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.诡计被识
    我对白少安下了逐客令,在现实面前,我也学会了变脸,白少安坐在桌边,静静地看着我,耷拉的眼皮子下,是一双颇有情绪的眼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真的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变了吗?”我对着镜子,轻抚自己的脸颊,这素面朝天的模样,面如皎月,眉眼纤柔,充满了无辜和柔弱,这样的脸,在男人眼中,就像一只小白兔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镜中,脸还是这张脸,可眼神却大不同了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苏小柔,已变成了一个满腹算计的女人,就如这次的事,我先下套,逼迫白远卿还一百箱小黄鱼,让他心急上火,而后,抓住他的弱点,与其谈条件。

    再在白少安面前演戏,利用我的长处,也是唯一的优势刺激白少安,这是一场豪赌,我将自己、将白少安对我仅存的情谊压在了赌桌上,看看他是否愿意奉上那一百箱小黄鱼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叫‘礼尚往来’吧!白少安欺我瞒我,甚至放火烧我,而我,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……不过,我没他那么狠,不至于要了他的命,只是收点利息。

    白少安站起来,比我高出一个头,他站在我身后,与我一起面对镜中,那手轻轻攀爬上我的小脸,而后一动不动,目不转睛地说:“小柔,你真的变了,从前,这双眼睛见到我,柔情万千,永远都写着不舍。”

    原来,我过去爱他,爱得如此明显。

    既然他知道我的心意,为何要一次次地伤害和践踏我呢?

    他这么说,只会让我心里更加难过。

    曾经,我爱他胜过爱自己,但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终于明白,男人永远靠不住,我需要的,必须自己去争取,就算用些手段又如何?

    我要的,不仅是达到目的,还要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爱而不得,思之如狂,而我……只需要做一件事,让他尝尝感情的伤!

    “少安,你走吧,远卿就要来了。”我故意装傻,将他推出门外,白少安抓住我的手腕,按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冷冽的气息,喷洒在我的额间:“他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瞪大了眸子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他,帮我做一件差事,我便帮他还了这一百箱小黄鱼。”

    以利驱之,人必趋其利,利必熏其心。白少安果然有手段,一句话的功夫,不仅支走了白远卿,还解决了家中的矛盾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今夜到来之前,白少安便将一切安排妥当了:“还是你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能用钱解决的事,在他眼中,从来不是大事:“这钱,我自然不会交给他,直接交给你,入钱库锁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逼迫而来,我别过脸去,白少安柔声说:“你知不知道,我为什么帮他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:“看到你们在一起,我这里,很疼!”

    他握着我的手,按在了他的胸膛上:“小柔,离开他,离开白家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着拒绝我。”他抱着我,将我的小脑袋深深搂进了胸膛里:“小柔,我愿用所有去交换,换余生有你,换一个为时不晚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所有?”我摇头:“不可能的,你是大中华的司令,是百姓心口称赞的常胜将军,你的心里有天下、有百姓、有功名利禄和荣华富贵,怎可能割舍得下?”

    “至少,我会试着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真正放下再说吧!”我不会再相信他的任何鬼话。

    门开了,走廊上静悄悄的,下人们都睡去了,白少安站在门口,头也不回地对我说:“以后,不必为了气我而演戏,你的演技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都知道,知道我和白远卿在做戏,既然知晓,他为何还会上当?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,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知道,所以更痛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停顿,阔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精心布置的一切,早就被他看穿,而他,明知是我设下的陷阱,却仍旧跳入坑中,究竟是为何呢?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这一夜也睡得不安稳,梦中出现了白少安离去的背影,凄凉得让人心颤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艳阳高照,苏桃乐呵呵地跑进了屋子里,说王副官带着一队步兵送小黄鱼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点也不惊奇,假若没有昨晚的一席话,我心里还有些许得意,至少证明,我的小心思还是管用的,白少安和白远卿被我耍得团团转,但今日,却只剩挫败感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去看,就让苏桃带着几个分管的领事,去把小黄鱼的数量清点了,登记入册。

    我在客厅里听着当红女歌手白光的歌:青纱外月隐隐,青纱内冷清清,琴声扬破寂岑,深深打动了我的心,想起了他的一片深情……到如今人儿呀,天涯何处去找寻……

    歌是好歌,也很应景,只是这时,王副官进来了,打破了这凄冷的意境。

    他站在我面前,向我行礼后道:“少奶奶,这是司令送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一张大丰银行的支票放在面前,我瞥了一眼,数额远超一百箱小黄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副官说:“司令说,若你缺银子,大可告诉他,不必做这些。”

    原来,白少安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得多。

    对,没错,我是缺钱,但也不会伸手向他讨要,如今他让王副官送支票过来,分明就是羞辱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支票,竟然第一次如此讨厌金钱,哗哗两下就撕碎了,待支票变成了雪花状,风吹即散,王副官抡圆了眼珠子:“少奶奶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司令,心意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出去,落下一个潇洒的背影,正巧苏桃从库房赶回来报告,说小黄鱼入库的情况,而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,被人拆穿阴谋诡计的滋味,可真不好受啊!

    “既然入库了,那你陪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去下馆子吗?”苏桃眨巴眨巴眼,这丫头满脑子只有吃食。

    “我呀,想去洋人街一趟,画指甲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家风靡全城的纤指阁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既然当了少奶奶,就要有少奶奶的活法,我也该好好倒腾倒腾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苏桃一副‘少奶奶终于开窍’的笑意,但很快就眉头紧锁:“听说那家需要提前预约。”苏桃足不出户,却知晓平城的大小事,也算是她的本事吧!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你怎知道,我没预约?”

    苏桃兴奋极了:“真的?那还等什么,咱们赶紧过去!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朝门外走去,衣袖里揣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了一句话,是白远卿今天托人带给我的。

    昨天,就在白少安寻他去司令部前,他已经替我预约了纤指阁,看来,白远卿背后的高人,就在此阁中,我自然要见一见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