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3.心战
    我轻轻嗯了一声,颔首而立,这般漫不经心,这般不在乎,果然刺痛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少安自然想不通,他白日里兴高采烈让人将恬园装点,还为了我请了放映队,而我却连招呼都不打,就搬了出去,他自然气恼,且没面子。

    我为难地拽着手绢,硬是一个字也不解释,临了,只说:“小叔,你的伤既然已经好了,小柔便也没什么理由再待在恬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忌讳地回头,盯了一眼白远卿,白远卿翘着二郎腿,人模人样的拿起一份报纸,认真地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白少安眉毛轻挑,或是想到白远卿刚才轻浮的一幕,他问:“他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急切地说:“小叔,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躲着他,欲言又止,态度明显敷衍,搅得白少安眼波都乱了,他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这脱离了掌控的‘不确定’,让他倍感焦虑。

    而我,要的就是他的焦虑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,我规规矩矩地坐在洋楼新收拾的房间里,苏桃送来一盘切好的西瓜,一盘精致的芝士蛋糕,旁边放置着一对镶着珍珠的银勺,就连桌上的酒杯都放了双份。

    布置好一切,苏桃焦急地站在门口,彷若今晚要宠幸圆房的人是她,翘首以盼的样子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我一边笑,一边对镜取下耳环和发饰,她见到后,俩眼珠子一瞪,活像个老妈子:“少奶奶,你这是干嘛啊,还不快戴上,待会少爷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可笑啊,夫妻住在一个房子里,却分开东西两头各自居住,见个面还得特地梳妆打扮一番,跟古代皇帝和后妃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苏桃,你别等了,少爷啊,今晚不会来了。”我将自己收拾素净,准备用用洋喷头洗个淋浴,昨晚折腾了半夜,可困死我了,今晚无论如何,都得早早睡下。

    苏桃见我一点也不在意,火气便上来了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:“少奶奶,你怎么知道少爷不会来?我今儿个可都听到了,少爷说今晚来找你洞房呢!”

    “这房啊,洞不了,不信咱走着瞧。”我潇洒地进了洗手间,留她一个人苦等,待我沐浴出来后,苏桃哭丧着一张脸:“少奶奶,还真被你说中了,少爷今晚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意料中的事,但我仍需装傻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司令临时找他去司令部,说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急事啊,还真是及时啊。”我却眉眼弯弯地乐了,白少安果然按捺不住动手了,他是什么人,怎可让别人碰自己的女人,就算我死了,他也容不得别人污了我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今晚白忙活了,我叫人来撤了吧!”苏桃一脸丧气样,我赶忙打住:“别收了,你也累了一天,快去休息吧,这些东西,留着让我来处置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她眼骨子晃过一桌子美食,很快明白过来:“少奶奶,你可得悠着点,别撑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桃小小年纪,就这般啰嗦,也不知是跟谁学的。

    我赶走了她,不急不慌,就坐在镜前修剪指甲,想着最近平城里的阔太太们,都抢着去洋人街做指甲贴花,赶明儿我也去凑凑热闹。

    我正磨着小拇指的指甲盖,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:“果然是洗干净了,等着他来。”

    这醋意很浓啊,我捂着鼻子:“好浓的酸味儿啊。”

    腰部,被人紧紧搂在怀中,白少安不知不觉就进了屋里,门无声地合上了,他捏着我的小脸:“可惜啊,远卿不喜欢你这清汤挂面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他避而不谈,坐在桌边,看着桌上的蛋糕、红酒、水果,恨不得生吞下去,连桌子都消化了:“看来,你花样还挺多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我图一时解气,把白远卿逼上了绝路呢。”我扶额:“那一百箱小黄鱼他还不上,第一件事便是要把我给宰了,垫棺材底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

    “他敢不敢,你还不知道吗?”白远卿在黑市算计我和白少安的事,我俩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,若我不拿家中钱库的金条给他垫上,他就要抱着我一起死;可假若我动了家中钱库,便是坚守自盗,丢了管事权事小,到时东窗事发,就算要了我的命,也还不上这笔钱,所以……”我颔首,娇滴滴地看着他,可怜得似一只被蹂躏的小猫儿,仰望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你同意圆房的原因。”他手中的酒杯碎了,红酒混合着掌心的血,流了他一身:“远卿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事怪我,若不是我报复心重,也不会出这档子事,这叫咎由自取。”我优雅地抬起手腕,用银勺子挖了一勺奶油蛋糕,递到白少安面前:“我知道,这件事惹你不开心了,其实我也难受,我今儿想了一整天,终于想通了。不论如何,我始终是白远卿的名义上的妻子,纵使他厌恶我,迫害我,一次次将我逼上绝路,但只要我一天是白家少奶奶,他便一天可以履行丈夫的职责,我没办法拒绝,更别说跟他斗个你死我活了,吃亏的,终究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认命了?”他军帽下的脸,云里雾里的,让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低下头,不敢看他,我在猜,猜白少安对我有几分冲动,会不会去做这件傻事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用这种粗陋的谎言,就能打发我吗?”他捏住我握勺的手: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手肘撑在桌上,勺子把儿上的珍珠,映着我眼角滑落的泪:“他说,他有小轩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小轩是我的软肋,白少安自然知晓:“不可能,他怎会有小轩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想起凌风音的话,当日,江月白也去了黑市查找小轩的消息,当时我半信半疑,此刻从白少安的反应来看,此言不虚。

    “连我都查不到的消息,他怎可能有。”白少安话锋一转,却让我明白了,他有事瞒着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去查过?”

    “查了,不过,什么都没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只能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了……”我站起来,背对着他:“夜深了,小叔请回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