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.小柔受辱
    听到他的叫声,我火烧眉毛,完了,这次是逃不掉了!

    我捂着衣裳站在角落里,门外跨入两道身影,一个高大威猛,面色如冰;另一个矮小佝偻,面色发青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还跟着一个面过半百的老妈子,穿着一身褐色的布衣,眉眼飞翘,满脸的精明能干。

    见到我,白少安面无波澜,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“爹,你看啊,这个贱人身上竟有然吻痕!”白远卿一把扯着我衣服,露出锁骨,公公看到之后,眼睛都直了,却碍于外人在场,收敛了神色。

    白少安皱着眉头,微微挑眉,问道:“你让我们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吻痕啊!”他指着我的脖子和锁骨,那上面确实有痕迹,为何白少安要明知故问呢?

    老妈子走上前来,瞅了两眼:“少爷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瞎啊,这……还有这儿……全他妈是吻痕,看不到吗?”他恨不得把我浑身衣裳扒光,长着梅花疮的手在我身前指指点点,白少安的眸光越发的寒了。

    公公压制住呼吸,朝我再度看来:“远卿,你瞎胡闹什么,小柔身上分明什么都没有啊!”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?这……

    白少安眼神示意我看向镜子,我看去,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肌肤雪白无瑕,没有任何斑纹。

    为何会这样?

    白远卿急了,上来扒我衣服,白少安怒吼一声:“够了!”桌上茶杯都震了震。

    白远卿果然停手:“小叔,你们再仔细看看,这贱妇身上痕迹斑斑,定是偷人了。”

    公公脸上有点挂不住了:“远卿,别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然后公公说,他们几个大男人先出去,让老妈子给我检查一下不就知晓了吗?老妈子应后,我紧张到呼吸都颤抖,我这身子,在白少安身下承欢多年,定是伪装不了的。

    我看向白少安,他朝我点了点头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我也就没什么怕的了:“公公,夫君,小柔今日若是被人验身,今后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?”

    白远卿冷哼一声:“别转移话题,你一定是做贼心虚,怕被人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好,今日若查不出什么,夫君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不信查不出来!”

    白少安沉沉地说了一句:“远卿,小柔说得没错,验身之事关乎女子名节,今日的事若传出去,小柔将颜面扫地,你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有了白少安的提醒,白远卿不得不正视这一问题:“那好,我今日就当着两位长辈的面起个誓,假若今日没查出苏小柔失节,我白远卿当面对她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女子名节,事关生死,你一句道歉,便可了了?”白少安晲了一眼,白远卿便涨红了脸:“那……那小叔说如何吧!”

    “丢人之事,自然要同等偿还。若今日没查出小柔失节,我也不罚你跪祠堂了,你就学狗叫,绕平城跑一圈即可。”

    学狗叫绕城一圈?亏他想得出来!

    那白远卿也不知是胸有成竹,还是失心疯了,竟一口答应了: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!但是,如果苏小柔不是处子之身,我便要亲自剥了她的皮做成皮影,让她坐老虎凳绕城一圈,叫全城人都来看看,这个贱妇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公公气得跳脚:“孽障,若真是失节,你还嫌不够丢人吗?还要绕城一圈,生怕别人不知白家的丑事,不知你被人戴了绿帽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能让她好过!”白远卿看我的眼神,恨不得将我化成血水融了,消失在世上,我暗想,与他有这么大的深仇吗?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张妈妈赶紧给她瞧瞧,瞧仔细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张妈妈点头哈腰地应着。

    等人一走,张妈妈便对我说:“少奶奶,请脱了衣服躺下吧!”

    我怀着深深的恐惧,以及莫大的耻辱感,躺在了床上,被人分开了双腿,像笼里的怪物般,被人看着下身。

    我发誓,若逃过此劫,我必定让白远卿生不如死!

    片刻,老妈子出去了,苏桃一边哭着,一边给我穿衣服:“少奶奶,少爷他太过分了,他这么做,分明就是告诉别人,你已经失节了,所以才要被人验身,这不是要你的命吗?”

    我默默地扣上纽扣,镜中的自己脸色煞白,想到刚才那一幕,我一阵反胃,险些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脸皮没那么薄,想要我的命,他还不够格!”

    出去后,厅内的三个人神情各异,白少安坐在主位,若有所思地喝着茶,睫毛上缠满水雾。

    公公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小柔啊,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是清白之身,都是远卿这孽障冤枉了你,既然是个误会,澄清就好了,大家都是一家人,夫妻俩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呢?那赌注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启红唇,娇艳一笑:“爹倒是提醒我了,夫君,学狗绕城的诺言,何时兑现?”

    “小柔!”公公喝了我一声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我转身坐在了沙发上:“假若今日,我对你们说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们会听吗?会放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小柔啊,不然这样,换一个惩罚吧,你想啊,远卿是你夫君,是白公馆的大少爷,这……这要是学狗叫,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?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对吧,小叔?”我媚眼如丝,白少安手中的茶杯停滞了一下,淡淡的发出一个字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六弟,你也跟着胡闹!”公公赶紧朝白远卿走去,白远卿呆呆地看着地上,完全没注意到公公的眼色,自顾自地说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孽障!”公公给了他一耳光:“上次才打了小柔,你竟不知悔改,拿小柔的清白来说事,看老子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爹!分明是这女人用了妖法,对,是妖法!你忘了吗?她是观花门的人,一定是她用了邪术,不然,为什么你们看不见,只有我能看见?”

    他一边躲着公公的拳头,一边叫嚣着,大厅乱成一团,良久,白少安怦的一声砸掉茶杯,世界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王副官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把少爷带到街上,自己想法子让他学狗叫,绕城一圈。”他的话军令一般,王副官岂敢不从?掏出枪便上了膛:“白少爷,得罪了!”

    白远卿躲在公公身后: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可是白家单传,你动我试试?”

    白少安抬起眼皮,杀气外漏:“开枪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