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.鬼衙卷轴
    饭局就此开始,白少安一边与众人饮酒,一边回应着大家宝船的事,场上的人各怀鬼胎,我都一一看在眼里,心里跟明镜似的,但嘴上却始终保持着矜持的微笑。

    有人问,宝船出现为何要封锁现场,白少安将目光投向我:“告诉大家,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手中的酒杯抖了抖,白少安没事吧,竟然把皮球踢给我,也不提前打声招呼,现如今好了,我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桌子底下,某人冰凉的手指勾住了我的手,将手掌摊开,于掌心处一笔一划写下了几个字,我了然于心,这个白少安,还真是会给自己开脱啊。

    我将高脚杯放下,杯壁反射着我的小脸,我说:“因为闹鬼。”

    秦爷笑得喷了酒,红酒顺着他方正的下巴滴在了桌上:“丫头,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你以为胡编乱造个理由,我们就会信了?哎哟喂……还有鬼呢,我好怕啊!”

    白少安这是如梦初醒:“忘了跟大家介绍,她是观花门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市长袁超怀疑地盯着我:“观花门?不是在一百年前就消失了吗?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袁市长果然是个读书人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”

    对方陪着笑:“多谢白司令夸奖,我啊,就是见识短。”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:“首先,我想跟大家澄清一件事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打断了我:“她不止是观花门人,还是我的侄媳。”

    我瞪着他,咬牙切齿低声道:“白少安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分明不是观花门人,却一再被人误会,这样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,正愁不知该如何撇清身份,结果,白少安却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当观花门三个字出现在圆桌会议上时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特别是叶荣生,他阴蛰的双眸盯着我,不知又生出了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话未出口,我耳边闪过白少安的声音:“乖乖听话,今晚我带你去黑市。”

    我眨眨眼,怪了,白少安明明端坐在身侧,为何我会听到他的耳语呢?见鬼了吗?

    见我疑惑,他对我投来一记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无须一道菜的功夫,眨眼之间我便想通透了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还能怎么办呢?只希望观花门的列祖列宗,以及地窖里的老婆婆不要见怪,小柔不是有意冒充观花门人,希望没让门派丢脸。

    我正襟危坐,一一听取对方的问题,开始作答:“首先,宝船是因为修堤而浮出水面,至今仍未能解释通,为何一艘巨大的船只不留在深海,却要“做客”平城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,皆对船上珠宝追问不休,我告诉大家,船上并无什么值钱的珠宝,反而有一尊藏有妖花的银棺。

    秦爷指着角落里的那口棺材:“就是那玩意?”

    除了白少安和叶荣生,所有人都坐不住了,他们纷纷起身,围住了那银棺,金融会长张定生掏出了一块磨砂布,轻轻一擦,棺材就露出了原本的银色,看到那白花花的色泽,他们眼中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。

    我站在棺边,对他们说到:“大家可知,这棺材里装着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爷挥手一笑:“自然是宝船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宝船是郑和船队遗落的那一只,怎么算都是属于大明朝的,何来主人一说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眼神,那俩小兵把棺材打开,棺盖上有白少安撬过的痕迹,看到那划痕,秦爷暴跳如雷:“白少安,你竟然捷足先登了!”

    我开始装傻充愣:“秦爷,话可不能乱说啊,这可跟我小叔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无关?你少拿我们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响当当的人物,我可不敢。”我竖起食指,于人群中晃动一圈:“是他,命人撬开了棺材!”

    “我?”叶荣生眯着眼,他定没想到我会来这一出,赶忙矢口否认:“诸位,我可没碰过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听我说,当时我看到棺中有妖,是那传说中的九尊妖莲,特地嘱咐小叔千万别开棺,谁知那叶先生进了船舱内后,不顾阻拦,竟然用刀子撬开了棺木,放出了妖物,还拿走了一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言之凿凿的样子,让叶荣生再也坐不住了:“住嘴!我什么时候开过棺,碰到里面的东西了,倒是白司令……你那日手中的卷轴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听到卷轴,这群人再度投来目光,但迫于白少安的势力,都纷纷收敛着,没敢质问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椅子上,一边品酒,一边吩咐王副官:“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大家头挨着头,一起看这只有一半的卷轴,我还记得那夜,都是叶荣生,卷轴才会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我也凑上去,看到是一幅变色的古旧地图,地图上出现的地名除了酆都,我一个都没听过,再看那卷轴的右上角写着一行大字:鬼衙图纸。

    鬼衙?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情报司部长曾宁看到鬼衙二字,吓得冒出冷汗,又惊又喜:“这鬼衙顾名思义是指鬼衙门,阳世的人欠了债,不管是生前死后,还债的金银珠宝都会存放入鬼衙的金库里,原本还以为是传说,没想到真的有鬼衙啊!”

    袁超也点头:“我曾听一老道说过,鬼衙里面有用不尽的财富和珠宝。”

    秦爷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:“那还等什么,既然有了鬼衙的地图,那就去取啊!”

    警政厅厅长冯晨看着那被割断的痕迹:“这卷轴很旧,但撕裂的痕迹却很新。”

    秦爷对着白少安,阴阳怪气道:“怕是有人不想我们找到鬼衙,故意收起了下一半。”

    我朝叶荣生发出了一道诡异的笑:“下一半卷轴,不在别处,就在叶先生手中!”

    “胡说,我哪里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位,那叶先生撬开了银棺,想对这卷轴占为己有,是小叔拼了性命才抢下了一半。”我暗笑,当时船舱里的人不多,叶荣生这方的响马贼已经死了,还有一两个手下都落在了白少安的手里,其余的人,比如我和江月白,自然是站在白少安这处,没有人愿意给叶荣生作证,如今,还不是我说什么,就是什么?

    就算大家并未全信,但只要能在这些“大人物”心头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,一切就足够叶荣生受的了。

    为了探取鬼衙金库的金银珠宝,为了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,相信定会有人为之疯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