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.司令的未婚妻
    我痛得浑身冒冷汗,恨不得亲自揭下指甲盖,将那小虫子用针挑出来:“花娘,你真卑鄙!”

    “卑鄙?你可知外面有多少人排着队求我,求我放一只宠物进他们的指甲里?”她疯狂地望着我,脸上青筋暴露:“每一个来到我的这里的人,都是来求我的,有些人求财,有些人求子,有些人求获得男人的青睐……”

    从她几近疯癫的话语中,我终于明白,这家风靡全城的美甲店有何不同了,花娘不知用了什么邪术,将小虫植入人们的指甲里,帮助他们实现愿望,发财催运,这件事,在圈内不是秘密,所以,才会有那么多人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太可怕了。”我捂着手指,退到了门边:“花娘,别说我没有那些劳什子宝物,就算有,我也不会交给你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她站在屏风后面,阴惨惨地盯着我:“苏小柔,你一定会回来的,因为,我的小宠生气了,它发脾气可是很闹腾的,你一定受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便试试看吧!”我夺门而出,秋海棠见我小脸煞白,满头是汗,便涌了上来:“姐姐,你做得如何?”

    我低头一瞧,十指笋尖上,不知不觉出现了十朵妖花,红艳炫目,勾人心魄,秋海棠一瞧便哇的一声赞叹起来,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:“好美,真的好美啊!”

    我忍着疼,拽着秋海棠往外走:“妹妹,我劝你别在这家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狐疑地看着我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这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将手抽出:“我非做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是有什么心事想实现吗?”我想,除了美丽,只有这个原因了。

    秋海棠点点头道:“我有意中人,可惜……可惜他不喜欢我,我来纤指阁,就是希望他能被我吸引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真傻啊!”天下女子多不幸,皆是源于一字情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劝我了,我心意已决。”她无奈地朝我笑了笑,便转身排队去了,我问她,她的心上人是谁,她避而不谈,只告诉我:“他是一个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大英雄……每个女孩的心上人,都是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啊,白少安当年何尝不是?

    只是,现在的他,已经不值得我爱了。

    手上被人放了东西,我也无心再闲逛喝茶,辞别了秋海棠,我和苏桃回到了白家,刚入夜,手指就开始痛了起来,我知道,是那毒虫在发作了。

    桌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鼻烟壶,壶口冒出了一阵烟雾,这次没有再出现任何画面,也没有妖花和人脸,而是一个圆环,圆环飞到我的面前,渐渐变小,最后形成一青灰色的指环,套入了我的中指,皮肤上立马落下一道指环痕迹。

    别说,这青烟指环套在手上后,指尖的毒虫老实许多,没那么疼了,只是,我的头有些晕乎乎的,眼前不断浮现出白少安的脸,不知不觉便拉开了房门,向着恬园走去。

    我想他了,思念在心头疯长,这感觉太不正常了,可我却又控制不住,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缓缓行步在林,远远的,就见到恬园一片灯火辉煌,墙头和门外都挂满了星星点点的小灯泡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天上的星星落地,嵌满了墙头。

    我跨入门内,院子里传来一阵乐声,一块巨大的白色幕布挂在沉香亭的外面,银铃般的笑声响彻院中。

    “少安哥哥,这卓别林太搞笑了,你看他那滑稽的样子,被马儿追,结果逃到了狮子的笼子里,真是太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安哥哥?

    我怀着疑惑悄悄靠近,看到院中坐着两人,一个女子,烫着时下最流行的波浪卷,穿着一身贴身的包肩袖长款香云纱旗袍,风姿绰约,一笑百媚,她亲昵地挽着白少安的胳膊,白少安也也不曾拒绝,俩人相依相偎坐在院子里看电影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谁!”有人出现在我身后,是王副官。

    见到我后,他愣了两秒:“少、少奶奶!”

    我此刻清醒不少,抬眼望去,依偎的俩人恰好回过头来,我看到了女子的脸,虽不说风华绝代,但却一树芳华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她的脸庞大气且高贵,眉宇间的神态令相貌不算出彩的她熠熠生辉,只是一眼,气势上便压了我一头。

    “少安哥哥,这位是?”女人就是不一般,警觉得紧。

    白少安轻描淡写:“侄媳苏小柔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瞬,而后笑开了颜:“哦,原来是白远卿的新媳妇。”

    我望着她,真人比报纸上的更明媚张扬一些:“小柔见过宋小姐。”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宋总统的女儿宋昕妤,也是白少安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见到她,再看到俩人挽着胳膊的亲昵样,我心头没来由地堵上了。

    再看这满院的彩灯,精心布置的私人影院,我再傻也明白,这些东西,根本就不是为了我准备的,而是为了迎接宋昕妤。

    我盯着白少安,由我出现至今,他只回头看过我一眼,而后,眼神都落在宋昕妤的身上,仿佛我就是一团空气,不,不是空气,是废气,不该存在于此。

    我逃命般对他们行礼:“小柔饭后散步,路经恬园,听到里面有声响,便擅自闯入,打扰了小叔和宋小姐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见我要走,宋昕妤招呼道:“既然来了,那就让下人搬个凳子,咱们一起看吧,这卓别林的电影可有意思了,笑得我肚子疼。”那语气、神态,妥妥的一当家主母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多谢宋小姐美意,小柔还有事,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嘴皮子动了动,没再说什么,倒是白少安发话了:“既然昕妤开了口,作为白家的当家,小柔你这待客之道,也太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明知我不想待在这里,却硬要我留下,只顾着圆了宋昕妤的面子,丝毫不为我考虑。

    我虽气恼,但此刻要走,也走不掉了,毕竟,我在白家管事的大权是白少安给的,他若是想收回,我也没那能耐说个不字。

    最终,我还是乖乖坐了下来,明明是一出喜剧,耳边笑声不断,但我却一点笑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眼里只有他俩打情骂俏的身影,我如坐针毡,如鲠在喉,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临了,宋昕妤捧腹问到:“小柔,你怎么不笑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