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.深夜诱惑
    我抬眼望了望桌上的西洋钟,已经夜里十点了。过去,这已属深夜,白少安此刻叫我过去,难道真是为了疗伤吗?不,他是为了问话。

    苏桃气不打一处来:“王副官,少奶奶已经睡下了,明儿再去吧!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,请别让属下为难,司令的伤又复发了,等不得。”纵使他是上过战场的军人,此刻也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府那么多下人,为何偏偏要少奶奶去伺候?”苏桃刚被白少安关押,正在气头上,怨气十足。

    王副官说:“司令说了,唯有观花一门的绝学,才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还真会编聊斋啊,罢了,去就去吧:“苏桃,替我梳妆。”

    今夜,我化与寻常不同的妆容,白面红唇,媚眼如丝,修长的柳叶眉再配上如火的红唇,再加上修饰过的杏仁眼,整个人变得妖娆起来。

    苏桃这丫头资历浅,不明白我为何深夜浓妆艳抹,只是嘀咕了一句:“刚洗干净的脸,待会又得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今天也累了,先回去睡吧,待会回来我叫别人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行,他们笨手笨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苏桃乖乖回去睡了,我换上一袭薄如蝉翼的雪白纱衣,身姿曼妙,酮体发光,外罩一道黑色罩袍踏出房门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王副官盯着我的脸,失神了几秒,而后脸红了,赶紧转过身去,说话也不利索了:“少、少奶奶,请……”

    这愣头小子,常年在军中,鲜少见女人,特别是漂亮女人,这一看,彷若魂儿都快没了,让我想到娘说过的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娘说,我从小长得不像她,也不像爹,倒像我那十八岁就消香玉陨的姨婆,当年,姨婆美艳似仙,气质超然,出门都得戴着面纱,不然……男人女人看了,都会被勾了魂儿。

    我原本不信,没想到今夜略施粉黛,就将这王副官迷得失了心智,看来,我娘并没有夸张,我甚至能想象,姨婆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到了白少安的房门前,王副官宁心静气敲了敲门,便识相的退下来,他全程都低着头,没敢再盯着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推门而入,刚进去,就被人按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房里漆黑一片,没有点烛,也没有开灯,高大的身影似铜墙铁壁,将我按在门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月光从门缝里露了进来,我闻着这熟悉的异香,只手解开了罩袍,衣衫滑落,纱衣下,是那若隐若现的酮体,散发着幽兰的清香。

    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朝我袭来,目光落在我高耸的玉峰之巅,我听见某人的呼吸变为喘息,喉结不自觉地抖动了一番。

    灯,无声地亮了,白少安瞬间消失,而后出现在桌边,背对着我:“苏小柔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走过去,从身后环住他,柔软的身体摩挲着他的后背,他很紧张,浑身都崩直了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来,不就是为了如此吗?”

    在过去,我断然是做不出这等没羞没臊的事,也说不出如此浪荡的话来,现如今,我什么都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找你就是为了发泄兽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掰开我的手,手指一勾,地上的罩袍便凌空飞起,落在我的肩上:“夜凉,穿好。”

    我明显感觉到,他身体的某处已发生了变化,但不知为何,他隐忍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再勉强,默默地系了带子,只是一双修长白皙的**,时不时从罩袍下探出,吸引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需要我暖床疗伤,那我先回了。”我转身,却被他拽住手腕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坐在椅子上,柔弱无骨地撑着头,眼眸婉转地盯着他:“说吧,你叫我来的真正目的。”

    他坐下,喝了一大杯茶,压制了体内的燥热,这才开口:“你为什么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,我自然要回来。”我把玩着茶杯:“见到我回来,你很失望吧!”

    想到他在叶荣生家放火,想到他迫不及待地宣布我的死讯,我便想把手中的茶杯捏碎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不应该回来。”他说:“你不是想离开白家吗?为何不走?”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他的理由?为了让我离开白家,便放火烧屋,告诉大家我的死讯,让苏小柔这个可怜而悲情的女子,从此消失于世?

    若是没有亲眼见他放火,我些许会相信他,以为误会了他,此刻,在我眼里,他所有的话,都成为了放火行径的狡辩。

    天真的白少安啊,或许还以为我蒙在鼓里吧!

    我低下头,酝酿情绪,当抬起眼眸时,眼角多了一颗晶莹的泪珠:“原来……你是为了我才会撒谎,是我误会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扑到了他怀里:“对不起,少安……其实,我这次回来,是因为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异香越发的浓了,被我的话所触动,双手不自觉地攀上我的腰肢:“小柔,你说真的?是因为我才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脸上写满深情,内心则厌恶至极,戴着假面的两个人,却还要装作情深似海,真令人恶心。

    我厌恶他,也厌恶自己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会来找你的,为什么不等等我。”白少安低沉沙哑的嗓音,盘旋在头顶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想,若是早一步被白少安发现,我还能不能活着?

    我不知道,人心是险恶的,白少安口口声声说为了我,说爱我,说要娶我,结果,却毫不犹豫地放了那把火。

    他明知我就在房内,却不顾我的死活,只为了保住他手里的下半张卷轴,保住他的巨额财富,从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,便已不再是我心尖上的男人,他在我眼中的唯一存在,就是一具躯壳罢了。

    我要报复他,更要利用他,纵使被千万人唾弃,被世人所不齿,我也要继续,因为,这是我活着的,微薄的动力。

    “少安。”我搂着他的脖子:“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像哄小孩一般哄着我,我坐在他怀里,靠在他肩上,脆弱得一碰即碎,他柔声说:“没事了,一切都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闭上双眸:“今晚,我要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灯悄无声息地熄灭了,白少安将我抱到床榻之上,枕在我的身侧,我知道他还没睡,在黑暗中看着我,看着这张妖媚的脸。

    良久,他开口道“小柔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哪儿变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模样,你的性情,你的一切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说:“我没变,只是想通了。”双手摊开了他的衣衫,指尖滑过那冰凉的肌肤,如游龙戏水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我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下一秒,我的唇便被他死死地堵上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