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.江堤闹鬼
    平城地处长江之畔,这条滚滚东流的江水是世上最古老的河流之一,孕育了上下五千年的生命,但也汹涌无比,裹挟了数不尽的死尸亡魂。

    特别是清晚期之后,天地不仁,长江年年泛滥成灾,沿江百姓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所以,白少安上任之后,便命人在江边修建、修复江堤,于上游设置了十二道堤坝拦截,方可保平城和国都百姓安稳。

    此项工程一修便是三年,如今十二道大坝几乎竣工,待修完江堤之后,防水工程便可圆满结束,谁知,在这节骨眼上,竟传出了江堤闹鬼的事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偏偏今日院子里堆满了人,大家听到闹鬼后,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我对王副官说:“进去跟司令汇报。”然后清了清嗓子:“安静!”

    原本,我准备了一套说辞,想好好展现我主母的威严,此刻却草草了事,待众人散去后,我进入大厅,王副官已经汇报完毕,正等着白少安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白少安给王副官一记眼神,他向我说道:“今早我带着白少爷去江堤巡查,在一处浅滩,我……我给他使了绊子,让他掉进了水里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只是想教训一下白远卿,没想到差点害死了他!

    那片水塘王副官熟悉得很,没有多深,淹不到成人的头顶,所以,他才敢把白远卿弄下水,吓唬吓唬这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白远卿在水里载沉载浮,每一下都淹没了头顶,不断的大喊救命,等他发现不对劲时,白远卿已经翻白眼开始抽筋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和两个士兵一起拉他,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动,又叫了五六个士兵来帮忙,所有的人一起用力,也只能保证白少爷的头露出水面,我感觉,水下有一股力量在跟我们拉扯。”

    能与好几个血气方刚的士兵进行对抗,这股力量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    王副官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了,于是他上了岸,举起了手枪,这把枪杀过人,煞气很重,他对着白远卿身后的水面瞄准、扣动扳机,接着放出了一枪。

    当枪声划破天际,子弹射入水中之后,水里的那股力量突然间消失了,士兵们连着白远卿一个跟头滚落在岸边的泥地上,白远卿已经昏迷,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,王副官赶紧跪地给他按压胸口,没几下就按出了水来。

    咳水后,白远卿醒了,只是呆呆的,明显被吓着了,王副官这才松了口气,眸光瞥见白远卿的脚上捏着一只手,那只手明显被泡了很久,皮肉都已经发涨了,好在没有被鱼虾蟹吃过,皮肤仍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一个泡得发涨的尸体,怎么会抓着白远卿的脚脖子呢?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被吓坏了,王副官硬着头皮,将水里的尸体拉了上来,发现是一个女人,被缠在了一根手腕粗的铁索上,锁链上还绑着其他的尸体,一拉起来就是一大串。

    看此情景,王副官赶紧命人封锁了现场,方圆几里之内不许外人和渔船靠近,先将尸体都拉上来再行处置。

    “直到我离开现场,铁链还没有拉完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一副可怕场景啊!我皱着眉头,白少安也头疼地捏了捏鼻梁处:“带上巫师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去。”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总觉得没见过这等稀奇事,想去看看,结果……被无情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,只会添乱!”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反驳,他就拿起配枪跟王副官出门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我都心神不宁的,面前的账本也没看进几个字,脑子里一直想着江堤边上的诡异事,苏桃见我发呆,也不知是为何,只笨拙地替我扇风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苏桃走后,我靠在躺椅上小憩一会儿,还未睡着就感觉屋子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:“苏桃?”

    这时才反应过来,苏桃早就出去了,房间里除了我根本没有别人!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到鼻烟壶正放在案桌上,它再一次长腿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阵淡淡的青烟从壶口处溜出来,墙上显像,我见到白少安、王副官站在江堤上,周围用蓝色的布匹围了起来,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发涨的尸体,也不知有多少具,看着还真是吓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幅画面,我觉得鼻烟壶必有指示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烟雾在半空中歪歪扭扭地形成了两个字:尸堤。

    尸堤是什么?我还想问,但烟雾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,这鼻烟壶应该是个神物,地窖里的老婆婆一定知道些什么,便独自一人跨出门去,找到了关押我的地窖。

    与上次不同,这一次,我不仅带上了鼻烟壶,还带了火折子。

    跳下地窖,火苗蹿起,我在一堆杂物中寻找老婆婆的影子:“老人家,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只有我的叫声在回响,老婆婆以及那跳跃的铿锵声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想到她站立的角落,“跋山涉水”地爬了过去,当来到墙角处时,发现了一本线装古书,被用来垫箱脚了,我赶紧抽出来,拍拍上面的灰,封面上是一个类似鼻烟壶妖花的图腾,褐色,应该是血迹干涸的模样。

    书页上写着几个漂亮的小楷:“观花一门。”

    观花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我也不懂,但直觉告诉我,这是老婆婆的物件。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翻开书页,发现里面是一片空白,只有一沓泛黄的纸页,上面留着斑驳的水渍。

    不管了,先带出去吧!

    这一行没让我找到老婆婆,倒是收获了一本古书,回到院子里,正巧碰到几个丫头在墙边烧元宝蜡烛,一边烧一边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丫头们吓坏了:“少奶奶,我们……我们在烧纸钱送邪祟啊!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邪祟?”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,白远卿回来了?

    她们点头,说白远卿回来了,但在水中落了魂,整个人一直昏迷不醒,一直说胡话,她们去请巫师,结果人已经被白少安带走了,无奈之下只能用点土法子,在院子外烧点纸钱,供奉香火,希望能把那水鬼给送走。

    我望着这星星点点的火光,有用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桃一路小跑来到我身边:“少奶奶,你可让我好找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急匆匆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他让你去少爷房里,少爷出事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