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.九尊妖莲现世
    我平生最恨被枪指着头,究竟是谁,竟会在船外守株待兔?

    是白少安的部下吗?

    不,他们没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漂亮的小娘子啊!”来人一身烟酒味,语气低俗至极,带着一股子匪气。

    我抬眼,在探照灯下适应了强光,终于见到面前的男子,身高八尺,穿着天马靴,当看到这双靴子,我心中便知晓了,这人是响马贼!

    响马贼从东北逃难而来,早年间盘踞在江城附近的山头上自立为王,四处抢人入寨,说什么:“当胡子,不发愁,进了租界住高楼;吃洋菜,逛花柳,金银钱财似水流。枪杆别在腰背后,堪比神仙更自由。”

    从前响马贼时常来江城洗劫一空,百姓深受其害,自从白少安驻扎之后,响马贼几乎被剿灭干净,我还以为他们都跑到外省了,没想到竟敢进入城内,还来到了白少安的眼皮子下。

    身后似有人发号施令,八尺大汉将我押到了岸边,一块大青石上坐着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,长相甚至还有些俊美。

    “老李,放开她。”他人虽看着和善,声音却透出一股子寒。

    这位叫老李的马贼松了手:“我还以为出来的会是白少安呢!”

    听这语气,来者不善啊!

    “回去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老李回到了大洞处,耐着性子等待下一个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是早就知晓船里的动静,想鹬蚌相争,他们好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他身边的人跳了出来,这人西装革履,上衣口袋处有金黄银杏叶的图样,是平城黑帮金荣帮的人:“大哥问你话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解,几乎绝迹的响马贼,怎会跟城内金荣帮混在一起?

    虽然疑惑,但我还是稳住了心神:“原来是金荣帮的大佬叶荣生先生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白面红唇,类似戏曲里的小生扮相,怎么看,都很难跟黑帮老大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关于他,我曾听白少安提起过,这个叶荣生是个难缠的狠角色,他根基稳健,受百姓爱戴,且攻于心计,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已看清了周围的形式,白少安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,现如今下方留守的几位小兵已被放倒,岸上全是叶荣生的人,大概有五十人左右,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这人早不来晚不来,白少安刚出事便到,想必已是候了许久,趁他们还未撕破脸,我不如将计就计,以退为进将他们骗进去:“叶先生,我是白司令的侄媳。”

    我挤出了几滴眼泪:“见到你真是太好了,我家小叔被机关卡在了里面,动弹不得,还请叶先生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叶荣生平时很会拉拢人心,时常帮助穷人,被称为活菩萨。

    果然,当听到我向他求助,听到白少安中了机关后,他的脸上终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:“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”我开始做戏,俨然是个受惊的小妇人:“里面好可怕,我听小叔说,这是一个沉船葬,船里有好多的死人,也有好多的金银珠宝,我不敢碰,碰了就会像小叔那样,被机关咬住,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那西装男子听到金银珠宝时,顿时面露喜色:“大哥,我就说吧,这宝船中必定有东西,不能让那白少安独吞了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眯着眼睛,在思量我说的是真是假,我心系着白少安,虽然恨他,但却不曾想过要他的命,现如今他被银棺的头发缠住,还不知是死是活,我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眼下,援兵是找不到了,唯有用金银财宝骗他们进船,里面一乱,白少安自有生机。

    思索一番后,叶荣生这只老狐狸挥了挥手,让手下用斧头砍了半截船身,当探照灯射入船内,刚才还空荡荡的船舱底部,果真露出一些瓷器,其中一个印着大明内府烧造的字样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为财而来,见到果真有东西,一个个都蠢蠢欲动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当他们正准备挥动斧头继续时,船身发出一阵咔嚓声,我赶紧说道:“这艘船在水底泡了几百年,拉出来后又暴晒了一日,早已脆弱不堪,刚才甲板断了,我们摔下去,压坏了好多财宝,真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闻此,叶荣生举起手:“你们几个,还有……你,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?”我赶忙摆手:“叶先生,我刚刚才出来,可不想再回那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可是,他们哪里会放过我,再一次用枪抵住了我的背,一行十几个人进了船舱内,刚进去,便感觉到黑暗中有一张绿莹莹的脸闪过,紧接着,身边的那些马贼和黑帮小弟们连惨叫都无法发出,就一个个倒下了。

    手电光再度亮起,白少安站在我面前,身上的衣服早已破败不堪,见到我,他眼中闪过一丝欣喜:“你果然舍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少自作多情,我带的可不是救兵。”我这才看清了身侧,倒下的人被头发缠成了人蛹,白少安波澜不惊,早就在黑暗中看清了他们,这是故意引头发转移目标。

    趁着银棺内的妖物无法顾及他,白少安飞起一脚,将棺盖踢开,里面有一团肉呼呼的血肉,上面冒出一团会动的头发,不知是何物。

    他握着匕首,挑开了那团烂肉,竟如胎膜般包裹着一朵妖紫色的莲花,看到此莲,鼻烟壶再度发出滚烫,一阵烟雾出现眼前:九尊妖莲现世,鬼邪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江中有妖物,难道说的就是九尊妖莲?

    只见那九尊妖莲的莲心处放着一卷卷轴,白少安刚抽出,便被人丢来一把刀子,将卷轴一分为二,另一半钉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叶荣生不知何时摸了进来:“白司令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怎会出现在此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周围出现了一阵步伐整齐的脚步声,听着至少有一个连的人,将整艘船包围了起来,听到脚步声,叶荣生脸色忽变,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笑道:“没想到白司令的援兵如此神速,叶某听闻司令犯险,本想营救,此刻看来,倒是没这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白少安刚想发难,叶荣生便使了个眼色,那些马仔和马贼十分狡猾,纷纷退到门口,手中大斧头同时扬起,砍向船身。

    头顶传出咔嚓声,叶荣生一个打滚便翻了出去,船身就在一瞬间坍塌,我看到那梁柱朝我砸来,还未知晓发生了何事,就落入了一道紧密如铁的胸膛中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