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.最后三小时
    我怎么忘了,李灿家的门上,还贴着门神呢!这才赶紧跑过去,将门神给撕掉了。

    李灿的魂魄站在屋檐下,对我点了点头,便飘了进去,坐落在自己身上,魂魄与肉身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兰芝扑了上去,将蔷薇扯走,丢在一旁,紧紧抱着李灿,把防身的弹簧刀握在手里:“你们谁敢动灿哥,老娘就杀了谁。”

    她咬着牙,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,这时,一只手颤巍巍地附上了兰芝的脸颊,手指上全是血渍和泥:“兰芝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灿,你……醒了?”她和李氏对视一眼,下一秒,抱着李灿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李灿平安无事,看到他们一家团聚,我掏出五枚大洋,交给苏桃:“这是给他的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少奶奶!”

    我捡起鼻烟壶,独自离开了小院,趁着天还未黑,想着赶紧出去坐个黄包车回府,结果刚走几步,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红玫瑰,她似跟人刚刚分离,那男人的背影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“白家少奶奶,你怎会在这儿。”她抬眼看了看春风十里的牌子:“哟,没想到,你还是同道中人!”

    “滚,谁跟你是同道中人。”我正准备走,红玫瑰拽着我的手腕:“别急着走啊,你说,白少爷若是知道,少奶奶来这下九流的地方,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去说吧,前提是,得先找到白远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字面意思。”我甩开她的手,径直向前走去,却在转过街角的那一瞬间,被人用麻袋蒙了头,不知是谁,光天化日的竟然对我下手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就老实点。”男人将我扛在了肩上,步伐飞快朝隐秘处跑去,我听到苏桃在远处叫我,刚回应一声,便被人给敲晕了。

    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小黑屋里,屋子里好像很干净,身下是光滑的木质地板,还有松木的清香味。

    头顶的灯,咔嚓一声亮了,我这才发现,自己置身于一个小洋房里,黑暗中,叶荣生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死死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刚才,他就是如雕塑般,坐在黑暗中盯着我,不知看了多久……想想都觉得背脊发麻。

    “多美的美人啊……”他说:“明明是一朵倾国倾城的牡丹花,却清汤挂面,变成了出水芙蓉。”一边说一边俯下身来,轻捏着我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我害怕得要命,却不断压制着恐惧,告诉自己,绝不能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他笑了,将我放开:“换做寻常女子,早就吓得花容失色了,你倒好,泰山崩于前,还能面不改色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就算我哭瞎了眼,叶先生会放过我吗?不会吧!与其痛哭,不如省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颇为欣赏的看着我,那书生气的脸上,是充满阴谋的笑意:“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交出鬼衙地图的日子。”他点燃一根雪茄,故作忧伤的道:“原本我还在想,白少安如何才愿交出鬼衙地图,想了几日,终于被我想到了!”他的烟灰抖落在我的身上:“少奶奶,你猜,白少安会不会为了你,把那半边卷轴交出来?”

    我被带火花的烟灰烫了一下,皱眉头道:“恐怕叶先生要失望了,且不说卷轴不在他手里,就算有,小叔怎会为了我交出卷轴?我嫁入白家不过几个月,与他不算熟络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的眼皮子跳了跳:“是吗?可我怎么瞧着,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呢!”

    “许是你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他歪嘴笑笑,不再争辩,举手打了个响指,一个照相师走了进来,手中的相机对着我连拍两张,很快退去。

    叶荣生掏出怀表看了看,说道:“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三个小时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还有三个小时能活着了,从现在开始,时间每前进一秒,你的生命便倒计时一秒,待三个小时后,白少安不愿交换,就怪不得叶某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叶荣生将冒着火光的雪茄头摁在了我的胳膊上,将我当做烟灰缸。雪白的肌肤瞬间烧焦、枯萎,拧巴成一团,化作獠牙狠狠地毒咬着我,可就算再疼,我也没有一句轻哼、一句求饶。

    叶荣生轻轻放下我的衣袖,将烫伤遮盖:“我终于知道,白少安为何对你有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阴森恐怖地笑着,大摇大摆走了出去:“你最好祈求白少安前来救你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会来救我吗?说实话,我心中也没底,鬼衙金库里藏着人世间不敢揣测的财富,他真舍得抛弃财富,换我平安?

    我望着墙上的吊钟,纵使度日如年,三个小时也很快就过了。

    当房门被人踹开,我抬起头来,期待中的一袭军装始终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叶荣生的脸色十分难看,垮塌的脸上是失败者特有的神情。看到他的脸,我一切都明白了,白少安最终还是选择了鬼衙金库。

    这房里失望的人何止他一人?

    可是我却无法惆怅,无法哭泣,只能默默承受对白少安最后的幻想化为泡影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我明知他是无情无义之人,又为何要报以希望呢?说来说去,倒成了我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叶荣生坐在沙发上抽烟,这次没有再抽雪茄,也没有再用烟头烫我,只是嘴里不断念叨着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后抬起眼来瞪着我,眼中布满了血丝,杀意渐渐浮现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的死期到了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输了。”我心底暗叹,苏小柔,你也输了。

    在这三个小时里,我内心忐忑,却始终相信白少安会来救我,相信他终究会为我疯狂一次。

    结果,我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心又一次凉透了,在情绪裹挟全身的这刻,我想祈求叶荣生速速动手,快点取走我的小命。

    叶荣生拔出一把透着寒光的弯刀,一步一步朝我走来,我闭上眼:“给我个干脆吧!”

    死到临头,我甚至还想着,白少安见到我浑身是血的尸体,会不会伤心难过,会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?

    可惜,我没有机会知道了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、很久,叶荣生都没有动手,我睁开眼,对上了一道傩戏面具,唯一不同的是,今天,他换成了忧郁的蓝色脸谱。

    凌风音单膝跪地,俯下身子盯着我,眼眸中闪烁着痛苦的光,就像一面镜子,反射着我万念俱灰的脸:“小柔,你看到了吗,这就是白少安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