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.你是人是鬼?
    “第一,不能把我当粗实丫鬟使唤。”我可不会去给他做那些粗活重活,我都没给爹娘做过,凭什么给他端茶送水伺候着?

    “就算你想,我也不舍。”明眸皓齿在阳光下荡开。

    “第二,不许对我动手动脚,我不做暖床丫鬟。”白少安的不安分我是知道的,特别是嫁入白家后,我总害怕与他独处,怕他兽性大发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眉头,不想答应,我瞪了他一眼,不答应正好,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结果,他还是点了点头:“我不动你,但你可以随时碰我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真是臭不要脸!

    “第三,我需要白家主母的权力,且掌管钱库。”既然是交易,那我便得寸进尺一点,应该不过分吧!

    我静静地等待着他,他也在思量,这白家主母大权和钱库交由我管,是否万无一失,等待的时间越长,我的心就越发焦灼。

    见我实在紧张,他笑:“一切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未来得及开心,他便说:“我只有一点要求。”

    场面又冷了下来,天知道这老狐狸会提出怎样的要求,我心里不断打鼓,他这个人在战场机关算尽,我提出那么多要求,他定不会便宜了我。

    谁知,他竟然恳求一般地说:“答应我,以后不许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,涂生暗昧,我时刻提醒自己,保持清醒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撒谎了,面不改色地骗了他。

    就在他答应我约法三章时,我就已考虑好了今后的路,离开白家是势在必行,只待他找到小轩,安全交由我手上,到时与白远卿和离也好,我偷偷逃走也罢,总之天涯海角,去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,与小轩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。

    白少安信了我的话,看得出来他很开心,这一夜,他没有离开,而是留下来照顾我,就像……丈夫照顾受伤的妻子一般。

    我觉得莫名讽刺,如今献殷勤又有何用?当初若是他没有做这么绝,我们何必如此?

    我将他当做跳梁小丑,他却浑然不知,这世间,男子多虚情假意,如他这般浑然天成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小柔,喝粥。”他扶我起来,我靠在他的肩头,感受着他对我的温情,每一勺粥他都亲自尝过,不烫了才送到我嘴边。

    我感受着他由内而外散发的寒意,问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非人非鬼。”他淡淡的说,感觉到我颤了一下:“你怕了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只有你和巫师知道。”他如以往那般,将此事说得轻描淡写,之后不管我怎么问,他都不再回答任何关于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既然没法聊,那便换个话题吧!

    我问他:“白家的诡事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说到:“就算没抓到那人,我也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说故事般对我说,前几日,巫师早就算到白家老天爷的坟被人动了手脚,对方不仅请高人催醒龙脉入水,还在老太爷的坟上浇灌了人血,所以老太爷才会尸变。

    起棺当晚,他们需要找一个人在祠堂用人气引老太爷起尸,谁知我竟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我一肚子苦水,哪里是我自告奋勇?我那天着实是被白远卿坑了一把。

    而后,家中古井出现浮尸,也是那高人动的手脚,至于我为何身在林中,他也很疑惑。

    我告诉了他,小轩被人接走的事:“我是循着马车的车辙到的此处。”

    可惜那会儿没人愿意听我解释,二话不说就定了罪。

    “马车?”他皱了皱眉头:“我的士兵在马坡岭古井附近搜到了一辆纸扎的马车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纸扎?

    “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密林深处。”

    我不寒而栗,怪不得我说马车怎会凭空消失了,原来是进了密林里,那小轩呢?小轩又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抚平我的眉头:“别想了,小轩的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,望着斜阳入水的窗外,我心里默默想着,唯有自己强大,才能保护我的家人!

    白家闹鬼的事至此告一段落,待第二日医生看过我的手腕后说,伤口缝合恢复得不错,可以回家休养,我坐上了白少安的军牌轿车,再次回到了白公馆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灰头土脸地进来,这次,家人们纷纷站在门外迎接,公公和白远卿立在门口,公公脸上挂着谄媚的笑,白远卿则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柔,快,让爹看看……啧啧啧,你这伤口挺深的啊!”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他们是迎接白少安的,没想到也是为我而来。

    白少安整了整军装,淡淡地说:“这次多亏了侄媳力战恶鬼……”说着,他捂着胸口,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我睨了一眼,装,接着装吧!刚才在车上还生龙活虎的。

    公公见他难受样:“六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副官上前一步耳语:“昨晚大战恶鬼,司令受了重伤,医生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。”他低声喝到,似牵制了伤口,又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我真服了这俩人,一唱一和的,今后若是没仗可打,他们不如去平城搭个戏台子,定能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他们这出戏,骗是骗不了我,但对公公和全家老少还是很受用的。

    公公紧张地望着他:“这可怎好?快进去吧,我把袁大夫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进了院里,白少安对他说:“我受伤的事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!”公公说:“那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噗嗤一下笑出来,所有人都看着我,我赶紧低下头,白远卿站在我身旁,咬着牙,牙缝中挤出一句话:“别以为抓两个恶鬼,你就了不得了,别忘了,你在我眼里就是个贱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贱婢,你说了不算!对了,那井里的水好喝吗?有没有拉肚子?”现如今,他手里没了我的把柄,我还需让着他吗?

    他一把捏着我伤口,衣服上浸出血来,我却一声不哼,反而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笑意,他吓得松了手:“真是个恶鬼般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白少安和公公说了什么,公公唤了我的名字:“小柔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福了福身子:“爹。”他打我的那耳光,还在隐隐作痛呢。

    “你啊,既然在医院学了如何换药,就去恬园照顾一下小叔吧!”

    “爹,这不太合适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白少安变了脸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