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.鬼市
    这黑市,在平城还有一个别称,名叫“鬼市”,地处平城南湖西侧的林子里,每晚五更点灯开市交易,由于“半夜而合,鸡鸣而散”,与鬼魅出没的时辰相同,故被人称为鬼市。

    白少安告诉我,若想进入黑市,得找到特定的出入口,进去后,卖家面戴黑纱,买家手绑红线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在这里,人们可以买到任何所能想到的东西,不管是天上的还是地下的,只要出的起价都能买到。

    车轮停在了南湖西侧的林荫道旁,天色渐晚,林子里出现两点幽幽鬼火,我轻呼:“有鬼!”

    他朝我伸出手:“能追上鬼火,才能找到入口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牵着我,在林子里穿来穿去,火光时而出现,时而隐匿,还真是不容易追上,他嫌我太慢,半蹲着身子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同意,他便将我拽到了背上,背着我一路狂奔,前方是一处山沟子,下面深不见底,鬼火轻飘飘飞了过去,白少安脚底点石,蹭蹭几下就上了树,手里握住一根树藤,侧过头来:“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紧紧搂着他,他笑道:“也不必那么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纵身一跃,飞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我的尖叫还在继续,他便双脚轻盈地落了地,周围传来一阵熙熙攘攘声,还有一些小贩的叫卖声,很热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少安拍了拍我的胳膊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自己双手双脚将他夹得动弹不得,入口处有俩门壮汉一左一右,似门神一般,目光直直的盯着我,吓得我赶紧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黑市?”

    他点头,伸出右手的胳膊,“门神”帮我们系上了红丝带,我看了看上面,有编号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追上去,白少安牵住了我的手,十指相扣:“这是号码,黑市有规矩,一天只进100位买家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我的数字,正好是100:“意思就是,我们之后,便无人再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,至少今天不会进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暗想,白远卿进来了吗?毕竟这一出好戏,还需要他担任主角啊!

    我开始左顾右盼,目前暂时未见到他,我便沉下心来长长见识,原来黑市是这样的!

    这黑市上什么东西都有,市集上常见的商品一应俱全,还有很多市面上见不到的违禁品,比如福寿膏、雪茄、罕见的药材等,在一些角落,还有人在卖人、卖尸体、活剥人皮。

    剥皮的过程看得我头皮发麻,赶紧低头。

    看了太多血腥恐怖的画面,好不容易遇到个精美的首饰摊子,我停了下来,刚准备拿起一枚玉佩把玩,就被白少安强行拉走了,他低吼:“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地吓了一跳,不就想摸一下玉佩,至于这么凶吗?

    白少安拽得我胳膊疼:“放手……疼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撒手,没好气道:“你可知刚才那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何物?不就是玉佩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下面的明器。”

    明器就是指冥器,也就是陪葬品!方才那玉佩通体碧绿,发出异色,没想到竟然是墓里的东西,也不知陪着尸体沉睡了多少年,吸了多少尸气。

    “总统不是命令禁止挖坟掘墓吗?他们为什么还敢冒险?而且……在黑市公然贩卖明器,你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如何管?黑市本就有黑市的规矩,大家只问价钱,从不问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怪不得白远卿要将白老太爷的陪葬品拿来此处贩卖,定是看准了无人会查,还真是狡猾啊……

    我问他:“黑市的当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当铺?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谄媚地眨眨眼: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牵着我左拐右拐,穿过人群,来到最里边的一栋古色古香的阁楼下边,门口的塑像是一个大大的金蟾蜍,怀中抱着金元宝,写着典当二字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来,究竟想做什么?”白少安好像很不喜欢这处,越是接近,越是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远远地,我就见到一个着布衫和破布鞋的男人,他站在门外的石狮子旁等着,手上拿着一朵白色的栀子花。

    “李灿?”我今日叫苏桃传话,晚上与他在黑市见面,让他手拿洁白栀子花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白少安警觉地将我拉到身后,我说:“这是苏桃的表哥。”

    李灿长着一张大圆脸,皮肤黑乎乎的,见到我后,面容僵硬,毫无表情地问:“是白家少奶奶?”

    “是我,白远卿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后院。”

    他带我们朝后门走去,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这个李灿看起来怪怪的,也挺生分的。

    白少安听到白远卿的名字,再度发问: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    我踮起脚尖,凑到他耳边:“白老太爷的陪葬品在他手里,他在黑市销赃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终于明白了我此行的意图,也明白了我拽他前来的目的,正所谓捉贼捉赃,我今天就让他看看,白远卿的真面目!

    连自己祖宗的陪葬品都不放过,简直忘本,是个人渣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李灿拐进了一条小巷,这条路,走了很久很久,一直走不到尽头,就算我心眼再大,也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正准备转身,白少安便握住了我的手:“从我们刚才进来,便没有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我余光向后瞥去,来时的路真的不见了!

    我们身后黑漆漆的,一米开外就是墙壁,在那墙壁前方,笼罩着一团黑雾,看着就可怕。

    “鬼打墙?”过去,我只听过鬼打墙,但并未见识过。

    白少安将我搂在怀里:“不是鬼打墙,而是有人设阵,将我们困住了,所以待会,无论发生任何事,你都不许松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刚才可是连活剥人皮都看了,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?

    “李灿,还要走多久?”我试着问前方的男人,他不声不响,就连走路都没声儿,我望着他的脚,怎会如此僵硬?

    便伸手拍了他一道,结果一拍,差点吓掉了魂儿,这……这哪是个人啊!分明是个轻飘飘的纸人!

    白少安也发现了这点,他举着手里的手电:“你看,他没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说过,没影子的都是鬼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得要命,这个白少安,竟然还笑得出来,他问:“你怕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我一直都记得,嫁到白家的当夜,是一个纸人跟我拜的堂,那纸人还扭过头来看我。

    “害怕,那就抱紧一点。”白少安的声音浓得化不开,他指着前方两盏红灯笼处,示意我看去:“如果我没猜错,前方就是菜人馆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的指尖瞧去,一阵从未闻过的肉香味飘了过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