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.遗落的宝船
    死尸们悄无声息地动了,就如甲板上圆鼓鼓的眼珠子,在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无声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刚说出口,一只鬼手就搭在了白少安的肩上,那长着蝴蝶翅膀的奇怪尸体,将头低了下来,凑到他身上闻了一下,吸了一口似花又似药的浅香,便吓得后退三步。

    怪物就站在破洞的边上,阳光成柱,照在身侧,它害怕阳光,不敢靠近,但那微弱的光盲却照亮了它的脸,面容焦黑,眼眶深陷,完全是个异类。

    白少安搂住我,身体僵硬似铁,一阵阴寒之气喷洒头顶,我抬眼,见到了两根小指长的獠牙,那刚刚苏醒的鬼魅邪祟,无一不躲避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是僵尸?

    传说,僵尸是受日月精华影响而变成的妖怪。人之魂善而魄恶,当魄主宰人身,当魂离开人体,便会沦为恶鬼僵尸。

    可是,能晒太阳,能吃饭,会受伤的僵尸,我还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白少安不急不缓,将我放在身侧,脸上发出绿莹莹的闪光,他没时间与我解释,大手一挥朝我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脑海中浮现出了《子不语》中的僵尸,这些僵尸都是在养尸地尸变而成,与人无异,能思人所想,不仅杀人、吸血,还可以幽会、谋生、啃食神像……总之,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一声骨头的脆响落在耳畔,他越过我的发梢,徒手捏碎了只长着白毛的手掌,接下来一片混乱,耳边满是杀伐之声……

    待我再次感受到阳光,是头顶的甲板被击出了一个大洞,白少安阔步朝我走来,身上满是黑水和污渍,透着一股陈年老尸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我吓得浑身发抖:“你究竟……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的獠牙和脸上的绿光消失不见,又恢复了常态,只是脸色越发苍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在意我是谁。”他向我伸出手:“总之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他将我护在身后,发了狂地把怪物逐一撕碎,此刻的他,力大无穷,有气吞山河之势,虽然已恢复原样,但那对明晃晃的獠牙,总是在我眼前闪现,比老虎的獠牙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船上这么大动静,自然惊动了船下的人,王副官赶紧搭上长梯爬了上来,甲板上发出沙沙的脚步声,很快,凌乱的枪声响起,看来,上面的死尸也开始苏醒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阵烟雾迷了我的眼,雾气从袖口里传出,也不知是个什么形状,待雾气散去,我面前出现了一扇上了锁的大门,门上刻着字,可惜太黑,我压根就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。”我唤他名字,那只微微起茧的手,握住了我的手掌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里有扇门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眼睛,在黑暗中发出白光,快速一扫,感慨一声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让我站在此处哪都别去,转身将角落里的怪物全都撕碎后,他一脚踹到了江月白的身上:“起来,别装死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噌的睁开双眼,扶了扶眼镜,发出一丝尴尬的笑意:“我就知道,这些小角色奈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还真被你说中了,这些全都是小角色,只是吓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门前,指着上面刻下的文字:“关键在于此处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从怀里拿出火折子,刚冒出火星,白少安就掏出手枪上膛:“灭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我差点忘了,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火折子灭掉后,白少安丢给江月白一支小型军用手电筒,光照在门上,我们屏住呼吸,一个字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原来,这艘战船,真的是郑和下西洋的船队,之前几次出海,这艘船皆无异样,问题就出在最后一次出海。

    宣德五年闰十二月初六(1430年1月),郑和率领二万七千余官兵,驾驶宝船61艘,从龙江关启航,在抵达昆仑洋、占城印度西海岸等地后,却只有60艘宝船经过澳门进太仓,返回了南京城。

    而这只,便是遗漏的那一艘宝船!

    相传,这艘船上,载满了宝物和一些新奇物种,但也有人说,这艘船上运载着一个可怕的邪物,还未进入大明国土,便被妈祖娘娘拦在了海线外。

    这艘船里载着的,究竟是金银财宝还是邪物?门上的刻字没有答案,这扇上了锁的门陈旧、腐朽,却充满了吸引力,似朝着我们招手,唤着:“来啊……进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枪口缓缓下移,没有任何疑惑,便一枪崩了这锈迹斑斑的铁索。

    门,被他一脚踹开了。底下是一条又黑又长的木头甬道,也不知能不能站人,白少安回头:“在此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,这道门是我发现的,是去是留,应该由我决定。”我心里害怕得要命,却不知何处来的勇气,就算下面是地狱,我也想跟他一起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怕,但门上说了,下面很有可能有金银珠宝。”这个借口,自然而然就说了出来,连我都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果然嗜钱如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,明明十分担心,却总要说些嘴硬的话,终究是心结过不去,自己跟自己赌气罢了。

    他拿我没办法,唯有霸道地拽住我的手,紧密相连。

    江月白见我们正往深处走去,急了: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自己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见色忘友!你、你……你这个禽兽,看到她长得漂亮,眼睛都直了,连侄媳妇都不放过……”话音未落,三声枪响震耳欲聋,江月白落了几节头发,他赶紧闭嘴,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们踩着软绵绵的木楼一路向下,这里应该就是船舱的最深处了,周围空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光亮,金丝楠木的香味散发在空中,我晃了晃脑袋,怎么有点晕了?

    白少安紧拽我的手,一边走,一边问:“你想要多少金银财宝?”

    “越多越好,上不封顶。”

    “要来作何?”

    “作威作福。”我几乎贴着他的背在移动,这里一片漆黑,无边的黑暗比地狱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他会笑话、挖苦我,谁知他话锋一转:“苏小柔,我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没来由的一句话,让我的头更昏了,他说:“你为了钱,宁可出卖自己,可闯龙潭虎穴,有这般勇气,为何不试试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想跟我交易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。”我能感觉到他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我头越发地沉重了,唯有跟他不断说话,才能撑着眼皮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财富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陪我一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闻言,我停住脚步,指着最深处的一艘发光小船,颤抖地说道:“等我们能活着出去,再谈吧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