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5.纤指阁花娘
    纤指阁,好一个意境优美的华人美甲店铺,却偏偏开在洋人街,还真是奇怪的存在啊!

    我和苏桃坐着黄包车,来到了店外,门口已经等候着一众美艳贵妇,大家手里拿着的都是预约的号码,我摊开袖中的纸张,发现竟然是一号。

    等待片刻后,一个扎着麻花辫,穿着青色银杏绣样旗袍的小丫头挺直身子走了出来:“各位排好了,纤指阁马上就要开门叫号了。”

    那等神气,纵使面前的都是达官显贵的夫人、姨太太、小姐,也丝毫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苏桃不服气地哼了一下:“不过就是一画指甲的,哪儿那么大气性。”

    我浅笑,这家店,可不止画指甲这么简单,既然能跟白远卿搭上线,并且设计黑市、仓库等计谋陷害我们,可见心机之深沉。

    “苏桃,既然来了,那就要守别人的规矩,气性大,有气性大的本事。”我正说着,旁边一个穿着深紫色丝绒长款旗袍的女子,娉娉婷婷地转过身:“这位姐姐,你说的一点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一瞧,这是哪家的小姐,瘦长的身子,娇弱的面庞,面如清水白莲,不食人间烟火,整个人透着‘干净’二字:“这位妹妹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国立大学校长之幺女,秋海棠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书香门第,怪不得浑身上下如此优雅:“妹妹果然如海棠一般,花姿潇洒,艳美高雅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谬赞。”

    待我自报家门后,她惊讶道:“你就是那位勇斗水鬼,保护平城百姓的白家少奶奶?”

    我勇斗水鬼?

    她点点头道:“宝船出水,船中有妖,是你与白司令联手,斗水鬼,杀妖莲,保护平城百姓。”

    原来,白少安是这般对外宣传我的,真是意想不到啊。

    她激动得眼神都变浓烈了:“没想到女英雄竟是个楚楚有致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我俩一见如故,聊了起来,相约做完指甲后一起去喝个下午茶,正聊着哪家的蛋糕好吃,就听见那青旗袍丫头叫唤了,我捏着手里的号,对秋海棠说,咱们稍后再见,便带着苏桃进去了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苏桃就被拦下了,小丫头说:“花娘说了,只需她一人前往。”

    苏桃刚要使性子,就被我给压下了,我给了她两块大洋,让她去附近给自己买些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这才放心进入了纤指阁,刚进去,就看到了满墙的手,那些手都在相框里,做得栩栩如生,修长白皙的手指上,全是椭圆形或方形的指甲,上面画着工笔画般的花鸟图案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,坐在屏风后面,隔着白纱,我感觉她在看我,而我也不客气地盯着她,来到屏风背后才发现,桌前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子,长脸凤眼,耸着一双眉峰凸显的细眉,倍显凌厉。

    她对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,我坐下后,她让我伸出双手,将两层抹了药水的纱布盖在了指甲上。

    “白家少奶奶。”她低头,整理着自己的器具,我看到了一字排开的毛笔,笔头细如针尖,旁边放着各色的指甲油和颜料,很是花眼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?”我问。

    来人开门见山:“早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花娘将纱布揭开,我的指甲变得油光透亮起来,她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我的手:“手如柔夷,真是美啊!”

    说完,就拿起了一把搓指甲的小刀,对着我的手指甲打磨起来,桌边已经放好了我要画的图,竟然是观花门的妖花,当我看清后,手指不自觉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何必明知故问呢?”她抬起眼眸,直勾勾地对着我:“也不知为何,那老太婆竟选了你作为传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婆……”难道她说的是鬼婆婆?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为何知晓观花门,又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花娘无奈地叹道:“若论资排辈,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姐。”

    师姐,难道她也是观花门人?

    我本想向她澄清,鬼婆婆并未将观花门传授给我,我只是代为保管。我不会忘记,婆婆曾说过,将来会有人取回鼻烟壶,可是话到嘴边,我却又忍住了,为何?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心术不正,心肠歹毒,不惜想着法儿的害我,真正的观花门人,是这般德行吗?

    没有鼻烟壶,她都如此诡诈恶毒,若是让她拥有鼻烟壶和古书,岂不是要危害人间?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执手在我指甲上作画,不禁让我想起了鼻烟壶的内画,如此精细,就跟她今日的画作一模一样,她说:“我师从观花门已有二十余年,始终都找不到师祖藏在何处,只有在梦中神识传授,所以……我希望,你能把宝物交还到我手中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不像是商量,更像是命令,命令我将鼻烟壶和古书交出来,我心中暗笑,她入观花门二十几年,都没能获得师祖的认可,交付重任,此人必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我为难道:“花娘,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,我手里没有任何东西,拿什么给你?”

    她一边细心地给我处理指甲,一边说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然后手指一松,便有一个黑乎乎的小虫子,钻进了我的指甲里,虫子在我右手的中指处,狠狠地咬了一口,痛得我险些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隔着指甲盖,我看到那虫子游动的身躯,被噬咬的痛,比针扎还要厉害,一跳一跳的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花娘笑道:“别紧张,这只是我养的宠物罢了。”她抬起手腕,伸出舌尖,轻轻舔舐了一下细毛笔:“少奶奶,只要你乖乖听话,交出宝贝,我不仅保你荣华富贵,康泰长寿,还能满足你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我吃疼地抽回了手:“原来,你接近白远卿,设计害我,都是为了观花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交易罢了。”她的手浸泡在花瓣水里,洗净后擦干,款款站了起来:“白远卿那个混蛋,竟然敢耍我,你知道他说什么吗?他说,只要我帮忙对付你,他就把观花门的东西找出来……这个蠢材,他根本就不知道观花门的宝物所为何物,竟然还骗我。”

    花娘的眉毛越发高耸了,两只眼珠微微突出,随时都会掉出来:“所以,我决定让他吃些苦头,也趁此机会见一见你,苏小柔,你考虑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考虑什么?”我捏着手指,小虫在指甲盖上形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跟我合作啊,不然,我的小宠物,可是会不高兴的……”说完,我的指尖又疼了起来,钻心的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