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.傩戏鬼脸男
    他将我按在墙上,我剧烈的心跳砰砰作响,仿佛随时跳出胸腔。

    彼此的身体紧贴着,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体温和心跳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我已接受了他非人非鬼的身份,他不愿告诉我缘由,我也不会多问,或许是害怕吧!害怕我无法接受真相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,悉悉索索地跟了上来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这些人鬼鬼祟祟,一定不是白少安的人,没想到啊,才刚刚离开大华酒店,就有人想要我们的命了,这人是谁?用脚趾头我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白少安将我安置在小巷内:“别乱跑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,不自觉的,抓住了他的衣袖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扬起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坏笑,只手撑在墙上,朝我逼近:“你关心我?”

    关心?我瞪着大眼睛,是啊,我还是忍不住关心他,真是该死!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是战无不胜的大司令,对付一些小毛贼不在话下,可还是会……

    “谁关心你,我怕你死了,我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他捧着我的脸,惩罚地轻咬我的下唇:“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继而得意地笑了起来,一副看穿我的眼神,笑意掩饰不住挂在脸上,我见他要走,气愤道:“你必须给我活着回来,今晚的事我得好好跟你算个总账。”

    居然利用我对付叶荣生,白少安真是个混蛋!

    他轻快地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背影,浑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,从遇到他的那一刻起,我就注定一生牵挂着这个男人,就连欢笑与悲伤,都成了我活着的氧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爱,曾经令我失去自己,是痛,让我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轻抚他咬过的下唇,唇瓣上留着他口中淡淡的红酒香味,如果……如果没有发生这么多事,我想用一生深爱着这个男人,可是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,呆呆地蜷缩在无人的巷道里,抬头望着楼上渐渐熄掉的灯火,大地陷入宁静,也不知白少安那方如何了,直到一阵脚步声传来,是靴子的踢踏声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我激动地站了起来,下一秒,变为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这人身材虽与白少安一般高大,但却不是他,我目光下移,见到了一双马靴,是响马贼!

    我转身向着小巷深处跑去,他紧随其后,很快就追了上来,一把揪着我的领子,脖子上落下冰凉一物,是马贼的弯刀:“别动!”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举起双手,立马不敢动弹,这人是响马贼,且冲着我来的,必定不是简单的劫财劫色,想必跟白少安有关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他贴在我耳边说:“帮我诱白少安出来,老子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爽快地答应了他:“我只是一介女流,只要你不伤我,要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语气变得暗昧起来:“老子好久没碰女人了,你这小娘子长得真让人心痒痒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真是挖坑把自己埋了,欲哭无泪:“大哥,有什么事,先把白少安诱出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他身体变得燥热起来,热浪一阵一阵朝我扑来:“不急,老子现在憋得难受,先帮我泻泻火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我按在墙上,见我挣扎了一下,挥手一耳光打在我脸上,头磕到了墙壁,撞得七荤八素的,那只大手粗暴地过来掀我裙子,我一脚踹去,胡乱中好像踹到了他的命根子,痛得他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他爬起来,腿脚却有些不利索了,我趁机扶着墙,跌跌撞撞向前跑去,大声叫唤着:“白少安……白少安……”

    叫他老半天都没反应,我唯有大喊救命,可周围的人听到后,不仅没有救我,反而还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还真是世态炎凉啊!

    求救无门,我只有咬着牙靠自己了,我喘着粗气,拼命地往前跑去,不知跑了多久,前方越发的黑暗了,身后脚步声不断,催命符一般,催着我不断向前,当我闷着头转进另一条小巷时,突然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“墙壁”。

    一张鬼脸出现在眼前,红色的面庞,高耸而愤怒的眉眼,黑色的大嘴露出两道獠牙,狰狞如地府判官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我吓得尖叫起来,身后的脚步声循音而至,前后都被围堵,我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鬼脸慢慢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这时我才看清,是一个穿着黑斗篷,带着傩戏面具的男人,男人身体笔直,脚步轻盈,体态优雅,看到他,身后的响马贼赶紧下跪: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主人?我惊呆了,没想到统领响马贼的人,竟然是个身姿盈盈,器宇不凡的男人。

    看到他,再看看我衣衫不整,男人冷冷地说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人提着裤子赶紧退下,只一个单音节的字,却让人感觉到气势万千,若不是身形不符,我还以为……眼前的人是白少安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皮肤白皙,手指修长:“起来,地上凉。”

    我怯怯地拉住了他的手,当他指握住时,一股温润如玉的暖流透过掌心传来,我抬眼看着他,红面獠牙的面具下,是一双泛起水波的眼睛。

    见他比刚才那位斯文不少,且是个能拿主意的大佬,我开口求饶:“这位好汉,你放了我吧!”我的手在抖,心也在抖。

    他却紧紧握着我,在昏黄的灯光下打探着,目光滑过我的双眸、鼻尖、嘴唇,仿佛认识我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苏小柔?”

    我赶紧摇头: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那你还问我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听你亲口承认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个怪人啊!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知道我是谁,也是冲着我来的,我也不必伪装了:“没错,我就是苏小柔。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:“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似察觉到我的疑惑,他正色道:“把白少安唤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唤出来后,你就放了我?不碰我一根汗毛?”他温柔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他对我的语气,也太好了些吧!跟刚才那粗鲁混账的响马贼完全不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在夜色下,在小巷内,他牵着我的手,并肩而立,就如散步的小情侣,气氛还真是怪怪的,也不知走了多久,前方出现了激烈的打斗声,他停下脚步:“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对着小巷深处大喊:“白少安……”

    打斗声戛然而止,傩戏男抬头望着墙上,我也看去,墙头上立着一个男人——白少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