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.刺杀白少安
    白少安的军装上满是鲜血,他已经杀红了眼,月色下,脸上泛出了隐隐的荧光色,毫无人气的双眸,在见到我的那一刻,渐渐浮现焦急之色,仅仅一瞬,便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终于出来了。”傩戏男说。

    我惊讶,看来刚才那群人,跟他不是一伙儿的。

    白少安默默地立在墙头上:“凌风音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这俩人是认识的啊!为什么要我夹在中间,这个叫凌风音的男人,直接找他不就得了?所以,凌风音找我的目的,一定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白少安的目光默默下移,看到凌风音紧握着我的手,他眸光一敛,脸色都变了:“凌风音,你已经混到要用女人来要挟我了。”

    傩戏男轻笑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可惜,你找错人了。”白少安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我气得浑身颤抖,他什么意思?

    似感受到我的愤怒,凌风音苦涩地笑了一下:“这就是白少安,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绝情,我早已体会过,只是没想到,亲眼见到、亲耳听到,竟是这般难受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若你现在离去,我立马就杀了她。”凌风音向我眨了眨眼,我默不作声,配合着他的戏,心里也想赌一把,看看他是否会真的不顾我死活。

    白少安回过头:“她?要杀要剐随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是你的女人吧?”

    他嗤之以鼻:“我的女人?她早已背叛我嫁给他人,我不杀她便是开恩,还渴望我救她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不断紧缩,原来,白少安心里是这么看待我的。

    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”白少安说:“这等水性杨花的女人,死了倒是件幸事。”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:“白少安,你好无情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:“我本就无情。别说你已脏了,就算你没嫁人,也只是我床榻之上的玩物!”

    我已经忘了自己深处危险与阴谋的漩涡之中,他的话,形成一道道燃火的鞭子,抽打在我心头,我对他许以深情,他对我寡情薄幸。

    我笑了,疯狂地笑了起来,我笑我自己傻啊!

    手上的力道终于松了,换成了一把冰凉的手枪,身侧的人已经帮我上膛,将我软绵绵的手指放在了扳机上。

    凌风音在我耳边轻声说,带着催人心智的魅惑之力:“苏小柔,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,我听到了,听得清清楚楚,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白少安见我举起枪,原本以为他会纵身一跃,躲避子弹,没想到他反而不动了,像个靶子立在墙头,我突然生出一个念想,他好像在刻意等着我,等着我开枪。

    我双手托着枪,小小的一把枪,在我手中却有千斤沉,我不断颤抖,那只温润的手帮我稳住,他蛊惑人心的嗓音,似山涧的清泉,潺潺流入耳内:“为了他,你离家出走,与家人决裂,看吧,你爱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,就算你是燃烧的火焰,也捂不热他的心,因为……他根本没有心!”

    毫不犹豫,我扣下了扳机,炸响传来,子弹在夜空中划出流星的弧线,准确无误地打在白少安的胸口。

    白少安捂着心脏,不敢相信地看着我,嘭的一声倒在了围墙后面。

    我真的……对白少安开枪了?

    就这么巧,打在了他的胸口?

    随着他消失眼前,我的灵魂破体而出,彷若跟着他一起去了,我大喊:“白少安!”

    凌风音轻抚我起伏跌宕的背脊:“没事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了吗?不,并没有!

    我转过身,双手执枪,生涩地上膛,潇洒的转身,枪口对准了凌风音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诧异地看着我:“苏小柔,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“不杀你,我如何保命?”

    他优雅地摇摇头,露出的皮肤在月光下散发着柔柔的光芒:“我凌某言出必行,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道,谁人都靠不住,除了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枪在我手中,占了优势,我不仅要自保,有些话,还想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这一次,我的手没有任何颤抖。

    他眸光黯淡:“我是谁,你当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怎会知道!”

    他轻叹一句,生出些许哀怨来:“既然忘了,那我是谁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想说,那好,我换个问题:“你为何知道我的事?”刚才他说,我为了白少安离家出走,看来是调查过的我底细。

    他不想回答,一步步朝我走来,我后退,直到背后是冰冷的墙壁:“你别再靠近了,我真的会开枪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啊!”他的胸膛抵在枪口上,我闭着眼,别过脸去,扣下了扳机,时间过了很久,没有想象的炸响,也没有闻到血腥的味道,我睁开眼,发现眼前早已空空如也,凌风音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我打开弹匣一瞧,才发现原来他只给了我一颗子弹,怪不得他敢放心大胆地让我举枪对着他,原来早就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真是个又怪又狡猾的人!

    我愣了几秒,这才想起了什么:“白少安!”

    我绕到了围墙后面,那是一间荒芜的废弃柴房,白少安静静地躺在长满青苔的地上,一动不动,好像是死了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!他不是人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?

    我一步一步地走去,越是靠近,便越发感觉到心凉,月光下,他那俊俏刚毅的脸一半透着死人的灰白,另一半淹没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我声音发颤,无论我怎么叫唤,他都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我蹲在他身边,探了探呼吸,将头压在他的胸膛上,这里早已没了任何心跳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起来……”我拽着他,可他已经浑身软绵绵的了。

    我试过各种方法,最后,我确认,他真的死了,死得透透的了。

    眼泪终于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:“白少安,你这个混蛋,你醒来啊!”

    惊慌的谩骂,痛苦的哀嚎,到最后,我哭得几乎虚脱:“白少安,其实,我也没那么恨你,我恨的是我自己,就算你如此对我,我还是爱着你,我恨我下贱,恨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胳膊压在了我的身上,轻易就将我揽入怀中:“你终于肯说实话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