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.夫君的另一面
    当我去到洋楼时,白远卿刚刚睡醒,见到我在客厅坐着,他不耐烦地嚷嚷一句:“大清早就看到这毒妇,真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这已是晌午了。”我优雅地喝着西洋奶茶:“我来是提醒你,别忘了答应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从西装内袋掏出了一张纸:“你要的和离书。”

    我摊开看了看,里面比规范的和离书多写了一项协议,那便是和离后,我不能带走白家的任何财物。

    这渣男,就算写了和离书,仍防着我,生怕我闹事分白家的家产,便提前写上了,我也不介意,因为……我本就不在乎白家的臭钱。

    “世间仅此一张,我不会再写第二份,你愿意就收下,不愿意,就只有横着从白家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耍无赖的手段,我今日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“收,这可是个好东西,我自然要收下了。”我叠好,放进了衣袖里。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,下人给他端来洗脸刷牙的器具,他当着我面洗漱起来,点名要吃咖啡和三明治,一边吃喝,一边发问:“苏小柔,你进白家究竟图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抬起眼眸,嫁进白家那么久,他终于对我的人,对我的事感到好奇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他噗嗤一下笑了,笑得咖啡都喷了:“编,接着编!”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你若真是为了钱,这些日子掌管白家的家务,从中有诸多抽取油水的法子,可你偏偏事事谨慎,从不偷拿油水,将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,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。”

    原来白远卿早就暗地里调查过我,一双眼也死死的盯着我,就等着抓我的错处,夺了我的权。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这段时日虽然忙碌,但白家的家务事我可一点也没松懈,为了让白家上下齐心,努力做事,我在家中实行了连带责任奖惩制度,细到一根针,也必须由专人负责,登记入册。

    家中八十个下人,五人一组相互监督,若是出了纰漏,五个人同罪而处,但若是差事办得不错,五人皆可领赏。

    下此命令,是为了让下人自觉相互监督、抱团合作,实施以来,家中景象确实发生了翻天的变化。

    回想最开始实行的日子,每天都有受罚的,少有领赏的,到了今日,受罚的已经越来越少,领赏的越发多了起来,家中下人各司其职,就连那最懒的下人,也变得积极起来,不再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苏桃看到家中乱象被快速整顿,不得不对我竖起大拇指:“还是少奶奶厉害,过去家中管事的,整天喊累,说下人难管,少奶奶只是下了一道令,就让他们转了性子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她:“一个好的管事,要学会让手下人管人,若是从上到下都得我操心,早就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做事,有章可依,滴水不漏,所以,白远卿抓不到我的把柄,只能从别处下手。

    白远卿见我笑而不语,他说:“以你这般容貌和手段,在平城想要挣钱,简直如探囊取物。”

    这要看,我愿意用什么作为交换了。若是用这容貌和躯壳,我想,很少有男人能把持得住,但我不想出卖灵魂,这是我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我回他:“所以,我嫁到了平城最显赫的白家,这里能给我想要的生活、金钱和……地位。”我故意哀叹:“可惜啊,我的夫君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我可不想英年早逝。像你这种蛇蝎女人,嫁入白家必有目的,若你真是为了钱,倒也还好办了,可你不是为了钱。”他瞟向我的衣袖,里面藏着和离书。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过来,这封和离书加上的条约,不是他防着我,而是在试探我,原来,白远卿也不是那么傻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为了钱,那便是为了人。可我跟你从未见过,更谈不上感情,所以,你进府,也不是为了人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好像越来越聪明了,那张神似山猫的脸,变得精明起来:“所以,我很好奇,你进白家,究竟图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想探听什么,无非是觉得我入白府要么是报仇的,要么是某个敌对势力安插进来的细作,毕竟白家树敌颇多,有仇家、政敌很正常。

    既然他向我坦白了心思,我也回报他一份真诚,我说:“我进白府,确实有别的目的,但并非你想的这般。首先,我在府中多日,没有想过害任何人;其次,我的处事原则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加倍奉还;最后,我告诉你,我不属于任何势力、任何帮派,待我的事办完,我的弟弟找到,便会离开白家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收起了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开始坐直了身子,双手涂上发油,将头发往后抹平,眼中的精明,使他看起来变了个人:“我知道了,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这番话,若有食言,我会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我越发看不懂白远卿了,这个荒唐的大少爷,究竟是真荒唐,还是在做戏呢?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某些动作、神态,让我觉得,仿若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,白少安气势汹汹的回来了,身后跟着王副官,我不动声色地低头喝茶:“夫君,你也别忘了,答应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白远卿也看到白少安回来,立刻明白了我的提醒,二话不说,夺过我手中的茶杯,就着杯沿的口红印子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被白少安尽收眼底,他跨入门内的脚步,突然顿了顿。

    我故作气恼地去抢杯子:“夫君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把茶杯高高举过头顶:“怎么,我妻子的口水,我还碰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赖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无赖,所以今晚你洗干净了,我要回来跟你洞房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某个低气压便死死地压了过来,挺拔的军装周身笼罩着黑雾,王副官在身后对我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回来了。”我向他打招呼,他没理会,只是杀气腾腾地盯着我和白远卿。

    白远卿粗暴地扭过我的下巴:“女人,你做这么多,不就是想我回来睡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远卿!”白少安吼道:“这些年念的书,都学到哪儿去了?说话不知廉耻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见到他也是一肚子气:“小叔,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,你也好不到哪儿去,满口胡诌,睁眼说瞎话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急了,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心中的战神:“白少爷,你若再出言不逊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偏着头,瞪了王副官一眼,他立马闭嘴。

    “侄媳,你出来,我有事问你。”他叫我,说完后转身离去,王副官给我投来一记凝重的目光,让我千万小心。

    我跟白少安走到院子里,虽然隔着一米的距离,却明显地感觉到了阵阵寒意:“小叔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压抑着翻涌的情绪:“听说,你搬出了恬园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