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.湘西虫蛊
    我静静等待,也顺便看了看这里的环境,金碧辉煌的大东舞厅啊,美人如云,怪不得男人愿意深陷其中,不肯自拔。

    在舞池中,我见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一双小手搭着男人的肩,双腿浮萍般随波晃荡,这人,不正是红玫瑰吗?

    此刻,她将头枕在男人的肩膀上,正说着什么,俩人笑得欢快,丝毫没有注意场边的我,看着看着,突然,一道黑色的身影挡住了视线,西装革履的服务生端着托盘站在面前,盘子里放着一把钥匙,钥匙上是一块纯金打造的号码牌,写着305。

    我拿起钥匙,冲他点点头,便朝舞厅后场走去。

    这舞厅,建在大东酒店的一楼,原本只是供酒店客人玩乐的舞厅,没想到越做越大,现如今,已成为平城最有名的销金窟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只要出得起价,舞小姐就可以往楼上的客房领,就地解决。所以,我经过二楼时,整条走廊都是令人脸红的喘息声,待走到尽头,打开了一道闸门上了三楼,世界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305……”我很快就找到了这间房,在走廊的中央,刚靠近房门,就听见一阵哀怨的戏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,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。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,忘不了新愁与旧愁……”咿咿呀呀的响彻屋舍。

    我拧开了房门,歌声戛然而止,一道清瘦的人影,站在小客厅里,背对着我,我说道:“曹雪芹的《红豆曲》,凌老板这旧愁加新愁,究竟在愁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音转过身来,头顶的灯光昏暗不已,令他脸上的黑色傩戏面具看起来狰狞万分:“我就知道,总有一天,你会自己寻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这一切,不会只是让我来找你吧!”

    他轻叹一句:“如果我说就是如此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那凌老板也太狠了,故意接近白远卿,将他引到纤指阁,寻了法子将我一次次置于死地,你就不怕我死了,化为厉鬼,午夜梦回来掐你脖子?”

    我的话,还真把他给逗乐了,面具下的脸噗嗤笑了一下:“放心吧,皆时我只会英雄救美,绝不会让美人香消玉殒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你想杀的人,其实是白少安吧!”我的手藏在袖子里,死死拽着匕首。

    凌风音笑而不语,而后请我坐下:“来,尝尝我新开的酒。”

    桌上倒着两杯红酒,我看了一眼,没敢靠近,这时,我指尖又开始疼了起来,虽然不至于钻心的疼,但还是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他见状,阔步走了过来,抓起我的手,当看到那黑虫子在指甲盖下蠕动时,他眸光一敛:“她竟敢对你下手!”

    我抽回手指:“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,你和她本就是一体,装什么糊涂?”

    “小柔,这件事,我并不知晓。”他语气诚恳,夹杂着忍不住的怒意,我摆了摆手:“罢了,我来,不是追究这事的,我想跟你打听打听花娘,若你不愿说,就当我今夜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眸光始终紧锁我的右手中指:“好,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几秒,开口道:“这个女人自称是观花门人,但在我眼中,她就是个修炼邪术的女子,可以利用,不可为伍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她的底细,你没查过?”

    “自然查过,她出生平城,5岁跟父母逃荒去了外地,直到前年才回来,刚站稳脚跟,便冲着观花门进行调查。”

    如此神秘的身世,且刚回来就对准观花门,我更是不能将鼻烟壶和古书交与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这虫子是什么东西?”我举起手,那虫子蜷缩成一团,颜色渐渐变淡。

    “湘西虫蛊!”凌风音告诉我,花娘的父母,当年就是朝着湘西深山里逃了去,谁也不知他们一家究竟发生了什么,总之,花娘回来后,便以虫饲之,在纤指阁利用美甲而放蛊,不同的人,不同的夙愿,放不同的蛊,效果奇佳。

    关于湘西虫蛊,人们谈之色变,只知中蛊之人没有解药,便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我幼年时期,曾听过一些关于蛊毒的故事,在湘西的崇山峻岭里,有专门的蛊师取青蛇、蜈蚣、蝎子、壁虎、蟾蜍五毒,以女子经血饲养数年,将五毒放入器皿厮斗,半个月后,唯一幸存的便是蛊虫,这就是虫蛊的由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花娘将蛊毒放入我体内,我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既然虫已入体,除非请蛊师解蛊,否则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见我皱起眉头,凌风音说道:“我有法子可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何时骗过你?”

    凌风音说,他跟花娘接触数次,花娘每每想在他身上下蛊,却每每以失败告终,就是因为,她的蛊对他无效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,还有能对抗蛊毒之人?”

    凌风音坐在沙发上,举起红酒,抬起傩戏面具,下颚的曲线若隐若现,他饮下一口,说:“你知道傩神吗?”

    傩神?我怎会不知呢!

    每年到了春节前后,傩神选了日子后,就可以家家户户跳傩戏了,到时傩神会附身在傩戏演员的身上,进家宅中驱鬼治邪,很是厉害。

    难道凌风音戴着傩戏面具,跟傩神有关?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没错,我的身上,便住着傩神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刀枪不入,百毒不侵,就连湘西的蛊毒,都对他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傩神真有这般神奇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他轻轻抚摸着傩戏面具:“我身上带着使命,待有一天使命终结,我便会摘下面具,与你相见。”

    红酒杯倒映着他的眸子,闪烁着憧憬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些年,你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为何书香门第的凌家,会一夜之间销声匿迹,他又为何会去做响马贼,现如今又变成傩神的载体?

    凌风音掩饰不住内心喜悦:“小柔,你终于对我感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那么多事,不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吗?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此话没错,不过……现在还不是时候说故事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的脸转向门外,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,大门被人踹开了,一道笔挺的身影出现在门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