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.小鬼上身
    我此刻已经浑身无力,柔若无骨了,没想到白少安还能动弹,不知接下来,他葫芦里会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白少安劝道:“远卿,若小柔真做错了事,自有国法处置,谁准你将她卖到菜人馆的?”

    白远卿一副我卖了就卖了,你拿我怎样的神态,我定下心来,对着沈老板喊到:“沈老板,你是生意人,白远卿卖我什么价,我双倍给你买回来,你一根手指都不用动弹,就能赚双倍价钱。”

    沈老板听后,果然觉得此计可行,但白远卿急了,拉着沈老板耳语几句,他们忌惮地看了看白少安,沈老板便说道:“少奶奶,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不是钱的事,就一定是白家老太爷陪葬品的事。他们一定害怕放我们出去后,小叔会严查白家陪葬品的事,沈老板作为收赃物的当铺,到时定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他们今日是不打算放我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能明白的道理,白少安自然也已知晓,只是白远卿的榆木脑袋,还只将目光对准我,丝毫没有察觉到,沈老板连他都不打算放过。

    白远卿也真是笨得可以,到处结交盟友,与虎谋皮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,或许在他自己心里,他就是那万兽之王,但在别人眼里,他就是一头送上门的小乳猪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他们都给我绑了!”沈老板将剔牙的骨头丢到了地上,白远卿见他对白少安也动了手,急了起来:“沈老板,我小叔可是平城的司令啊,你怎敢对他动手?”

    沈老板坐在椅子上,翘着脚:“我若不动手,那才叫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他使了个眼色,白远卿也被人给绑住了,他疯狂地吼了起来:“你抓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作甚?自然是一并解决了。”沈老板用烟杆挑开白远卿的衣袖,看到那身上的梅花疮,呸了一声:“真是恶心。”

    白远卿吓得双腿发软,一时间聪明不少:“沈老板,我是恶心,我是臭虫一只,不配做你的食材,你就当我是个屁,放了吧!我保证、我发誓,出去后绝不敢乱说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沈老板笑了起来,三角眼眯成了细线:“罢了,我还是相信死人的嘴巴最严……”

    白远卿被绑住之后,一群下人手里拿着绳子和铁棍朝我们围拢过来,白少安当机立断一脚踹翻面前的男人,手里掏出手枪,在我还未看清的状态下,砰砰开了几枪,面前的人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的枪法竟然这么准!

    沈老板见白少安闻了那尸肉火锅,竟然毫无反应,便也知道今天是对付不了他了,便将身旁白水煮的人肉朝着天上一洒,那些食客瞬间变成了贪婪的狗,趴在地下抢食,现场混乱极了,有打架的,有相互撕咬的,阻止了白少安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待人群稍微冷静下来,戏台上已经空空如也,沈老板和白远卿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,将我背在背上,转身便去开门,这一次,跟刚才不一样,门外便是一条敞亮的小道,天已经蒙蒙亮了,远处传来一阵鸡鸣声,白少安脚底生风,带着我离开了鬼市。

    当我们出现在林中时,天已经透亮了,林间的树叶阻隔了阳光,地上落下斑驳的影子,他将我放在树干下方,随手摘了一丛野生薄荷,捣烂了放在我鼻尖上:“闻一闻。”

    一股清凉的气味顺着血液流遍全身,歇息了一刻钟后,我终于恢复了知觉,能勉强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毒,竟然能让人五感全失,浑身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应该不仅仅是毒,而是鬼邪上身。”说罢,他将我扶了起来,带到阳光下,我闭着眼,从未觉得阳光是如此的炙热,好像内心里烧着了一把火,好难受,好讨厌阳光……

    他一巴掌拍在我的背上,眼前晃过一道人影,从我身体里飞了出去,我惊呆了,怎么会有人在我身体里?

    白少安扶我坐下,对着黑影消失的方向喝到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张扭曲的鬼脸从树根后探出头来,我如鲠在喉,这不就是……不就是鼻烟壶烟雾里的那张鬼脸吗?

    那小鬼长得十分狰狞,整张脸都是扭曲的,泛着一股土色,一见到白少安就跪地求饶:“求求司令放过小的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一点也不怕他,在他面前仿佛是天地的王者:“你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,不过是个十二三的小孩子,孩子披头散发,跪倒在地说:“小的名叫王福,是渡口王老三的儿子,前些天无意中撞见白家少爷去仓库拿着一批古董与沈老板交易,便被他们杀害了!”

    王福说,杀人的是沈老板,但是动手用石头砸烂他脸的是白远卿,他们将人杀死后,便将王福剥皮剁肉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白家少爷早些天就发现了那个叫李灿的人,把他抓了起来,故意放假消息,就是为了引你上钩啊!”

    王福告诉我,为了将我控制住,卖给沈老板做人肉食材,他们不仅在锅里加了迷药,还用邪术把王福困在锅内,通过蒸汽作为媒介,钻入我的身体里,控制我的四肢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我没想过要伤害你,但如果不这么做,他们就要对我爹动手了!”王福哭着给我磕头。

    我气得浑身发抖,这件事原本只是我和白远卿的事,没想到把李灿和王福给赔了进去,我问他:“李灿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活着,但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,要我们放了你可以,不过,你得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王福惊恐地望了望白少安,待白少安点头后,他感激涕零:“谢谢,谢谢司令,谢谢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得带我们去白远卿藏古董的地方,以及藏脏钱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王福带着我向外走去,由于外面阳光正盛,他无法久待,便被我收进了纸伞里,带上了车,根据他的指引,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江边的一个废弃仓库里,里面确实囤积了不少白老太爷的陪葬品,并且,还发现了一百来箱的福寿膏和五十箱的走私洋酒!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他骂道,我知道白少安是最恨国人碰这祸国殃民的福寿膏,心道:白远卿,这下你完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