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.恐怖的菜人馆
    我动了动鼻子,这阵肉香有浓汤的味道,也有烧烤的味道,我从未闻过如此香气扑鼻的气味,不是牛肉,更不是猪肉,也不可能是羊肉,羊肉味道太重,我想,难道是某种我从未见过的野味?

    这也不是不可能,毕竟平城许多达官贵人都喜欢食山鸡、野猪和豺狼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什么香味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默默地捂住了鼻子,一脸厌烦的模样,指了指‘菜人馆’三个字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向我解释:“烹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是人肉的味道?”

    他点头,我身体一阵反胃,在知晓这是人肉之前,我还觉得肉香味无比诱人,令人食指大动,恨不得进去后加餐一顿,结果现如今,弄得我干呕一阵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白少安扶着我,将我的头按在他胸口处,那阵沁鼻的异香钻入鼻子里,很快就散了那肉味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我掏出手绢捂着鼻子:“我曾听说过五胡乱华时吃人肉的故事,没想到竟是真的,真有人吃人!”

    “每逢乱世,都有吃人的事发生,就如八年前华北战场,北部军阀谢亮兵败后,与几百个残兵败将被围困在平阴城,弹尽粮绝后便开始吃人了。城中男女老少无人幸免,那谢亮最后也是被人吃掉的,他的头颅被副手用人骨汤熏蒸,而后开颅吸食脑髓,世人还给这道菜起了个名字,叫顶戴瑞雪。”

    我越听就越觉得背脊发凉,都说人心险恶,但我没想到竟会丧心病狂,他们怎下得去口?

    不知不自觉,我们已来到了菜人馆的门前,大门敞开着,院子里有一个古旧的戏台,两边的长廊作双臂环抱之势,戏台上演着无声的皮影戏,台下坐满了几桌的食客,我不自觉往桌上望去,顿时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靠近门边的桌上,有一道主锅,锅内的汤汁沸腾着气泡,一个小小的、刚成型的婴孩载沉载浮,周围还配有红烧人掌、卤人舌、烤人腿……

    我捂着大门再度干呕一阵,却怎么都吐不出来,憋在心里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那纸人李灿静静侯在门前:“少奶奶,快请进吧!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靠近戏台子的左侧,有一张空桌子,上面放着一口大锅,盖着锅盖,阵阵白气从锅盖缝隙中冒出来,不知那里面煮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白少安扶着我进去,我们坐在了桌椅上,却不敢碰任何吃食,我问李灿:“你不是说带我来找少爷吗?白远卿人呢?”

    李灿说:“您稍等,菜上齐后,少爷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想发难,白少安就按住了我的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们就坐在这儿,静静地等着上菜,看着台上无声的皮影戏,我问:“他们看得津津有味,这能看懂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皮影都是人皮做的,注入了灵,是鬼魂在唱戏。”白少安指着桌上的人肉:“须吃了人肉才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的怪事多了去了,今日你能被引来菜人馆,想必是有人刻意为之。”刚说完,白少安就晃了晃脑袋,他的手撑在了桌上,猛然间眼珠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一脚踢翻了面前沸腾的、却始终未揭开盖子的汤锅,当汤锅落地,周围的食客就像行尸走肉一般,纷纷朝地上爬了过来,用双手去抢锅内白花花的嫩肉,用舌头去舔地上的汤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我刚准备站起来,就发现身体已经没了力气,白少安将我楼在怀里,一个跳跃退到了门口处,门嘭的一声合上了,台上的皮影戏戛然而止,周围黑了下来,除了人们啃食人肉和吸食汤汁的梭梭声,院子里安静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汤锅被人下了药!”白少安的眼睛瞪着滚圆,杀伐之气再度浮现:“此人好生狡猾,明知我们不会碰菜人馆的东西,便将药下在汤锅里,用汤沸腾的蒸汽,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药带入我们体内。”

    这个白远卿,什么时候认识如此厉害的人物了?以他那猪头脑子,定是想不出这绝妙的法子。

    我的脑海中,不自觉浮现出一张文质彬彬,却阴险狡诈的脸,难道是叶荣生出的主意?

    这时,戏台上的布景突然滑落,里面走出了两个人,左边是个面生的男人,三角眼,中分头,穿着一身考究的长衫,手里拿着一根人的小拇指在剔牙;另一个就是穿着灰色西装,却单薄得撑不起衣服的白远卿。

    台上的人看到白少安在我身侧,皆露出惊讶之色,那剔牙的男人提高了声调:“哟,原来是平城赫赫有名的白司令,沈某招呼不周,还望白司令见谅啊!”

    沈某,难道就是苏桃口中所说的沈老板?

    白少安静静地抬头,盯着台上的俩人:“过去白某只知沈老板是开当铺的,没想到还经营着一家菜人馆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开业,若您喜欢,欢迎常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好意。”他的目光移向白远卿:“你为何在此?”

    白远卿哭丧着脸,他没想到我会把白少安请来:“小叔,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,待会我遣人先送你回去,至于苏小柔这个贱人,侄儿还有事找她说道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哼了一声,冷笑道:“你想对小柔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老板看热闹不嫌事大,张口就说:“白少爷干嘛不说实话呢,你可是把你这娇滴滴的媳妇卖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卖?”我背靠门板,用仅有的力气吼道:“白远卿,你的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响亮啊。”

    只是我始终不明白,这是怎么回事,明明是我带着白少安来捉贼拿赃,结果却被卖到了菜人馆,想到我身上的皮会被人扒下来做成皮影,身体被拆分得七零八落,做成菜肴任人享用,便恨不得杀了白远卿,将他拖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白少安听闻后,不慌也不忙,开口问道:“远卿,他说的可是实话?”

    白远卿此刻也豁出去了,咬了咬牙:“是,这个贱人不仅诡计多端,还背着我偷人,我要让她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感觉白少安的手指动了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