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.欲拒还迎温柔乡
    这冰凉而霸道的吻,似有一个世纪般漫长,终于在彼此几乎窒息的那刻结束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舔舐了一下嘴唇,似不满足,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向我袭来。

    似感觉到我向后躲去,他撺住我的下颚,当他的唇贴上来时,恍惚间,感觉到那唇瓣正冒着寒气,刺得我有些生疼。

    原本护在胸前的双手,掌心向外,用力地抵住他逼近的身体,本能地想要推开他。可这一举动,在他眼里便成了欲拒还迎,徒增了情趣。

    他用力地朝我贴近,唇齿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分离,越来越紧,我再度陷入了窒息的漩涡中,脑子也变得晕眩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……”我胡乱的呓语,白少安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,在黑暗中紧盯着我,强烈的食欲从眼中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单手一撑,身体一侧,便将我压在了身下,手指穿过我柔软细腻、半带湿润的长发,压在了我身上,细致地观察着我,大手隔着纱衣游走,那酥酥麻麻的触感,令我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今天……仿佛变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的下颌落入他的掌中,他轻轻抬起,欣赏着我迷离且妖媚的容颜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嗅了嗅我的丝发,青丝散发着迷惑人的花香,他明明没有喝过酒,此刻却有些醉了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那狡猾的舌尖,挑逗般舔舐了一下我的唇瓣,蹿进我又香又软的嘴里,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触感,他冷我热,冷热之间相互交缠,似在争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放开她,略微失神地看着刚采撷过的这片芳泽,我紧实的小嘴,泛着盈盈水光,他被眼前的场景蛊惑着,暂停片刻又覆了上来,再度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很温柔,软软的触感,美好得不可思议,一双微微起茧的大手,小心翼翼地在我身上辗转,顺着我纤瘦的脖颈游弋向下,停在胸前,柔滑如缎的丰满,被他轻轻拢在手心,水波般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手绕到腰后,托起了我,迫不及待地埋首于玉峰之中,舌尖婉转,麻意袭来,我一阵闷哼,他兴奋地启齿轻咬,抽光了我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那凉凉的手指掠过小腹,引得我绷紧一阵,双腿不自觉夹紧了一番,却被他按住:“张开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声诱哄,眼光缱绻,意识低迷。

    那手与我的双腿开始较劲:“让我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身下,已经汪洋一片,却始终与他抗衡,被某物所抵住,脑子里一片空白,紧靠仅有的理智支撑着我,苏小柔,千万、千万不要沦陷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他问,气息已为粗喘,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“想,不过,今天我累了。”我快速抽身,一头扎进他怀里:“我一闭上眼,就会想到那场可怕的火,少安,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轻抚我的背脊,安慰道:“不怕,有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哄着我:“放松一点,很快,你就会忘了这件事……”他还想继续,我却不肯松手了,紧紧抱着他,将头抵在他的胸口,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,自然是要吊你胃口啊!

    能看、能触却不能吃到嘴里,这滋味不好受吧!

    可我却高估了他的自制力,我以为自己表示拒绝,他就会停下,结果却忘了身边躺着的是个血性的男人,身上的火一旦被点燃,便没那么容易散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像盯着珍宝一般俯视着我,想要挖掘出我最隐秘的**,那凉丝丝的手指,无赖般钻入我的腿间,几乎使我陷入昏厥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他眼也不眨地看着我,不肯错过我脸上、眼里的任何一丝波动,看着我如花瓣一般在他手中颤栗,他挑衅地问:“还不张腿?”

    我咬紧牙关,没有任何回应,将脸别了过去,皱着眉头,无声地落泪,那挑逗的手指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……”他变得手足无措,似做错事的孩子,将我搂在怀中,吻着我的泪:“小柔,对不起,是我不好,是我控制不住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我却哭得越发猛烈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道歉,说自己是个禽兽,明明我已经说过没有心思,我害怕,而他却仍旧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我也哭累了,吸着鼻子,握住他的手:“少安,我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他亲吻着我的额头:“抱歉,我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对不起你!”我换了个姿势,变成我在上,他在下,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:“我以为,我们这样……就会开心,就能回到过去的光景,幸福、快乐、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,只要跟你一起,每时每刻都是快乐的。”我的泪缓缓顺着他的肋骨流淌:“可是,我们已经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哭了多久,最后,是在他的低沉的嗓音中沉沉睡去,梦里,我听到有人在耳边说:“我一直以为,此生不会为任何人心动,但,当我见到你时,却产生了歪念,我想,不论你是谁,我都要得到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如愿把你抢到了身边,如珠宝般珍视、收藏,却忘了,你也是人,也会有喜怒哀乐。”

    “小柔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我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里,脸上还挂着艳丽的妆容,白少安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苏桃喜滋滋地跑了进来:“少奶奶,您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,还有人吆喝着‘这边高一点,那边挂起来’,便问道:“外面发生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苏桃说:“司令说你能死里逃生,是白家的幸事,便从自己的钱库里拿出银子,要为你庆祝一番,将恬园上下都重新装点了,还专门请了洋人的放映队,来府里放那谁……卓别林的喜剧电影,让你乐活乐活呢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小叔还真是有心了。”我起床梳妆,将脸上的妆容洗掉,又恢复了素面朝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家里的下人都说,小叔对你都这么好,将来若娶了宋小姐,岂不是要宠上天去。”

    宋小姐……就是总统的女儿宋昕妤吧!连苏桃都这么说了,看来他们真的订婚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不畅,将木梳一扔:“苏桃,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少奶奶,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提醒了我,小叔已是有婚配的人了,为了他的名声着想,我这个侄媳也得避避嫌了,马上收拾东西,我们立刻就回老屋去。”话音未落,我立刻改口:“不,不去老屋,去洋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