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.疯狂的逼问
    白少安他……没死?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既惊喜,又开心,但很快便是……通体发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中枪了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我,而是把我搂在怀中,那硬邦邦的胸膛紧贴着我:“你刚才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,你还爱着我,是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与一贯的强硬姿态完全不同,就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奶狗,可怜巴巴地期盼着我,我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我挣扎着,将白少安推向冰冷的地面,白少安八爪鱼般缠上了我:“我想听你,老老实实地承认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小孩子般地耍赖,让我回忆起了过去的某些片段。

    我们刚在一起的那一年,他出征西安,仅半个月就平定了战事,马不停蹄地坐军用飞机飞回了京都,又连夜驱车回到平城,刚进门就抱着我疯狂地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柔,我想你……”他红着眼睛:“我杀了很多人,用了最残忍的手段收复失地,就是想早点回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他快速地将我扒光,压在了钢丝床上,那是他第一次幼稚得像个孩子,表情呆呆的,眼神纯纯的:“小柔,我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他疯狂都从后面挺近我的身体,双手蹂躏着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纵使我浑身发软,就地球绕,他也不肯抽离。

    完事后,他变成了八爪鱼挂在我身上,感受着我身体的余温和轻颤。

    “少安,你干嘛啊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他将头窝在我的颈窝:“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伸出粉嫩的舌头,如吐信子的巨蟒:“如果真有下一世,我想化身为蛇,就这样缠着你,生生世世……”

    现如今,他做到了,如蟒蛇般狠狠地缠着我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我静静地推开他,这一次,我的冷静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:“白少安,我已经是残花败柳,是你口中水性杨花的浪荡女人,我已经脏了,你缠着我,还问我此等问题,不怕折损了你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如月光冷了下来:“这些话,你当真了?”

    当真?刚才,他能如此快速流畅地说出口,恐怕不是临时起意吧!

    这番话,若不是在心中酝酿已久,怎会脱口而出?

    “小柔,我一直以为,你是最了解我的人。”他的声音随风飘荡,又随着落叶坠入泥潭。

    曾经,我也以为自己了解他,可事实证明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我所爱的白少安,在外人眼中,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不败司令,是大中华的战神,是铁血铮铮的汉子!在我眼中,是一个有点无赖,也有点无耻的痞子。

    过去,我觉得不管如何,他总归是那个真心待我、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惜我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从未了解过你,就如你从未了解过我。”我说完,伸手按住了他的胸口,那里有子弹射入的伤口,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,终于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我们都站了起来,满身泥泞,他捂着胸口,绿色的军装不断被鲜血晕染:“苏小柔,谁说我不了解你!”

    他愤怒地在我身后吼道:“我知道你恨我。”

    见我继续向前,他说:“我知道了苏家发生的一切!”

    提起苏家,我就想到我去监狱探监,却被告知我爹已经被人杀死了,尸体就丢在乱葬岗。

    我疯了似的冲去,在死人堆里不断地扒拉着,寻找我爹的身影,但至始自终,我都没有找到爹的尸首!

    当我回去时,我和白少安的爱巢早已空空荡荡,房东太太说,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江副官收走了,一个铜板都没给我留下,就连当晚的饭菜,都是房东太太施舍的。

    我走投无路,不知如何落脚,医馆那处就传来母亲病危的消息!

    不知是哪个王八蛋,竟然告诉了母亲,我爹被人杀死狱中的事,我娘胸闷气短,两眼一翻差点就咽了气,小轩哭得昏死过去,两手静静抓着娘的被褥,一大一小被人裹着,丢到了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我那时哭着求院长,让医院收留我娘,我们缓几日就有钱了,却还是被人无情地关在了铁门外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,求助无门,在城外找到了一个落脚点,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城隍庙,娘发着高热昏迷不醒,小轩心脏绞痛卧病在床,我跪在医馆门口,求大夫再赊我点药,大夫摇摇头说,他已经赊了我许多药了,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理。

    我抱着大夫的腿,求他帮帮我。

    他回头,对我发出一道可怕的笑容:“若你能……”他耳语几句:“我便给你几服药。”

    我没得选择:“好,我愿意!”

    当我跌跌撞撞地抱着药回到城隍庙时,看到的,是母亲早已冰冷僵硬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,白少安可曾知道?

    他永远也不知道,苏家还有我,真正经历了什么!

    我脚尖点地,原地旋转,回头的一刹那,早已糊了眼睛:“白少安,请你放过我好吗?不要再提过往,更不要提起苏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提,但你还爱着我,对吗?”

    我捂着头:“为什么要逼我!”

    在我的世界,不只有情情爱爱,还有数不尽的伤痛和屈辱。

    他抓住我的双手,扣住手腕:“对,我就是在逼你,我要你在爱我和恨我之间做出选择,唯有如此,你才能放过自己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咆哮化成一阵风,吹散我的眼泪,我咬着牙,忍受着胸腔传来的痛意,仿佛中枪的人不是他,而是我:“好,那你听好了,我恨你!恨你!”

    他却一把抱住了我,我拼命地拍打着他的胸前,血液渐渐浸湿我的掌心,他很疼,却隐忍着问我:“究竟要如何,要做到哪般,你才肯原谅我?”

    白少安抓住我的手,狠狠按在了他的伤口上,我感觉到冰凉的鲜血喷涌而出,如长江决堤,脑子里空白一片,忘了爱、忘了恨、忘了流泪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我看着他,那深锁的眉头下,是一双坚定的眼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是否会快乐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望着他,他抽出短刀,将刀柄塞入我的手中,握着我颤抖的手,狠狠刺入他的腹部:“这样,你是否会放下仇恨?”

    他笑了起来,嘴里满是鲜血,滴落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他不是人,不是鬼,就不会痛、不会流血,如今看来,是我错了。

    刀柄拔出,刀子已经血红一片,他缓缓举起我的手,对准了子弹射入的伤口,一寸一寸地缓慢刺入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是否会原谅我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