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.秋后算账
    夜里七点,我和白少安坐在军牌轿车内,窗外的天还未全黑,却早已霓虹闪耀,灯红酒绿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一股奢靡的气息,男人不安分的手、女人旗袍包裹的柔腰,那法国香水裹挟在风里,有种迷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司令,我们去得太晚了吧。”王副官轻声提醒。

    他手指打着节拍,也不知心中哼着哪一首曲儿,眼神不看窗外的流光溢彩,却始终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穿着藕粉色的袄裙,不露胳膊不露腿,严严实实像个粽子,分明就是乡下进城的土包子。

    我别过头去,白少安却轻笑了起来,这才回答王副官的话:“就是要让他们等。”

    车缓缓停在了大华饭店门前,这是平城最豪华的酒店,位于城中心,背后依偎着南湖,前方连接着热闹的洋人街,湖光山色相映成趣,闹中取静,观皆自得,兴与人同。

    酒店是比利时人建设的,高八层,庄严肃穆宛若欧洲教堂,偏偏却取了个中式的名字,也不知是为何意。

    门童赶紧过来开门,白少安一个眼神,王副官便塞了几块大洋在门童手中,转身,白少安朝我伸手:“下车吧!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下。”我拍开他的手,当布鞋落地,周围人纷纷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,确实,从大华饭店建成开始,就没有哪个人穿着大襟袄裙踏过这门槛。

    我不顾众人目光,跟在白少安背后,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赫赫有名的白司令,不论男女老少,不论贫富贵贱,都纷纷为他行注目礼,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这是白少安应得的荣耀和尊敬,因为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疤,都是为这个国家,为百姓而留下的。

    到了电梯口,有人鞠躬替我们拉开电梯铁门,当关上闸门那刻,我还未站稳,电梯就铿铿两下抖了起来,吓得我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胳膊,白少安表面上波澜不惊,但我分明看到他嘴角一斜,偷偷笑了!

    我赶紧松手,心中窘迫得要命,都怪自己没见过世面,坐个电梯都能被吓到。

    电梯缓缓升上八楼,服务生恭敬地领着我们到了最里一间名为“魁光阁”的房门口,刚到,就听见有人砸杯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白少安算什么东西,居然让我们等了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正为难,白少安踹门而入,刚才还不安分的一群人,此刻都老实了,一个个正襟危坐,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我跟在身后,不动声色地环视了屋内,除白少安,桌上一共有六人,他们身后各自带着小弟,估摸着也有四五十号人。

    而白少安就带着我、王副官前来,相比之下,真是势单力薄啊!

    “白司令终于来了。”叶荣生天生一副伪善的嘴脸,豆子大的眼睛泛着虚伪的光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和白少安是拜把子兄弟呢!

    白少安脚踩着杯子的碎片,咔嚓一声,碎片化为灰烬,他昂首阔步进去,颇有王者之姿:“小柔,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他,寸步不离,我们坐下后,刚才发脾气摔杯子的老头,梳着大背头,头发都快掉光了,这个人我曾在报纸上见过,是掌管十八个码头的秦爷,秦子臻。

    秦子臻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,看到我来,他炸毛了:“白司令什么意思?咱爷们儿的圆桌会议,何时许妇人上桌了?不合规矩”

    白少安默不作声地掏出一把枪放在桌上:“规矩?我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剩下的话还未说出口,就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家迫于他的淫威,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,圆桌会议就在这火药味十足的气息中开始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一向我介绍,场上坐着的,全都是平城响当当的大人物,从左边数起,有平城市长袁超;警政厅厅长冯晨;十八码头帮主秦子臻;金荣帮大佬叶荣生;平城金融会长张定生以及情报司部长曾宁。

    “今天召集大家过来,是想谈谈宝船一事。”白少安有意无意地瞥向叶荣生:“你们不是很想知道,船里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大家的眼睛都亮得像豺狼,唯有叶荣生,一副云淡风轻,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王副官,带上来吧!”

    王副官走到门外,很快就领着人带了银棺和几具尸首上来。

    最近天气热,尸体已经有**的迹象,臭气熏天,那味儿,比死了一百只耗子还要难闻,恨不得立刻出去洗洗鼻子。

    “快,快开窗。”别说开窗了,拆墙都没用。

    我用手绢捂着鼻子,盯着地上的尸体,他们都穿着马靴,那晚我见过的莽汉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市长袁超是个瘦巴巴的小个子,吓得一阵反胃打嗝:“白司令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少安只手撑着桌边,身体向前倾倒:“这就要问问叶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啥也不说,命手下端上了一壶烧刀子酒,这酒是江城特产,度数级高,且辣喉咙、烧心窝子,非勇士不敢狂饮,而他,则是仰头,咕噜咕噜就吞下一瓶,跟喝水似的。

    喝完后,这才微醺着开口说道:“白司令,实在是对不住,是叶某管教不严,让这响马贼混入了金荣帮,还差点害死了你,请你大人有大量,放了我的手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盯着白少安,他什么时候扣下了叶荣生的人?

    白少安给警政厅厅长冯晨一记目光,那人便满头大汗哆嗦起来:“为……为了叶先生的安全着想,那些人还得再细细严查一遍,响马贼诡计多端,巧言善辩,恐怕有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狠狠地盯着白少安,开口道:“如此,叶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听着他们的对话,我一头雾水,很快便明白了,原来,一切都是阴谋诡计!

    前天,我们落入宝船后,叶荣生便带着人伺机而动,打晕了守卫,企图给白少安来个瓮中捉鳖,同时洗劫船中宝物。

    谁知进去后发现白少安并未如我所言,被机关卡住动弹不得,既然白少安和叶荣生打了照面,那便不能再留下活口了。

    叶荣生的马贼手下,当即砍断了船的骨架,令宝船坍塌,他们以为可借此破船砸死白少安,没想到白少安竟毫发无损。为求自保,叶荣生谎称是响马贼混入了金荣帮,他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好一个毫不知情,于是白少安将计就计,命冯晨厅长带人去围剿了金荣帮,过程很血腥,很暴力,活下来的人都进了警察厅里,接受严格审问。

    而在这次的搜人过程中,冯晨也顺了不少叶荣生的宝贝,叶荣生苦不堪言,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。

    我看着对面的叶荣生,明明气得要死,却仍旧低头浅笑,我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