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.宋昕妤失踪
    我从楼梯上缓缓而下,远远地,就看到客厅里站着一个美丽的可人儿,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,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小高跟,十分的洋气。

    她对着镜子,戴上了一顶配套的白色蕾丝贝雷帽,非常惹眼,见我下来后,她微笑地走来,挽着我的胳膊:“小柔,咱们快走吧,威利大戏院的电影快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我俩的黄包车并排而行,她对平城赞不绝口,说比那京城景色更秀丽,更热闹些,说来说去,无非是这里有她心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对她的话题不感兴趣,满脑子只想着,她要问我一个关于白少安的问题,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到了戏院,宋昕妤下了车,手中攥着两张电影票:“我昨儿就叫人买了,这是刚上的电影,名叫《红豆劫》,是当红影星阮晶晶演的,真是一票难求啊!”

    我看着海报上的双面女主,阮晶晶一面是清纯的渔家女,另一面是妖娆的舞女,便也怀着一丝好奇进去了。

    电影拍得确实跌宕起伏,女主角从一个任人欺负的渔家女,一步步变成了著名的交际花,反转之大,令我印象深刻,只是结局不太好,她为了救心爱的男人,被仇家给打死了。

    一场电影看完后,宋昕妤前半场先是气得攥紧粉拳,后半场哭得梨花带雨,出了影院后,宋昕妤还在哭,回味着女主角最后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不知你听过这句话没?演戏的是疯子,看戏的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她眼角挂着泪珠,愣了几秒,气恼道:“好啊你,你笑话我!”

    我也陪着笑:“可不就是这个理吗?”

    她轻叹一句:“小柔,你可真冷血啊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她进了一家咖啡馆,之前听秋海棠说起过,这家的原味咖啡味道很纯,宋昕妤请我看电影,我请她喝咖啡,也算是礼尚往来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我开门见山地问:“我听苏桃说,你有事问我?”

    她这才想起来:“可不是吗?”她神神秘秘地凑近:“我想买个礼物送少安哥哥,你说买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!”我心里有点不舒服,挡也挡不住,见她露出怀疑的神色,我解释道:“我也没给男人买过礼物啊!”

    其实我撒谎了,我给白少安买过礼物,还买过很多。

    皮带、打火机、皮靴、帽子、领带……多得,我自己都忘了具体买过什么,可当宋昕妤问起时,我却不由得撒了谎。

    她听到我的话后颇为失望:“你没有送过东西啊,唉,那你的夫君还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可怜?他在外面女人多得数不过来,那么多人投怀送抱,哪里可怜了?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你为什么要买礼物呢?”我想了想,最近也不是白少安的生日,也没有什么重大节日,她为何要送礼物?

    宋昕妤甜蜜地一笑,低声说:“后天,就是我跟少安哥哥的纪念日,是我们俩初相识的日子。”她说:“我特地定了紫罗山的法国餐厅,请他去吃烛光晚餐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,不应该是男人做的吗?怎会让你请客?”

    宋昕妤丝毫不在乎:“只要开心,这等小事,无需顾及男女。我在国外经常见到女子邀约男子进餐,这叫男女平等。”

    留过洋的女孩,确实不一样,比我们更为热情、大胆和主动,都说女追男隔层纱,若我是白少安,怕也会被她的阳光给融化吧!

    有时候看着宋昕妤,看着她肆无忌惮地挽着白少安的手,看着她为白少安忙活的模样,我挺羡慕的,我缺少的就是她的这份胆量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,教养极好,到哪儿都能让人喜欢,我真心羡慕。

    见她为难,我终于松口:“不如,买一块怀表吧!”

    “怀表?”她兴奋起来:“好啊好啊,怀表好,这样我就可以把我和他的照片放进怀表里了,让他时时刻刻想我都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我强颜欢笑,点头道:“这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陪她去了钟表店,买了一块表,她打开随身的身份证明,将夹在夹层的照片取了出来,是白少安的照片,她喜滋滋地嵌入了怀表的盖子里。

    我远远地盯着怀表,外形精美,镂空鎏金,里面是白瓷,打开后才发现是德国制造的钟表,昂贵且大气。

    这一趟,她开心极了:“小柔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做什么?”我惨淡地一笑,别过脸去,坐在黄包车上,望着晃荡的街景,静静地想,我和白少安是何时相识的?我们的纪念日又是哪一日呢?

    想到最后,我轻叹一声,时间太久,都忘了。

    等我回过头,这才发现身后的黄包车不见了,我赶紧让车夫停下,等等后面的车,结果等了半晌,都没有见到人。

    我刚才虽失神,可眼睛却一直望着前方,宋昕妤的黄包车绝没有超过我,那她究竟去哪儿了呢?

    宋昕妤这一失踪,便是失踪到了晚上,我回去后问了看门的老头和下人,都说没见到宋小姐回来过。

    我急了,又原路返回到钟表店和咖啡店寻找,皆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怎就消失了呢?

    接到消息后,白少安赶了回来,见到我的那一刻,他面色有些发青,目露凶光:“昕妤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将下午的一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,白少安听闻后,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警察厅,让人秘密去寻找宋昕妤下落,也派了他自己的士兵出去,每家每户的搜查,名义是:有响马贼混进了城里,为保平城百姓平安,特进行搜索。

    我也很着急,想出去寻找,白少安大手一挥:“你别再给我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是添乱?我也想出一份力找她。”我急坏了,这青天白日的,一个大活人丢了,还是总统的爱女,我能不急吗?

    白少安吼道:“人是跟着你出去丢的,所以,你最好老实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怪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功夫怪你。”他转过脸去发号施令,让下人看好我,别让我出去,便甩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整个晚上,我都坐在屋檐下,盯着白府的大门外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我便激动地站起来,但每一次,都是失望地坐下。

    苏桃在一旁打着哈欠:“少奶奶,夜里凉,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睡得着?”我肝火旺盛,心急如焚,怎敢闭眼?

    就在天蒙蒙亮的那会儿,白少安的车终于回来了,他从车上抱下一个脏兮兮的小人儿,白色的套裙满是泥渍,见到我,他看也不看,径直避开走进了大厅里:“来人,快请大夫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