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.小轩的消息
    听到凌风音的话,我心里很难过,不知道白少安为什么要瞒着我,为什么只字不提小轩的消息……明明他知道我有多着急,就连梦里都在找寻小轩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我每一天都在等,等小轩的消息,盼着他把小轩接回来,可是,每一天望眼欲穿,等来的只有漫长而凄冷的黑夜,只有充满鬼魅的噩梦。

    我扪心自问,所求的真的不多,我只要小轩的消息,知道他平安即可,白少安却连这微弱的愿望都不愿成全我,为何?

    凌风音轻微地摇了摇头:“你会伤心难过,证明你还不够了解白少安。”

    他冷漠地说,白少安本就是一个冷血无情,诡计多端的人,不过是我对他心存幻想,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,你也好不到哪儿,你在我面前说白少安的坏话,证明你跟他一样,都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他抚摸着脸上的面具:“我承认,我不是个好人,但我从未欺骗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风音从黑袍子下掏出一个信封,取出几张照片,上面的背景是江南水乡,小桥流水,白墙灰瓦,马头墙上长着青苔,黑瓦片上挂着晨露,那古色古香的窗户下,沉睡着一张煞白的小脸,是小轩!

    我将照片抢过来,拽在手中反复抚摸着小轩熟睡的侧脸,想到我这可怜的弟弟,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照片上。

    “往后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抽出第二张,是小轩坐在窗前吃饭的模样:“他能下床了!”

    再往下看,我看到小轩在院子里荡秋千,旁边守着两个戴黑帽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共五张照片,每一张都清晰地拍到了小轩,他的状态越来越好,与之前病怏怏的模样完全不同,我激动地望着凌风音:“小轩在哪儿?”

    凌风音说:“拍摄这组照片时,是在枫泾古镇,后来我的人被暗杀,对方转移目的地,便再也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坦白的告诉我,为了追寻小轩的下落,他请了傩神附身,这才得到了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而后,他派人去江南一带寻找,恰巧遇到白少安的人也在寻找小轩的下落,便一路尾随,终于在枫泾古镇找到了小轩修养的院子。

    刚待下不久,也不知谁走漏了风声,他的人全都死在了小镇里,还好胶卷提前藏了起来,才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几张照片是用人命换回来的,刚刚浮上心头的喜悦便消失殆尽,我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凶狠,到了动手杀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凌风音的手下虽多半为响马贼,但也是有血有肉,有妻儿老小的人,却因为我们无辜惨死,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凌风音宽慰我说:“乱世之人,既出来做事,便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放心吧,我安抚了他们的家人,那些抚恤金,够他们一家老小过上好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莫不是会读心术?我皱一下眉头,你就猜到了我的心思。”我把照片收下了:“你费了不少人力和金钱,为我探寻小轩的消息,究竟想要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他有备而来,掏出一副卷轴,上面画着一朵紫色的妖花,这花瓣远看是花,近看却是一只只发紫的手指,十分邪门:“你还记得它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这就是当日在沉船葬中见到的九尊妖莲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跟白少安去探寻鬼衙金库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这事,可不简单。”他将卷轴放在面前仔细端详:“沉船现世已经有一段时日了,除了大华饭店的聚会,他可曾再提起鬼衙门?”

    确实没有再提起过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白少安的性子,你们不了解,我了解,他越是不提,越是淡化,便代表他越发重视,指不定早已秘密筹划,想独自去鬼衙金库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想独占所有财富?”

    凌风音抬眼望着天:“这可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,谁不想要?”

    我揣摩他的意图:“你对鬼衙金库这般感兴趣,也是冲着财富去的,然而你却不愿明争,只想暗斗,唯有跟着我们前去,才是最省时省力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凌风音说:“届时,还需你来当这领路人。”

    用鬼衙金库的财富,换小轩的性命,我觉得值!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能平安带回小轩,我就给你做鬼衙金库的领路人。”

    我跟他一言为定,这也算是各取所需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的手里一直紧紧拽着小轩的照片,看了又看,没想到时隔几个月,小轩竟有些变样了,兴许是瘦的缘故。

    我不知对方为何要劫走小轩,带走后没有对我进行敲诈勒索,明显不是冲着我来的,难道是因为苏家?

    我想起爹入狱的事,好好的,他怎会窝藏和走私鸦片呢?定是被人栽赃陷害的。那人栽赃还不够,在爹入狱后,还派人暗杀了他,连个尸首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我越发地感觉到,爹和我们苏家,被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,只可惜对方太过强大,行事干净利落,没有留下任何线索,让人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小轩很有可能是整件事的唯一知情者,或许还有某种目的未能达到,所以,戴黑帽的人才会劫走小轩,将他牢牢控制在手中,但愿小轩这孩子机灵一点,努力活着,活到我找到他的那日。

    我满怀心事地回到白府,从哪儿溜出来,就从哪儿潜回去,只是没想到刚推开房门,便看到一个雕塑般的身影坐在桌边的阴影处。

    那人手里把玩着茶杯,听见推门的动静,低着头,目光凌厉来袭。

    “小叔?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如鹰般落在我的袖子上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走走。”我自然地将手放在身后:“你来找我,有事吗?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身后的门便嘭的一声合上了,他站起来,眨眼间飘到我面前,拽着我的衣袖:“苏小柔,我再问你一次,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渐渐收紧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我故作轻松,莞尔一笑:“我说了,散步啊!”

    他粗鲁地从我的衣袖里扯出了小轩的照片丢在地上:“你撒谎!”

    (今天妖妖万更,定时发放,各位看官看得开心,记得收藏、打赏哦~~~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