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5.金蝉脱壳之计
    苏桃这丫头,在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选择了帮我,不管她是因为我的威逼也好,利诱也罢,总之,有她帮忙,我的计划就更加稳妥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你现在可以告诉我,究竟要做什么了吗?”她还是害怕的,但心底的勇气,以及重获自由的愿望,终究战胜了恐惧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首先,我需要你跟我演一出戏。”

    我低声告诉了她,计划的第一步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洋楼里出现了一阵谩骂声和哭声,苏桃被我罚跪在院子里,一边哭,一边哭喊道:“少奶奶,苏桃真的没有拿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公公和一些下人纷纷冒了出来,特别是公公,他早已睡下了,听到响动,随意罩着一件天圆地方金色铜钱纹的大睡袍子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走到院子里:“小柔,大晚上的,这是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爹,苏桃这丫头手脚不干净。”我指着苏桃骂道。

    苏桃连连磕头,只不过是演戏,却真的把额头磕出了血,怪让我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明鉴,苏桃虽是下人,但好歹从小接受白家的家教,断不敢乱拿主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公公听闻后也表示赞同:“小柔,这苏桃是从小家养的下人,品行还是过得去的,这其中会不会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爹,那可是我的贴身物品,除了苏桃还有谁能碰?”

    公公为难起来:“你丢的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一块玉佩,那是我娘留下的遗物,是我对家人唯一的念想。”提起家人,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,梨花带雨的,这主仆二人都在哭,哭得公公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他赶忙朝苏桃眨了眨眼:“苏桃,你再好好想想,是不是把少奶奶的玉佩忘在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果然,姜还是老的辣啊,公公白少恒这根老油条,反应倒是挺快的。

    假若今天这事真是苏桃做的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岂不是打白家的脸,说白家有内贼吗,于是,他给了苏桃一个机会、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苏桃这丫头也算机灵,她赶忙擦了一把鼻涕:“是,我好像想起来了,是在老宅,我那天帮少奶奶收拾东西时,好像忘在了老宅。”

    公公厉声喝道:“那还不快去找?一点小事,大晚上的吵我瞌睡。”

    我哭着说:“爹,这事在你眼里是小事,可在小柔这儿就是天大的事啊,不行,我得亲自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吧,总之别再闹腾了,明儿一早,我还得跟上海恒远通大的公司经理谈生意呢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抠着脑袋上楼去了,下人们见我气冲冲地往老宅走去,也都四下里散了。

    苏桃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飞快地追上我,我看着她额头在流血,用手绢帮她擦了擦:“很疼吧!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她不解地歪着头:“少奶奶,你为什么要让我演这出戏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的就是让大家看到,我今夜去了老宅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掉转方向,朝着白少安的车库走去,车库在白公馆的南面,靠近大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们悄悄潜入,确定没人后,从车库里提了一桶汽车的柴油往老宅走去,趁着四下里没人,我们合力将老宅里里外外全都浇上了油。

    苏桃站在油桶边,掏出了火折子,吓得我赶紧盖上:“傻丫头,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我:“你不是说要烧房子吗?”

    “苏桃啊苏桃,有时候你很聪明,有时候又傻的可爱。”我把火折子攥在手里:“点火也需要算时辰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还未到子时,且还未得到凌风音的消息,我怎能点火?

    “你啊,赶紧去约定的地方等候消息,这把火能不能放,全看他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今夜,我打定了主意,要来一招金蝉脱壳,让所有人都知晓我进了老宅,再一把火燃尽,从今往后,苏小柔这个人,便在世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我,顺利逃出白家、接回小轩后,自然要隐姓埋名,跟小轩去其他城市生活,我想好了,去广州或者香港一代,那儿靠海,洋人众多,方便小轩就医,也方便买到心痛定片。

    在离开白家之际,我除了带一些换洗的衣服、钱财、观花门的法宝之外,还将和离书带在了身上,假若白家不相信我死了,一路追寻找到了我,这封和离书就要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我静静地坐在刚入府时入住的新房,门上还贴着刺眼的双喜字,让我思绪万千,想到我进白家这小半年,竟没有一天开心过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悲剧,全都来自白少安。

    如若我不是为了救他,便不会敲开白家的大门,也不会卷入这一段孽缘。

    那时,我听巫师说,白少安身染重疾,只能以血做药引,于是便自告奋勇上门救人。

    那夜,我就是跪在老宅的堂屋里,巫师告诉我,若是我的血不能救白少安,便会被反噬而死,可我却想也不想就做出了决定,我要救他,就算豁出性命,我也希望他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面对死亡,我无所畏惧,可我不是一个人独活,我还有小轩需要照顾,于是,便厚着脸皮找到了公公白少恒,跟他谈条件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我愿意救白少安,不管成与不成,都希望白家能将小轩抚养,将他送到最好的医院进行医治,培养成人。

    公公当时就坐在白公馆洋楼的大客厅里,半躺在真皮沙发上抽水烟,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,叫我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于是,我便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后,眼眸发亮了,那是男人见到漂亮女人才会发出的贪婪目光,于是他说:“照顾你的弟弟……当然没问题,不过丫头,你可否告知你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我说出了八字,他唤来巫师,两个人到后院去嘀咕了一阵,回来后,公公脸上笑意连连:“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苏小柔。”

    “可曾婚配?”

    “没有婚配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他拍了一下手掌:“这人啊,你别救了,我找别人救,咱们换个交易,你来当我白家的儿媳可好?”

    “儿媳?”我不敢相信地站起来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公公也坦白道:“巫师说了,你的命格可是大富大贵的旺夫之命,这样的命格若是为了救人就没了,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必须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固执啊,那我还偏不让你救了!”他有着生意人的精明,只言片语就看出了什么,抓住了我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个儿盘算一下吧,假若你成为我白家的少奶奶,荣华富贵享之不尽,不仅成全了自己,还可以照顾你弟弟。若你不答应,这人啊,我也不要你救,你从哪儿来,滚回哪儿去……不过嘛,我听说你那弟弟病得厉害,若这般灰溜溜的回去,你只有眼睁睁看他等死的份儿了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险些站不稳,有种逼良为娼的感觉,后思来想去,我还是妥协了:“好,我可以嫁进来,但白司令我也得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