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.硕鼠作揖
    之前,白远卿在白家胡闹也就罢了,偷盗白老太爷的陪葬品,尚可说是家事,但这私藏鸦片和走私洋酒,那就是触犯了国法,白少安作为一城的司令,理应严惩不贷!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打算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白少安气得头顶都冒烟了,总统曾经命令禁止贩卖、私藏、吸食鸦片,特别是贩卖,一经查处,便是要挨枪子的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,别说白远卿死罪难逃,白少安也会受到连带的处罚,白少安的敌人将借此大做文章,对他极其不利。

    世人知晓后,也会加以揣测,区区一个白家小少爷,哪里来的胆子和渠道获取鸦片和走私货物呢?一定是白少安的生意。

    他多年的清誉,一世的好名声,都将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于我而言,更可怕的是,白家若是出事,我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这白远卿胆子也忒大了!”我在抱怨的时候,白少安已经冷静下来,蹲下身,仔细观察福寿膏的木盒子,以及装载洋酒的箱子批号,上面原有的批号都被人用刀划掉了,除了酒瓶子上贴着法文标签,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少安掏出小刀,将红酒的瓶口削掉,放在鼻尖闻了闻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将酒瓶子递到我面前,我闻着那味儿,跟之前喝过的红酒有些不同,好像……有点甜。

    白少安仰头,喝了一口,刚入口就吐了,我用手指沾了一点瓶口的红酒,唆着指头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洋酒!”

    白少安点头:“国外的红酒,就算是次品,在酿造技术上也不可能保留葡萄的糖分,毕竟,他们用了几百年时间,才把葡萄中的糖分去除。”

    “瓶酒里的,却满满都是糖分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还有葡萄的原浆和果肉。”白少安指着地上吐下的酒,上面确实有杂质。

    纵使我再傻,也明白了这其中的猫腻,走私的洋酒,虽说避税入关,但好歹是正品、上品,不可能有人用这等假冒的次品来走私做生意,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些酒出现的意义,并非走私贩卖,而是为了成为走私的证据!

    “看来,是有人设好了局,对付白家。”白少安仿佛知道了是谁,身上的狠厉劲儿再度浮现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处理了!”作为同一条船的蚂蚱,我比白少安更着急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他轻叹一句,不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,看来对方早有准备,一旦白远卿或者白少安进入仓库,就会来人围剿。

    远远的,我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:“快,就在前面!”

    是沈老板?

    我瞪了王福一眼:“你害我们?”

    王福赶紧抱拳解释道:“少奶奶,小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白少安摆摆手:“此刻就算怪他,也无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就这样被人冤枉了。”一定有什么法子。

    我心急上火地想着,怎么办呢?这时,袖口里飘出了一阵青烟,青烟不似之前会变幻出相关联的画面,而是出现了一朵花,这花很是眼熟,就是鼻烟壶内壁的观花门图腾!唯一不同的是,妖花的花蕊中出现了一张清晰的人脸,美如花妖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烟,问白少安:“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,他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白少安捡起一瓶红酒,砸碎了稍矮的一扇窗户,窗口很小,就是个排气口,刚刚够我钻过去:“快过来,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!”我知道他是骗我的,他能有什么法子?这里的进出只有一个,就是大门,周围的窗户位置高不说,都是排气的窗口,小得要命,白少安的身材根本钻不过去。

    他把我送走,就是做好了独自面对的准备,要么被人发现,名誉扫地,身陷囹圄;要么把这些人通通杀掉,沾满鲜血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必须离开,待会我没有功夫保护你。”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出怒吼。

    我抓着他的手:“白少安,你别想撇下我,这辈子都别想再撇下我!”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声已经临近了,包围了整个仓库,沈老板嚷嚷着:“就是这儿,白远卿已经招了,东西就在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外面有几个说话声,好几个都是“老熟人”,看来今晚,是有人策划了一出大戏,专门找了几大人物前来看戏呢!

    来人正欲推门,白少安大手一挥,锁头就自个儿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?”沈老板赶紧叫人:“快来撞门!”

    他们在撞门,整个仓库发出碰撞的闷响,门锁上的铁把手已经弯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手环住我腰部,将我往窗户外塞去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放手!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他低沉的嗓音,命令般让我离去,我双手撑在窗框上,突然间,看到了一群黑压压的浪潮从远方汇聚而来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少安也听到了响动,将我放了下来,这时我才看清,在黑暗中,那阵烟雾形成的妖脸,竟然睁开了眼睛,眼眸中是一双湛蓝的眼,如海临渊,层层变色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我回想那黑压压的浪潮,难道……这是妖花召唤而来的?

    我还未能想明白,地上就出现了数十个小洞,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一个个黑色的小脑袋冒了出来,眼珠子是泛着红色的,仔细看去,头上长着尖尖嘴,后面拖着长长尾,全都是耗子!

    成百上千,密密麻麻的耗子堆满了整个仓库,看到耗子成群,蜂拥而至,别说我了,白少安脸色也煞白煞白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到其中有一只硕鼠,身子比猫还要大上一圈,这耗子,应该是这群小耗子里的耗子王,它前进的两侧,小耗子自动让开了一条道,纷纷低垂着脑袋,一副臣服的模样。

    硕鼠一步一步走到我们面前,对着我……不,是对着烟雾中的妖花立起了身子,前爪左边在上,右边在下,抱拳护在胸前,对着妖花做出了一个作揖磕头的姿势。

    妖花上的脸庞微微舒展,嘴皮子动了动,我什么也没听清,那硕鼠便温顺地点了点头,回头对手下吱吱吱地说了什么,老鼠们四下散去,开始翻箱倒柜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