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.爱到疯魔
    既然谎言已被识破,我也没什么好伪装的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撒谎了。”我挣脱了他的手掌,蹲下去,将小轩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拾起来,指腹擦干面上的污渍,珍宝一般捧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哪里,见了谁!”他刻意不去看我手中的照片,但脸已经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。”我现在不想搭理他,所有的思绪都在小轩身上,这照片是半个月前拍摄的,只能证明小轩半月前还活着,也不知道如今怎样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得紧,又恨自己没本事,白少安这边我是指望不上了,唯有等凌风音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白少安受到了我的轻视,怒火渐渐浮上心头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刚才你去哪儿了,见了何人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你没有资格问我。”我举起手中的照片:“你看看,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,愈发显得愤怒:“我问你话,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心虚了,对吗?”我们明明说的是两件事,但各自心中都明白,他明知我见了谁,却反反复复地问我,难不成我嘴里亲口承认,就能说出一朵花儿来?

    而他,避而不提小轩和照片,一定是心虚了,男人心虚时,会故作愤怒,自以为占了上风,将女人吓破胆,最后,还得将一切错误归咎在女人头上。

    可我,不吃男人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想见谁都可以,就是不许见他!”他说话间,桌上的茶壶和杯子、梳妆台的镜子,一切镜面的东西,全都震碎了,他以毁灭的力量,来向我展示怒火,真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可以欺骗全天下的人,就是不该欺骗我。”我裸露在空气的耳朵,红得似火。

    他自顾自地说:“上一次,你跟他在大东酒店私会,这一次,你更是甩掉我的人,与他出去了小半日……你可知道,小半日能发生多少事?”他语气暗昧,我终于忍不住,将小轩的照片放下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……”他脸上挂着一抹僵硬的笑,走到我身旁,瞟了一眼桌上的照片:“你想要小轩的消息,大可来问我,为何要去找他?这个下午,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?交易了什么?让他愿意将消息放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断逼近,白皙的肌肤下是一道道若隐若现的青筋,我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好龌龊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,他竟这样看待我和凌风音,这些话,这些念想,都是对我的侮辱!

    我苏小柔是什么人?纵使一无所有,纵使我娘当初快病死,也没有动过出卖色相的念头,而他,这个我最亲近的男人,竟然不信任我,在脑子里将我想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无权无势,但谁让他爱我呢?”

    我的下颚被他捏在了手心里,将我从椅子上提了起来,我想起在老宅与他相见的那晚也是这般,他掐着我的脖子,骂我是一个婊子都不如的女人,或许在他心里,那才是真正的我。

    而他对我从未有过半点爱意,不过是将我当成一个宠物、一个玩物、一件属于他的物品,凌风音的出现,让他感觉到了危机,毕竟,自己的玩具,被别人夺走,心中总归是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我们对视许久,下巴痛得让人窒息,可我却眼也不眨,我要睁大眼睛看着他,将他看透。

    最终,他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服软,不求饶。”明明伤人的是他,他却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错,为何要服软!”我真的好难过,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。

    白少安眼眶都红了:“好,很好。”他大手挥过,我的襦裙被撕成两块,通体发亮的雪色肌肤,暴露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我捂着胸前的蓝色肚兜:“你想干嘛!”

    他疯了似的扑上来,胸膛上柔韧有度的肌肉死死压住了我:“你不是喜欢这样吗?怎的,凌风音可以,我就不行?”

    我的眉毛都拧在一起,巨大的屈辱感,压得我喘不过气:“你敢动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……”我含着泪,望着他这张魔鬼的脸庞,恨意渐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笑了,嘴里带着血腥味:“你若想死,小轩也会下去陪你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见到了凌风音,为何不问问他,小轩在谁手里。”他笑了,笑得让我发颤。

    我明白过来:“难道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在我手里。”说话间,他卸掉了我最后的一点遮羞布。

    “不,你撒谎,如果小轩真在你手里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为什么不让我见见他?”我的心跳逐渐加快,并非因为浑身赤果,而是因为这则消息。

    白少安伸出膝盖,分开了我的双腿,受伤的眼神落在我的面庞:“因为我知道,一旦小轩平安归来,你就要离开我了!”

    他浑身的戾气,在这句话说完后消失殆尽,由一只老虎变成了一个可怜虫。他在害怕,从微颤的嗓音里传出,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你,就绝不会离开,所以,你把小轩还给我,好吗?”我双手勾住他的脖子,缠在了他的身上,期盼的眼神都能发出七彩光来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小柔,你骗不了我。”他胸膛起伏得厉害:“我了解你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原来我的心思,他都看的清清楚楚,这段日子以来,他一直都在压抑隐忍,甚至找到小轩都不愿告知,定是打定主意要瞒我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他浑身失去了力气,颓败地压在我的身上,头枕在我的肩头:“你已经不爱我了,对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们都变得很难过。

    曾经多情的是我,绝情的是他,如今,角色互换了。

    他认真了,而我却……再也爱不起了。

    我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轻叹一句,我的肩头湿润了:“我见过你爱我的样子,才知道,你已经不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我紧紧抱在怀里:“所以我害怕,怕你会离开我……不,你一定会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……哭了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他可是堂堂的司令,流过血流过汗,就是没有流过泪。

    心头一软,这一刻,我不想再骗他:“对,我想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越发的凉了,冻得我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他又邪魅地笑了起来:“你果然想离开我,如此,就更不可能将小轩交还给你!”

    他抬起我的腰肢,没有任何爱抚和前戏,在我毫无防备时,长驱直入地进入我的身体,疯狂地抽动起来,火辣辣的疼痛,让我忍不住哀嚎:“白少安,你住手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