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1.想要?自己动!
    在他粗暴的律动下,我就像个初经人事的处子,只有痛苦和畏缩,没有任何的欢愉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我的哭诉,大大地刺激了他,让他情绪更为高涨,欺凌的姿态俯视着我,轻轻一转,将我背过身去,我的双手被锢在背后,身子压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,更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你分毫。”

    他加快速度,丝毫不顾我的双腿间已经流出了鲜血,这般的激烈,让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,都受到了刺激。

    “疯子,白少安你是个疯子……”我背对着他,小小的腰肢可怜巴巴地颤抖,感受着他一次又一次地贯穿,那狠狠地刺入,令我难以忍受,前倾的背脊反弓起来,绷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是惩罚,记住了吗?”他一口咬在了我的背上,强烈的痛意令我一阵目眩,他使劲地咬,一直咬到破皮流血:“苏小柔,记住这份疼。”

    我撑着的一双腿,渐渐变得无力,身体已溃不成军,唯有期待这噩梦般的时刻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他猜到了我的心思,将我翻转过来,一阵揉捻亲吻,轻易就挑拨起我最脆弱敏感的地方:“别着急,今夜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挑逗下,我竟被这侵犯弄得意乱情迷,由痛苦慢慢地转为索取:“白少安……你……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唯有这样,你才会爱我,对吗?”

    我别过头去,**的**和欢愉就是爱吗?我不认同,但很明显,他没搞明白。

    看着我半睁着眼,小嘴微张的迷离样,他的嘴角扬起满意的笑:“想要?那就自己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舒服了,我带你去看小轩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丝毫犹豫:“好!一言为定……嗯……”话未说完,他猛的刺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咬着下唇,啜泣地立起身子,搂着他的身躯,与他粗重的喘息遥相呼应,不断发出令人发痒的轻哼,坐在他的身上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身下的男人飘来一阵异香,贪婪的一双眼睛紧盯着我起伏山丘:“苏小柔,你这y荡的样子,只有我能见到……”

    这夜,我被翻来覆去地折腾,直到黎明时分他才肯完全释放,当他穿戴整齐离去时,我无力地趴在床沿:“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就带你去见他。”白少安脚步顿了顿:“以后你取悦我一次,我便带你看他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卑鄙。”

    “是,只对你卑鄙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砸掉了枕头,直到他消失不见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经过今夜,我越发地恨他,也恨我自己了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祈祷:凌风音,你快些把小轩救出来吧!求你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我被困在了睡梦中,梦里都是白少安疯狂的脸,以及他惩罚地撞击,我痛苦不堪,却又无法醒来,正梦魇时,苏桃哭哭啼啼地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你怎么还有心思睡觉啊。”

    我猛然惊醒,脸色潮红,幸得这丫头只顾着哭,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以及房间里还未消散的欢爱之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桃擦干眼泪,惊叫一声:“呀,怎么房里变成这样了,少奶奶,咱家是遭贼了吗?”

    我胡乱撒了个谎:“昨晚心情不好,我砸的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哭了起来:“刚才司令早饭时说,你身子不好,家里的事太过操劳,让你没法静心养病,便……便撤了你的职权,把账本和钱库钥匙交给李管事和吴管事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这个混蛋!

    我捏起了粉拳,他昨晚折磨我还不够,竟然夺了我主母的管事权,把我架空,就是为了逼我对他臣服,殊不知他越是这般,我就越不会屈服。

    “罢了,这些都是身外物。”我冷笑,白少安竟然惧怕我到了这般地步,生怕我大权在握,攒足了票子跑路。

    而我就该逆来顺受吗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我撑着酸痛的身子爬了起来:“给我准备一套干净衣裳,我要出门一趟。”

    苏桃为难地看着我:“少奶奶,司令特地吩咐了,你需要养病,这期间哪儿也不许去,更不许出府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软禁我。

    或许是怕我再次去见凌风音吧!

    “少奶奶,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啊,要不要多找几个大夫瞧瞧?”苏桃这个傻丫头,也只有她会老实巴交地以为我真病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病,只是小叔特别关心我罢了。”我咬牙切齿说,起身取出纸笔写了两封信,一封是写给凌风音的,另一封写给宋昕妤。

    此刻我被禁足,不能离开白家,但苏桃可以出去,她可替我传信:“这一封信,替我带去大东舞厅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舞厅,苏桃为难道:“少奶奶,那种地方,可不是我一个女孩家敢去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,见我犯愁,她双手合十道:“可以叫我表哥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灿?”我连连摆头:“不行,上次的事连累他丢了魂魄,这次我可不敢再麻烦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可别这么说,上次多亏了你,帮我表哥的魂引了回来,才不至于让他成了傻子,而且……他和兰芝嫂子能破镜重圆,都是托了你的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现在俩夫妻恩爱似蜜糖,他们还说,想当面感谢你呢!”

    “当面感谢就不必了,如果他愿意,就带着一朵白玫瑰,帮我将信送去大东舞厅,自有人会跟他接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,苏桃定不会辜负少奶奶的嘱托。”

    在这封信里,我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,告诉凌风音,我与他的见面被白少安知道了,他夺了我的权,将我禁足,也告知了他,小轩在白少安手里,今夜我会跟小轩见面,让他派人尾随我们,找个机会将小轩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封信,帮我去医院交给宋昕妤。”

    我让小柔去厨房做一些吃食,炖一盅鸡汤,替我送去医院看望宋昕妤,信中只写了一句话,借用了李煜的《虞美人》中的词: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    她看了之后,会明白的……

    这不,还没到晚饭时间,宋昕妤便带着一群仆人,大包小包地回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