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3.女鬼相助
    我猛的一下瞥见,还未看清就飞奔而逃。苏桃对着鬼影的方向,呆呆愣住了:“少、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很明显,苏桃看不见,但她从我的反应便明白,方才身后有东西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!”我朝她伸出手,虽然害怕,却仍警惕地盯着那人脸。

    人脸黑乎乎的皱成一团,但鼻子、眼睛、嘴巴轮廓清晰可见,在青色烛火的映照下,那张脸渐渐舒展,越来越年轻,肤色也越发白皙,最后成了青灰色。

    我这才看清,原来是个学生妹,剪着齐刘海的学生头,年纪莫约有十七八岁,似感受到我的动静,女鬼缓慢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这墨色的双目,活像俩防空洞,散发着冰冷与邪气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纵使我见了不少妖魔鬼怪,但这眼睛,却让我害怕得紧,总觉得看了之后,会失了魂魄。

    女鬼歪着头,身上穿着浅蓝色的学生装,漂浮在半空中:“刚才可是小师父在问话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只是觉得自己担不起‘小师父’的称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大着胆子问女鬼。

    女鬼笑了起来,俏皮的将头取下,放在手中当球把玩,那嘴巴还在一开一合的动着:“我啊,是国立大学第一届的女学生。”

    能上国立大学,看来,她生前是一才女,只是可惜,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女鬼似感受到我的怜悯,将头弹飞到空中,最后落在我手里,当我发现怀抱着人头时,吓得赶紧撒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她笑得前仰后翻:“观花门的小师父居然被我吓到了,这事可以让我显摆好几年呢。”

    我气恼地瞪着她,今日,我可是遇到顽皮鬼了。

    见她对我没有恶意,我也放松了不少,只是苏桃,早已经顺着墙根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晕了也好,不然,我还不知如何跟她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位鬼妹妹。”我指着墙上的喇叭花:“你们为何会被花香吸引。”

    女鬼反问:“小师父,你是在说笑吗,你唤我们出来的,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那群黑影:“说说看,你都看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模糊不清的影子,越发清晰了,只不过这些鬼魂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,不是缺胳膊少腿,就是身上有伤的。

    “来的都是伤患。”

    女鬼点头道:“这做鬼啊,跟做人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做鬼更惨!”

    她随意地将头抛向天花板:“你说这人病了,还有大夫可以医治,可是鬼病了,或者残了,在阴曹地府可没人会医治。”

    听她一席话,鬼魂反而变得可怜起来了:“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要么找阳间的师父诊治、修复,要么就自己挨着,挨到阴寿尽了,投胎转世,若伤病没有治好,那出生之后,便留有天生的缺陷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,有些婴孩一出生就身患残疾和病痛,原来是上辈子就带来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这群病患,一听到铃铛声的召唤,就立马过来了,观花门的师父大发善心,帮我们治伤治病,机会难得啊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女鬼飞到了人群中,在花香的包裹下,她的头回归本位,脖子发出咔嚓两声,便完好地接上了,待那眼睛一闭再一睁开,令人胆寒的黑洞不见了,换上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在我面前转了一圈:“多谢师父,让月明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月明……我问她,可是出自曹操的《短歌行》: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?

    月明笑道:“我娘哪有小师父这般学识,她啊,只想着月明君归,只可惜啊,一辈子都等不来那个臭男人。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:“罢了,我家那点破事,不说也罢。”说完她便要走。

    我拦下她:“月明姑娘留步。”

    她半个身子都钻入了墙中,听到我唤她,又钻了回来:“小师父,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我指着墙上的喇叭花:“这事,你还没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月明这才想起来:“瞧我这记性,差点忘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规规矩矩站在我面前,告诉我,这喇叭花是观花门中的一道符咒,花苞为铃,收缩之间,便可发出招魂的铃铛声,直达十殿阎罗和十八层地狱,有缘的鬼魂听到后,便可循着铃声前来,到了跟前,鬼魂什么都不用做,嗅着花香,听着花铃,不消片刻,便可修复身上的病痛残缺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此花可会作恶、留住鬼魂?”

    “此花可是圣洁之花,只会行善,怎可作恶?再说了,就算我们贪心想留下,也留不住啊,治好后,此花对我们就不起作用了,还不如赶紧给同胞们腾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圣洁的之花,也留不住鬼魂,那宋昕妤身边围拢的、伸手摘花的黑影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月明见我问题颇多,又不便明说,便开门见山道:“你想问的,是上面那位身上的妖花吧!”

    妖花?

    她告诉我:“可不就是妖花呢,出现在人身上,吸食人的精气神,魅惑孤魂野鬼,真是臭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堂堂才女,骂出这等粗话,到也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不过从她口中,我知晓了宋昕妤身上的喇叭花,根本就不是观花门的法术,只是形似,看来那花娘也只学到了观花门的皮毛,竟然连喇叭花是治鬼病的都没弄明白。

    只不过,道理我虽明了,但无人可证明。

    月明抓耳挠腮,眼珠子一转,就有了鬼点子:“小师父,要想证明你的清白,其实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帮忙?”

    “愿意,只不过……需要你帮我一个忙。”月明的眼睛明明治好了,但我怎觉得,那双渗人的黑洞仍旧在眼珠子底下转悠呢?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见我同意,她凑近耳边:“我想你带我,去见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月明的条件谈妥了,若她真能帮我、帮观花门洗刷冤屈,我便实现诺言。

    月明让我静候佳音,便钻入墙内消失了,待她离开后,鼻烟壶的青烟也四下散去,油灯的颜色恢复了明黄。

    我走到桌旁,将小小的鼻烟壶捏在指尖:“方才你显灵,就是为了告诉我,你受了冤屈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鼻烟壶的内画,变了颜色,似在回应着我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这观花门消失了百年,没想到还有人泼脏水,别说鼻烟壶鬼了,我一个旁人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门外有人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