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.小叔腹黑
    白远卿这个大少爷,从小含金汤匙长大的,吃喝玩乐享受惯了,所有人都顺着他的毛儿捋,导致他什么都长了,就是没长脑子。

    刚刚才吃了我的亏,竟不知防备,还声势浩大地冲进白少安的恬园,口口声声要杀了我,殊不知,这里全是白少安的眼线,他的一举一动早已在监视之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才分开多久,你就迫不及待地想见我了?”我手中握着刀,在削苹果,苹果皮长长地垂在桌边,看到我握刀,白远卿停下脚步,与我隔着一张桌子。

    “呸,见你?看到你就倒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倒胃口,你不也在看着吗?”我削好苹果,用刀插上,送到他面前,他忌惮地看着刀尖,迟迟不肯接过。

    我收回,自己咬了一口:“你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他回过神:“你还有脸问我。”手掌丢了两块大洋在桌上:“一个月,你就给我俩大洋?打发叫花子呢!”

    “夫君,你都把我打成这样了,不得付点医药费吗?”我不急不缓:“再说了,两块大洋怎么了?对于平城的普通人家,两块大洋够一家老小一个月吃喝拉撒下顿馆子了,如果夫君嫌少,那便回家来吃住吧,白家吃穿用度什么都有。”

    他气得发抖:“原来,你是打着这个主意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厌恶我,便添油加醋一把:“是啊,丈夫不回家,我也只能这样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原来花了那么多心思,就是想要我回来。”他得意起来,似觉得我是个因爱而狂的可怜女子:“苏小柔,想要男人回家有很多法子,只可惜……你用了最蠢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蠢了?”我故作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只会让我更讨厌你。”他伸手捏着我的下巴:“你真让我恶心。”

    我拍开他的手:“既然我恶心到你了,那你可以走啊,最好离开白府,眼不见为净,可惜啊,你只有两块大洋,都不够去弄堂里租个小阁楼。”

    男人最见不得别人看低,更何况还是被自己厌恶的蝼蚁挑衅,他受了刺激:“老子还偏就出去了,让你守一辈子活寡,你等着瞧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……”

    白远卿走远后,我收起笑意,捡起桌上的两块大洋,递给苏桃:“找个靠得住的府外人,替我盯着白远卿,去了哪儿,见过谁,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每日都向我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苏桃虽然不解,但还是赶紧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不出几日,白远卿必定山穷水尽,寻求红玫瑰的收留,红玫瑰对他“情深义重”,多少也是为了钱财和白家的权势,一旦他无权无势,她自然会找出理由搪塞他,走投无路后,他自然会坐不住。

    白老太爷的陪葬品,很快就会现世了……

    我手中握着苹果,只啃了一口,正在发呆,屋外的阳光便被一道高大的身影给遮住了。

    来人走路带风,进来后,脱下手套,霸道地夺过了苹果。

    “你!”就算逆光,我也认出了来人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,轻轻抬起我的下巴,目光由额头滑向脸颊,再到脖颈,他的愤怒透过指尖传到我处,什么也没问,转头便对身后之人喊道:“王副官。”

    “到!”

    “建江船舶厂、五光酿酒厂、086棉纺厂被人举报偷税漏税,严查!”他的话很冷,听不出太多的情绪,没来由的冒出一句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王副官为难地望着他:“司令,这可都是白少爷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侧头一记眼神杀,王副官赶紧敬礼:“是,立刻严查!”

    他这才坐下,将我的苹果捏在手中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噗嗤一下笑了,这个人,还真是腹黑啊,狠起来连自家侄儿的产业都要严查,不过这样也好,严查期间,白远卿的工厂会暂停开工,于我的计划有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得出来?”嗔怪的语气,充满了温柔。

    “想笑就笑,你管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再度抬起,摩挲着我额头的纱布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我别过头去:“谢谢小叔,对了,今早那八口箱子,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一副无所谓的模样:“别人送的,无需谢我。”

    我俩都若有所思,我想事情时,就会点点手指,他思索时,会不自觉地转动茶杯。

    “有小轩的消息吗?”距离小轩失踪,已经过去好几日了,虽然鼻烟壶让我看到了小轩无恙,可我仍旧担心得紧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说这事。你提到的马车,沿途的人都看到过,确实去了马坡岭,消失在了此处。”

    线索看似断了,我失望至极,白少安却给了我一线希望:“我查过小轩的病,天生心脏缺陷,三岁时第一次发病,六岁开始心衰,后来用了西药硝苯地平片,也就是俗称的心痛定片,配合中药丹参护心,病情才得以缓解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前些年,我没少给娘偷偷寄钱回去,就是为了买这难得的西药。

    “或许,可以从药查起。”他告诉我:“心痛定片是处方药,对方既然拐走小轩,定不会让他露面,唯一的渠道便是在黑市买药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得没错,西药是一条重要线索。

    小轩吃心痛定片多年,早已依赖此药,不是说换就换的,虽然我不知对方劫走小轩究竟为何,但,不达目的之前,他们定不会让小轩死去,如果想要小轩活着,心痛定片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“黑市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在盯着,一有消息会即刻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白少安身上了,希望过不了多久,便会有消息传来……

    白少安还有事要忙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苏桃捧着一盒膏药进来了,眉眼弯弯:“少奶奶,这是司令派人送来的,说是消肿祛疤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苏桃洗手,帮我揉脸,嘴里碎碎念:“整个白府,也就司令关心你,老爷和少爷对你如何……大家都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道:“你觉得小叔关心我?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看到了啊,司令让你搬来恬园,说是治伤,但平时他根本没着家,何来治伤一说?无非是担心你受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她接着念叨:“今早送那么多东西,又送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轻点,疼!”我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苏桃不是故意弄疼少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不能再让她继续说下去了,我转移话题道:“我让你找人跟着白远卿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稳妥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表哥李灿,他跑黄包车的,信得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我面前升腾起一阵青烟,对面的墙上,出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