这才开口:“唯有忘了他,我对你的好,才能被你看进眼里、心里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,被他的话给戳到了,我抬眼瞧着他:“凌风音,你就这么喜欢我?喜欢这个残花败柳?”

    他一定明白我的意思,我跟了白少安五年,早就不是处子之身了。

    傩戏面具下,不知藏着怎样的神情,我只能从他那双痛苦的眼里,看到他奋力压制的情绪: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在乎。”我解开衣领,露出了昨晚落下的吻痕,他看到后,纵使平日里将情绪控制得极好,手指骨节也捏得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,你都别骗自己了,你对我穷追不舍,无非是因为当年我逃了婚,让你受到了打击,所以,你渴望占有我的身体和爱,只是为了弥补伤口,为了跨过心里的那道坎,其实……你根本不爱我。”

    我从未像现在这般清醒,凌风音对我没有爱,这一点,他或许自己都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一下:“多说无益,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的。”他手指着天上:“月亮代表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转过身,装作睡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我盯着他的背影,无限唏嘘。

    马车就在这山路上走了一夜,我也不问马车会去哪儿,就让它这样走吧,走到天涯海角,走到没有白少安的地方,或许,我就可以忘了他。

    夜里,我做梦了,梦到白少安站在面前,他很受伤,脸上的愤怒隐忍不发,就是想保持最后一丝理智,他问我:“为什么这样对我?为什么要离开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我说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天快蒙蒙亮时,一阵急刹的响动把我们都惊醒了,凌风音揭开布帘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驾车的响马贼说:“不好,有埋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边的山头上冒出许多人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早早就埋伏在峡谷上方,就等着我们进入陷阱,也不知是谁的手下,纷纷戴着一顶黑帽子,手上拿着手腕粗的短刀,看到他们冲下山来,凌风音对我说:“坐好,别出去!”

    我点头,只是敌众我寡,我们出不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?早晚都要死在刀下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害怕,可小轩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,心脏又开始疼了起来,我把他抱在怀里坐了起来,手忙脚乱地帮他找药服下,再让他含丹参在舌底下,另一只手赶紧帮他顺气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你快走!”小轩这状态,逃是逃不了了,但他和驾车的响马贼冲一下,还是能冲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要走一起走,别担心,我会保护你们。”他盘腿坐在车上,双手放在丹田处,嘴里念念有词,仿佛在请神上身。

    都说傩神厉害,能让人刀枪不入,可我也没亲眼见过,不知传言真假,心里只担心他们的性命,千万别交代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小轩浑身汗湿,喘着粗气:“姐姐,我们会死吗?”

    我搂着他:“你怕吗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我不怕死,有时候我想,活着真是痛苦,还不如死了算了,但我想到还有姐姐,便咬着牙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从小轩的嘴里说出,懂事得让我心疼。

    小轩来到人世间,仿佛是专程来受苦的,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,有时真恨不得将他的痛苦转移到我的身上,让他能快快乐乐的长大,就算目不识丁,就算无所作为,只要生活得踏实、快乐,那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可老天爷就是与我们过不去,不仅让苏家遭此一难,夺走了爹娘的性命,还让小轩病情加重,让我们生生分离,这不,我们姐弟俩才刚刚团聚,就遇到了半路伏击的人,堵死了活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