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3.今夜美而凄凉
    “我想怎么做,你不必知晓,你只需记得,今晚亥时,你独自一人去恬园的西厢房候着就够了,记住,千万不要开灯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这个人疑心挺重,或者说,她并未完全相信我,听了我的话,她的第一反应是怀疑,怀疑我的安排、怀疑我的用意。

    我也不多费唇舌,只告诉她:“我能帮你的,只有这一次,若是成了,你就能成为他挂念的女人,若是你不信我,就当我们今天没聊过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听到能成为他挂念的人,态度渐渐明了:“好,我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聪明人,用脚趾头想也明白,她这位总统之女,若在白家出了事,整个白府都无法幸免于难,而我就更不用说了,所以,我绝不敢害她。

    如今,事情已经安排妥当,我也不必多留,是时候找白少安了,我可没忘,他答应了要带我去看小轩。

    见我起身离开,宋昕妤叫住了我:“小柔。”

    我止步,在幽暗的灯光下回望着她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她犹豫片刻,还是开了口:“你帮我,真的没有别的原因了?”

    “有,但与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确有一个计划,在写信的那一刻,就已然在心中成形,现如今我要做的就是执行计划,祈祷各方各就各位,接下来,便是天时地利了。

    我的计划成与不成,就看今夜了!

    若是成了,我便能脱离苦海,离开白家;若是不成,那就只有暂时蛰伏,继续接受白少安的折磨和侮辱。

    而宋昕妤……她在整个计划中,不过是我安排的一颗棋子,一颗帮我拖住白少安的好棋罢了。

    我阔步离去,望着水面上孤冷的影子,发现自己还真挺冷漠无情的,这一点,我跟白少安莫名的相像,只不过,我比白少安有良心一些,所做之事绝不伤害任何人。

    入夜,天色渐晚,白公馆华灯初上,璀璨夺目,白少安站在廊下,静静地看我走来,他在等我过来,等着实现他的诺言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他转身,朝着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我步履轻快地跟在他身后,想到今晚可以见到小轩,我开心极了,自从嫁入白家之后,我就再没有见过小轩了,今晚因为太过激动,我一路上都说不出话来,只满心期盼快点,快点见到他!

    出门口,白少安冷漠地说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门外已静静候着一辆噌亮的轿车,挂的不是黄颜色的军牌,而是白色的私家牌照,而上面的数字,赫然是我的生日——912。

    见我发呆,他嗤笑:“不过是个号码,别自作多情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,是啊,只是一个车牌号,我瞎想什么呢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在车前左顾右盼,不知凌风音收到消息没有,这节骨眼上,我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只能低头上车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,我觉得司机有些眼熟,原来是王副官!他今天换了身便装,戴了一顶贝雷帽,显得英姿勃发,见到我后,他对我点头敬礼,待白少安上了车,我们便出发了。

    狭小的车厢内,只有微弱的呼吸声,白少安一直扭头向着窗外,不知心中在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也往窗外看去,看的不是景,而是人。

    不知凌风音的人是否已经跟上,是否能及时救下小轩,这一颗心紧张得要命,扑通扑通地狂跳。

    “你很紧张?”白少安听到了我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我看着小车过了十字街和洋人街,往城外去了,便故作慌乱地问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就因为这事紧张?”他的鄙视都写在脸上,也对,在他眼里,我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女人,一点风吹草动,就宛如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因为这个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他突然靠近,胳膊与我的胳膊紧密贴着:“你该不会认为……我把你带出城,是想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我往一旁躲开:“你这么卑鄙无耻,我自然得防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今晚,我继续卑鄙无耻。”

    今晚?我转身朝窗外忍不住笑了起来,怕是他没有机会对我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车就这般摇摇晃晃地出了城,在漫山的林海之中,顶着两盏蜡烛灯,孤独地行驶在国道上,一路向着隔壁的八舟河镇驶去。

    我豁然醒悟,我怎么没想到,小轩就藏在离平城不远的八舟河呢?

    确实很有可能!

    小轩的病情反反复复,要随时就医,无法离城太远,而藏在城中,不免人多嘴杂,很可能会走漏风声,不如就藏在附近的镇上,进城方便,也适合藏人、疗养和转移。

    看来,他为了隐藏小轩,为了留住我,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啊!

    待到了小镇外,白少安命王副官将车停在了路边,带着我往一座石拱桥上走去,桥的位置正好在河流拐角,一边连着国道,另一边连着幢荒屋。

    “小轩在那屋子里?”我不管不顾地冲过去,被他拽住手腕,轻轻用力就拉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他不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?那你为何要带我前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牛皮手套,轻轻捂住我的嘴唇:“什么都别问,耐心等着,你很快就能见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那我便静静地等吧,急是急不来的。

    我坐在了桥墩上,望着河边柳、水中月,蒸腾的水汽如轻纱烟岚,萦绕两岸,模糊了天地。

    在这样静谧的夜里,河水潺潺击礁石,蝉声阵阵追浪波,如梦如幻,朦胧而美好。

    让我想起了家乡重安镇,想起了那个山水相依、炊烟袅袅的世外桃源,想到儿时坐在庭下,跟着父亲朗朗读书的场景,想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着,家中香飘四溢。

    那时,小轩才刚刚出生,我们把小床搬到了天井下,午后,我趴在娘亲的腿上,她一边给小轩扇扇子,一边哼着家乡童谣:“睡吧,睡吧……宝儿梦里找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我则是抬头看着那天井漏下的一缕阳光,看阳光下漂浮的碎屑,飞来浮去,最终落在院里的四方莲池,被锦鲤吃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那时候,时光很淡,也很慢。

    咱们这四口之家,虽不是大门大户,也算是小康之家,幸福快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我又想家了,好想回到重安镇去看看,或许,当我推开门,就能看到爹捧着一卷古旧的书籍,娘做好一桌佳肴,小轩骑在木马上,他们纷纷扭过头来:“小柔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回来了,而他们却化作泡影,一触即碎……

    我忍不住落泪,当泪落到河中,激起涟漪,周围终于传来动静,八舟河上出现了一阵响亮的水声,是船来了!

    一艘小舟在向我们靠近,船头上立着一根桅杆,杆上挂着一只红纸糊的的灯笼随波荡漾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看着船上渐渐清晰的人影,激动地站起来,是小轩来了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