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.置于死地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我差点就忍不住哭了出来,我历经千难万险,爱着、护着的男人,到头来始终怀揣一颗捂不热的心。

    或许,就如凌风音之前所说,白少安是没有心的。

    可惜我到现在,仍旧执迷不悟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望着凌风音,叶荣生就倒在他脚边,地上淌着一摊鲜血,以及一支没有染完的香烟,被血一点、一点淹没。

    “小柔,别哭!”凌风音替我解开了绳子,他温柔的扶我起来,我浑身都凉透了,血和心,都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我红了眼睛,在这场爱情与金钱的角逐中,爱情输得太过惨烈,我最后的希望,最后的美好,都被残忍地踩在脚底,我不想活了,真的不想活了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胡话?”凌风音傲骨挺立,站在我面前,自带悲戚的气韵:“你不会想为那负心汉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我是为了这愚蠢的爱情去死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,小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提起小轩,仿佛一双大手出现,将我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:“你知道小轩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白少安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们去鬼市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踪我们?”

    凌风音笑而不答,转移话题道:“那晚,江月白也在黑市,打听西药和小轩的下落,不过……你不知道吧!不知道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明明答应过我……”他为什么会食言?为什么让江月白偷偷去黑市调查而不告知我呢?白少安究竟安的什么心?

    凌风音噗嗤一声笑了,嘲讽道:“当然是想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身后的镜子,难道我的脸这么明显吗?他们都能看出我找到小轩后会选择离开?

    凌风音摇头晃脑,哀怨地说:“有个侄媳在身边,夜夜笙歌,还不必迎娶和负责,这等齐人之福,哪个男人不想要?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,他不是这样的人。”我好害怕他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,却又忍不住一字一句往心里去,因为我知道,他不会骗我,至少……至今没有骗过我。

    “我撒谎?”他背负着双手,哈哈哈地笑了起来:“他都要与别人订婚了,所有的人都知晓,就你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、撒谎!一切都是你骗我的!你想诓骗我跟你走,所以故意编造了这些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随你,不过,你很快就会知道了,因为他的未婚妻,已经在前往平城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话音刚落,楼下就冒出一阵浓烟,阵阵火光顺着窗户向上蹿起,凌风音身体一紧,三两步走到窗帘背后,偷偷瞧了一眼,便朝我勾了勾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过来瞧瞧吧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充满了魔力,我无法拒绝,待我出现在窗帘布后,隔着玻璃,隔着浓烟,一眼就望到了楼下站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白少安面色如冰,双眸狠厉:“浇油,放火!”

    我刚想冲出去,凌风音便搂住了我的胳膊,用力地把我困住:“看到了吗?他明知你在房里,却让人放火烧屋,小柔,这样的男人,你还爱吗?你敢爱吗?”

    我由最初的气愤,化为悲痛欲绝,最后只剩恨意。

    白少安,你真的……连具全尸都不给我留吗?

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,凌风音的响马贼冲了进来:“老大,快走吧,火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趁着那人转身,一刀锁喉,鲜血溅到了墙面上,也溅了我一身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他拍拍手,再进来两个响马贼,将地上的叶荣生抬走了,留下那具尸体在此充数。

    凌风音朝我伸出手:“快跟我从密道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见我不为所动,他强硬地握住我的手,拉着我下楼:“苏小柔,你记住了,人活着,才有机会报仇!”

    报仇,是啊,我想报仇,不仅为爹娘报仇,也要为我的爱情报仇!

    顺着密道,我们来了江城郊外,在大阁山脚下的密林里冒出头来。

    凌风音将我拉出暗道:“从今往后,你跟着我吧!”

    “呵!”我后退一步,松了手:“凌风音,别在我面前装作救世主,白少安狼心狗肺,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柔,你不会是伤心过度吧,都开始说胡话了。”

    胡话?我从未像此刻这般清醒:“我虽无权无势,但我不傻,你能出现在叶荣生家,又能提前知晓密道,定与此事脱不了干系。你们这些男人,一个个道貌岸然,实则却是处处诓骗、利用女人的窝囊废!”

    我不断往后退:“今日你带我出来,故意告诉我那些话,无非有两个目的:一是让我离开白少安,跟你远走高飞;二是激起我的恨意,跟你一起对付白少安。”

    一阵掌声传来:“看来是我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朝我逼近,将我按在一棵大杉树上:“你这个女人,真是越发有趣、越发让人捉摸不透了。”他摩挲着手指:“不过,我喜欢!”

    我用尽全身之力推开他:“今日你只有两个选择,第一,放了我,第二,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他似笑非笑,深深叹了一口气:“罢了,你走吧!不过苏小柔你听好了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着我,做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,你的本事了……”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次,我赌赢了!我赌他不会杀我,只是没料到他会如此轻易就放了我。

    身边的响马贼轻声问道:“老大,就这样放了她?”

    “怎么,要我说第二遍?”我虽看不到他的神情,但那语言中的冷冽和霸气,是如此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,小的只是担心她会告密,毕竟,葬身火海的人不是叶荣生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侧过头,面具下的脖子修长而洁白:“放心,她是聪明人,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是刻意告诉我,他相信我。

    这男人手段还真是高明啊!不过很遗憾,这招对我无效。

    很快,凌风音一行人就如鬼魅一般,无声地来,又无声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我踏上了回府的路,失魂落魄地走在山野小道上,四下无人后,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少安,为什么每次当我情根深种、对你心存幻想时,你都会撕破假面,亲手毁了我的梦?

    今日,你为了鬼衙金库的财富,再一次放弃了我!不仅如此,还亲自带人点火,想将我烧成灰烬,白少安,你到底还有多少残忍,是我没见识过的?

    我哭够了,强撑着站了起来,今日的事,我苏小柔必定要一一奉还,我也要让他尝试满怀希望被人抛弃,陷入爱河被心爱之人迫害,所托非人被亲信背叛的痛苦!

    我苏小柔,说到做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