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2.苏、宋联盟
    她回来时,正好赶上晚饭,见到我便热情地拉着我的手:“小柔,上次的事冤枉你了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仔细瞧瞧。”她左右打量着我:“你都憔悴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热情,让我觉得很是虚伪,这份排斥,或许是源于我的心中吧!因为我始终认为,她与上次的事件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既然她不是省油的灯,那我何必让她省油呢?只用一句诗词就让她明白,再不回来,就要江山易主了,她岂能不急?当天就搬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跟明白人说话的好处,凡事一点即可,不必说破。

    只是我对着她那黏腻的态度觉得有些不适,我和她总共只见了几次面,怎么就如此熟络了?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心急打量我的模样,我噗嗤一下笑了:“宋小姐,明明你是病人,怎的关心起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捂着嘴笑起来:“我俩呀,也算是难姐难妹了,来吧,先吃饭吧!”

    我们说话间,白少安一直沉默着,目光紧盯着我,宋昕妤回头,正好对上他的眼神,不动声色地走到他身边坐下:“少安哥哥,我痊愈了,你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对宋昕妤总是这么淡淡的,回答时,目光还停留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也回归本位,只是身侧的椅子空着,白远卿被白少安派去山西那边处理事务了,听说是有俩情报科的漂亮女特务陪着去,贴身保护,他才肯远行。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我再傻也明白,这贴身保护和暖床终归是一个意思了,不过我也不在乎,白远卿不在眼前,我反而舒坦一些,见到他那山猫般的面庞,还得故作恩爱,当真是吃不下饭。

    而白少安,也有自己的小九九,他恨不得我夜夜跑去他床前伺候,怎可能放白远卿在平城?当然是有多远,派多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我不能让他如意算盘打得太响,这不,就把宋昕妤请了回来,让她来搅混水。

    我给宋昕妤夹菜:“宋小姐……咱们都是自己人,白家也是你家,千万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宋昕妤笑得更为舒心了:“瞧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小叔说的,是吧小叔?”我瞥了他一眼,他面色不悦,冷冷地说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瞧,小叔还不好意思了。”我坐下后,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白少安的目光落在了酒杯上:“来人,把少奶奶的酒杯撤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拦住:“小叔,你管天管地,管不了我喝酒吃肉啊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也帮我说话:“就是,少安哥哥,你今天怎么了,怎么如此霸道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没有理会宋昕妤,而是严肃地望着我:“你还在病中,喝什么酒,咱们还等着侄媳你为白家开枝散叶。”

    公公听到这话特开心:“开枝散叶,说得好,说得好,小柔啊,这酒就别喝了,我替你喝,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公公拿过我的酒杯,仰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气得头顶冒烟,白少安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公公喝完了酒后,惆怅道:“按理说,你嫁到咱们白家也有半年了,这肚子怎么就没个动静呢。”

    我娇嗔道:“爹,这事得问小叔啊!”我意有所指,白少安心里明白,而宋昕妤则是一脸惊恐,公公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我见他们都被这句话给绕进去了,这才说完接下来的那句:“小叔老是派远卿外出公干,我这肚子怎会有动静呢?”

    闻言,桌上的气氛终于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公公想了想:“你说的也对,可是……远卿这性子,确实应该磨砺一番,现在六弟看得起他,帮我管教这兔崽子,也是无可厚非,只是……六弟啊,多留点时间给他们小两口,不然,我怎么抱孙子呢?”

    白少安面色发黑,狠狠瞪了我一眼: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见他不高兴,立马打圆场:“小柔不是怪你的意思,人家刚刚新婚,正是你侬我侬之时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,怎么有点刻意呢?

    一顿饭,就在这奇怪的气氛中吃完了,宋昕妤拉着我的手:“小柔,陪去我逛逛花园吧!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有话要说,正好,我也有话说,便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离开了公公和白少安的视线,我们俩也不必再刻意伪装,一路上也没什么话可聊,等到了花园里,站在湖心亭上,她终于将那封信取了出来:“小柔,你给我写这信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坐在石凳上:“宋小姐想必知道,小叔是全国百姓心中的常胜将军、玉面阎王,国内就不说了,单单是这平城,就不知有多少女子爱慕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自然知晓。”她坐在廊下,盯着池塘里的鱼儿发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劝宋小姐不要再装病了,生病虽能获得一时的怜悯和宠爱,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我今日写信是在提醒你,当心拣了芝麻丢了西瓜,小心情爱的江山易主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宋昕妤怒喝道:“苏小柔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胡说我装病!”

    “你的病不是阳病而是阴病,身上的脏东西清除后,人就没事了,我能知道的理儿,小叔必定更为清楚,你这样做,不过是在他眼前演戏,消耗情分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再疾言厉色,而是选择了沉默,半晌,她叹了口气:“好吧,你说的有道理,我确实是……贪恋他对我的宠爱和照顾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宋小姐,你是天之骄女,有最好的家世、姣好的容貌、外出留洋的学识,在众女子中,你就是那天上的星星,让人望而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把我夸上了天。”她嘴上虽这般说,却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我对她接着说道:“确实如此,不像我,就是一个乡野姑娘,没知识也没家世,在白家连出个门都要看人脸色,唉,就如今日,我被禁足了,只能让苏桃替我来医院看望你,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禁足?”

    我哀伤地半倚着头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:“罢了,不说我了,还是说说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的事,你想不想跟小叔更近一步?或者说,婚期提前?”

    果然,她双目放光: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投缘,所以很想你早点进门当我婶婶,而我,也希望小婶婶能帮一个忙,解了我的禁足,让我去寻找弟弟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宋昕妤狐疑地看着我,尽量压抑着欣喜。

    “对你而言,这只是一件小事,但在小柔眼里,这件事比登天还难,还请小婶婶成全,将来进了府,多多照顾小柔姐弟。”我尽量放低姿态,坦诚布公,宋昕妤思索一番,终究还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你想怎么做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