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.阴病
    总统之女出事,让白家全都乱了套,待白少安一声令下,几个人手忙脚乱地跑出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我稳住心神,让苏桃叫几个手脚麻利的丫头,先去准备热水、干净衣裳以及一床毯子过来,这才凑上了上去。

    客厅的沙发上,静静地躺着一个满脸泥污的女子,精心打理的波浪卷变成了一团鸡窝,身上的白色套装,从背部到胸前,全是半干的泥巴,模样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白少安不方便检查,便将宋昕妤交给了我:“帮她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挥挥手,命人将屏风抬了上来,任由那几个丫头整理,我站在一旁,细细观察着:没有外伤,也没有明显的淤青,衣物褪下后,她胸腔起伏平稳,除了脏点,看上去就跟睡着了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我走出屏风问白少安:“究竟发生了何事,你在哪儿发现她的?”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沙发上,烦躁地夹起一杆烟,却又碾碎丢掉了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宋昕妤失踪,又弄得如此狼狈回来,我有疏忽照顾的责任,可为何白少安一脸狐疑,特别是这反问的语气,仿佛宋昕妤失踪,是我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什么意思?”我坐在茶几上,低头抬眸,对着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见我目光坚定,也与我硬碰硬:“她就在威利大戏院的地下室里,可你是怎么说的?”白少安怒气隐隐,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,生怕被迁怒。

    “戏院的地下室……怎么可能!”她明明跟我一起离开了戏院,我们去了咖啡馆,还去买了怀表,之后才失踪的。

    我将沿途的经历告知与他,白少安把王副官唤来:“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添堵,气恼的是白少安怀疑我,可他为何要怀疑我呢?难不成他以为,我会对他的未婚妻动手?

    我隔着屏风,看着宋昕妤昏迷的小脸,祈祷她快些醒来,好证明我的清白,可她这一睡,便是睡了一天,白少安请了全城最有名的中西医大夫,全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查不出病因,也不见她醒来,到了夜里,宋昕妤开始发烧,白少安和我皆认为此事不一般,便去请了巫师过来,当巫师踏入房门时,立刻发出了一声怪笑。

    那巫师老太婆,本就有点神神叨叨的,这段时日不见,脸上的褶子和头上的头发都变多了。

    她进来后,手里拿着她的人头拂尘,围着宋昕妤绕了一圈,嘴巴吧唧吧唧的,像在嚼东西,却也有点像在说话,只不过说的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待她绕了九圈之后,终于停了下来,这时我才发现,她是在跟她的拂尘对话,那拂尘上的人头,下颚都已经化成了白骨,却一张一合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白少安红着眼睛:“巫师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巫师飘飘然站在我们面前:“我刚一进来,就发现屋子里不仅没有邪气、妖气,反而溢满了一股花香。”

    花香?我和白少安对视一眼,为什么我们没闻到?

    “你们自然闻不到,因为,这是死人,才能闻到的香……”

    巫师没头没尾地说完后,转过身去,对着那群想破了脑袋的大夫:“他们可以回去了,宋小姐犯的是阴病,不是阳病。”

    所谓阴病,便是遇到妖魔鬼怪犯下的病,用阳间吃药打针的法子医治,是断断治不好的。

    听了巫师的话,我恍然大悟,宋昕妤无病无伤,却昏迷不醒,高烧不断,药石无灵,这不就是阴病的特征吗?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真正的病灶,那就好对付了,至少,巫师治疗阴病,应该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白少安对她恭敬地说:“还请巫师出马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巫师,巫师却定定的盯着我,真是莫名其妙:“巫师,你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巫师阴阳怪气道:“还请少奶奶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我指着自己:“你将话说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巫师晃动拂尘,往那人头骷髅的嘴里轻吐了一口黑气,待气散后,我仿若开了天眼,我看到……看到宋昕妤的身边,里里外外围着好几圈的黑影子,影子纷纷伸出手来,把她往沙发上按住,向前探出身子,嗅着一缕缕粉紫色的香气。

    白少安站了起来,也盯着宋昕妤的方向,很明显,他也看到了那些黑影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鬼。”巫师说完后,拂尘挥洒,掀起一阵风,将黑影吹散了,这会儿我们才看清,在宋昕妤的胸口上,竟然长着一朵烟雾成形的紫喇叭花,喇叭花的藤蔓爬满了全身,随风而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我看向巫师,巫师皱巴巴的嘴舒展开来,笑道:“这可是你观花门的法术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的手腕就被人给拽住了。

    那微凸的眼眸,抽动的肌肉,以及微微颤动的耳廓,都在告诉我,男人已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白少安,观花门的法术,可不止我一个人会。”我想到了花娘,一定是她!

    白少安态度稍微有点松动,这时,王副官回来了,看到他,我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只要他告诉白少安,我没有撒谎,我们确实是在路上走散的,一切就能解释了。

    我期盼地一双大眼睛,远远望着王副官,他避开我,低头汇报:“报告司令,少奶奶说的咖啡馆和怀表店都问过了,老板、服务生、客人、周围店铺的人皆找来询问,都说……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都说没见过少奶奶和宋小姐!”

    王副官的话,让我大脑一片空白,怎么会这样?明明我和宋昕妤去了那么多地方,有这么多人见过,为何大家要撒谎呢?

    “王副官,你害我!”

    我欲冲上去,白少安将我拽住,狠狠摔在沙发上,手腕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疼,等我回过神才发现,手已经被他拽脱臼了。

    他喝道:“事已至此,你还想狡辩、攀咬别人?”

    我捂着红肿的手腕,抬眼的那一刻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:“白少安,我没有伤害她!”

    整间屋子里,最了解我的人,就是白少安了。

    我有没有伤害宋昕妤,别人都可以怀疑我,就他不行!

    是,我承认,我无比的羡慕宋昕妤,因为她的家世,因为她惹人喜爱的性子,最最主要的是,她是白少安的未婚妻,是光明正大与他出双入对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我如何嫉妒她,也不会对她下手,纵然最后与他结发为双的人是宋昕妤,我也不会做任何动作,我苏小柔,做不到祝福他们,但骨子里的一点尊严和清高,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信我,只信这所谓的“证据”。

    不等我解释,白少安便让王副官将我绑了:“敢谋害总统之女,先押下去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