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.消失百年的观花门人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到苏桃说白远卿出事了,我心里竟有些暗暗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欺负我多次,拿我当替罪羊,又把我关进地窖,借助鬼魂杀人于无形,心肠比蛇蝎还要歹毒。这一次合该他倒霉,掉到水里,被水鬼抓住不放,我不得不叹一句,老天还真是开眼啊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少奶奶?”苏桃见我发呆,唤了两声,我温柔地一笑:“没什么,走吧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们来到了白公馆的洋楼里,欧式装潢的客厅里扑面而来一股腥臭的水气和尸臭,下人们拿着艾草和醋点燃了在熏,白远卿躺在沙发上,两眼紧闭着,四肢痉挛,露出的脚踝上有一个发青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见到我,公公立马迎了上来:“小柔啊,你快来看看,远卿怕是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我福了福身子,心中暗想,中邪了应该找巫师和道士,我能瞧出什么?

    “我听王副官说,夫君这是遇到水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这个……我叫人去请了紫云观的王道士,待会你拨点大洋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合着叫我来,是为了找我要钱的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王道士就来了,进屋之后第一眼瞧的不是白远卿,而是我!

    “王道人,您终于来了,快,帮我儿子瞧瞧吧!”

    王道士瘦巴巴的,留着山羊胡子,明明也才三十几岁,却打扮得像个暮年老者,身上披着土黄的道袍,手里反握着一把桃木剑,身后还跟着俩哪吒头的小道童。

    “白老爷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公公介绍说:“这是新进门的儿媳妇小柔!”

    王道士目光下移,落在我手中的古书上,怔了怔,我将书藏了起来说:“王道士,我夫君情况紧急,劳烦看看吧!”

    谁知,他却摆手拒绝了,有些责备的望着公公:“白老爷,您家中有高人在此,为何还要叫我来呢?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我今日若是插手,就是坏了法门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?王道人何出此言呐?”公公问。

    王道士向我行礼道:“失传了百年的观花门人在此,贫道就无需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观花门人?我紧张地拽紧了古书。

    公公好奇地打量我:“王道人,什么叫观花门?”

    他抚摸着山羊胡子说:“观花门,是佛道儒三教外的另一教派,此教只传女子,十分神秘,仅凭观花断烟便可驱邪避凶,早年间十分厉害,一百多年前得罪了清廷,遭受了灭顶之灾,至此世间再无观花一门。没想到今日却得以重现,真是意想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公公对我越发的刮目相看了:“怪不得六弟说你会斗恶鬼,原来你竟然是观花门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书不是我的,我只是替人保管。”

    王道士却摇头,明显说什么都不信,摆摆手带着俩小道童匆匆离去了,公公连忙留下他,献上几块大洋做辛苦费,王道士没有接下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望着古书和鼻烟壶,看来那老婆婆是观花门的人,当初在清廷的围剿中,她应该逃了出来,鼻烟壶和古书才可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想起她对我的嘱托,之后会有人来寻我,那人定是观花门的后人吧。

    送完了道士,公公折返回来:“小柔啊,你既会这等法术,你……你救救远卿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……”手指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,指尖出现了一道口子,我的血沾染上了书页,刚低头就看到封面下有字迹显现出来,是一行行娟秀的小楷。

    水鬼,乃水中意外死亡或自杀之亡魂,因怨气深重无法投胎转世,乃至需寻找替身……

    我盯着书页在看,血色的文字在流动,必须快速记在脑中,看完之后,我大致明白了,一只水鬼跟着白远卿回来了,必须驱逐才能保命。

    可我却一点也不想帮他,但看着公公殷切的眼神,想到我还要寄人篱下,请白少安帮我找弟弟,便忍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行,我试试吧!”听到我试试,公公松了口气,我在屋中转了起来,不多时就看到留声机旁莫名地多了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一些小水珠,雨滴般从头上落下来,飘在脸上,我抬头,楼上并未漏水,周围也没有任何水迹,这是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我很快就想明白了,客厅人气太旺,水鬼唯有藏在角落才可栖身。

    我依着古书上的文字,命人搬来了一盆水养荷花,原本盛放的花朵,在接近角落时,全都收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出现在荷花的背后,也不知道怎的,衣袖里冒出一阵青烟来,是鼻烟壶!

    这道烟雾萦绕在花苞与荷叶上,水鬼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把花抬出去吧!”

    待花盆离开大厅后,白远卿手脚不再抽搐,也不再说胡话,安安静静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公公问:“这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!”我跟着下人出去,在院外对着荷花说:“你是谁,为什么会出现在江里。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她定于尸堤有关。

    荷花眨眼之间就开放了,花心处浮现出一张鬼脸,是个女人,她见到我后,呆呆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这里好黑,好多死人……村长要我们镇河,因为江里有怪、有怪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便与花融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苏桃在旁边紧张地看着我:“少奶奶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见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她左看右看:“就是一朵花啊!”

    她探寻地瞅着古书:“还有,刚才你盯着书念叨什么呢,上面什么都没有啊!”

    怎会没有?明明那么多血字,这丫头,莫不是眼睛不太好?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她,让人将荷花搬出院外,随便找个池塘给种下,脑子里一直萦绕着女鬼的话,江里有怪,究竟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正思索着,白少安回来了,他的靴子沾染了泥泞,脸上的神情严肃到结冰,散发着生人勿扰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六弟,你这是怎么了?”公公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远卿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小柔,他呀已经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抬起眼眸,看了看我:“侄媳还有这本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是没见到,紫云观的王道士还给她行礼呢!说是什么……观花门人?”

    “侄媳,你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……”他若有所思:“如此,我还真有件事需要请教侄媳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冷笑,谁让你瞧不起我,说我只会添乱,现在好了,轮到你求我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