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.死尸源头
    看见纸钱,我豁的想起车辙落下的纸钱残片,想也不想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入林中,通体生寒,周围全是间隙不过半米的林子,松树和杉树混杂在一起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抓着树干靠近,心想,这林中好端端的,怎会有口井呢?黑乎乎的洞口,与其说是井,更像个捕猎的陷阱!

    井口与地面齐高,发出一股凉气,在接近三伏天的日子里,竟然生出冬日的寒。

    燃烧的纸钱,静静躺在井口边,我的脚步掀起了一阵风,纸灰飞舞,黑色的边缘是橘色的火星,朝着林中散去。

    咕噜咕噜,井里有水,冒出一阵气泡,我大着胆子伸头看去,井口不深,水面是黑色的,但水底下有个亮晃晃的白东西,一开始,我以为是我的影子,但我的影子哪有这么白的?那白……就像死人的颜色。

    隔了几秒,水面再度升腾起一串气泡,白色的影子在变大,正浮出水面,一阵所有若无的铃声传来,让人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,我心里发慌,待白影冲出水面时,我终于看清了,那是一张泡得发涨的人脸,也分不清是男是女,就像一个肿胀的馒头!

    这一看,我不禁吓呆了,想走,却发现腿已经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传来脚步声,我心中大喜,终于有人来这鬼旮沓地方了,我有救了。

    听脚步声,来人不下十几个,王副官的声音响起:“报告司令,此地果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怎是他们?白少安也来了?

    我只顾着喜悦,完全不知接下来面临的是什么……直到十几把步枪对着我的头,我豁然醒悟,却喊也喊不出,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远远地,莫约是公路的方向,传来一句低沉的嗓音:“苏小柔?”

    只是一个背影,白少安便认出了我。

    当这声名字叫出后,我打了个激灵,终于可以动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见鬼一般盯着我,我举起双手,缓缓转过身去,发现路边除了白少安,还有公公白少恒、夫君白远卿,他们惊讶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个贱人!”白远卿横鼻子竖眼睛:“你好大的本事,被关到保安部,还能逃出来害我们白家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脸色沉了沉,直勾勾地盯着我,终究没有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……”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来马坡岭,但很快就猜到了,应该是为了白家古井浮尸而来。

    我之前在信中写到,想要解决古井的事,需找到与龙眼井口相连的地脉,将其堵上,否则还会生出怪事。

    而寻找源头的法子便是在死尸身上!

    将一驼铃绑在浮尸右脚踝,再往井中倒入黑狗血,浮尸便会向源头逆流而去。

    只要手执一枚八卦镜,就可照出尸体游动的路,地上将照出一根红线,隐隐泛光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刚才那尸体是浮上来的,且伴有铃声,我回头看去,井水已经被黑狗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白远卿跑到公公身边:“爹,我就说这女人有古怪吧!她嫁进白家之后,家里就怪事不断,定与她有关,指不定她就是个妖怪!”

    我冷笑,片刻之前,他还说我旺夫呢,男人果然善变。

    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,毕竟白家是白少安说了算。

    目光不自觉瞥向英武挺拔的白少安,白少安的脸气得滴出血来,但还是隐忍着:“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毁了白家的宝穴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,你好好想想,如果不是我,你怎会找到此处?”

    我写信的事,就算别人不知,白少安定是知晓的,谁知他竟然疑惑地望着我,装傻的模样比珍珠还真。

    看来,他并未打算将我写信的事说出,这果然很“白少安”。

    这时白远卿站了出来:“苏小柔,今日你人赃并获,多说无益,等着受死吧!”

    然后叫嚣着:“你们还愣着干嘛,打死她啊!”

    士兵们不为所动,他们只听令于白少安,眼里压根就没有白远卿,这让他十分没面子。

    白远卿好像很急着要我死,就连旺夫一事都不顾了,他跑到林子里,从衣袖中抽出一把宝刀,朝我扑过来:“贱人!”

    我知他想亲手处置我,虽说清王朝已经灭亡十数年,但男尊女卑的思想仍在,女人就跟牲口一般。

    而我,也不可能坐以待毙。我侧身躲过,他猝不及防地冲了过去,一头扎进了古井里,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和水花声。

    周围有几个士兵没忍住,竟偷偷地笑了。

    公公吓坏了,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也顾不上身份,提着长衫就冲了下来:“六弟,赶紧叫人拉他一把啊!”

    白少安挥挥手,俩士兵放下枪,将他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白远卿喝了几口泡尸水和黑狗血,上来后整个人都不行了,趴在一旁不断地呕吐,公公赶紧命人将他抬走,转身给了我一道耳光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我们白家对你不薄啊!”

    我捂着脸:“对我不薄?呵!”若是之前,我必定对他们感恩戴德,今日去过教会医院后,我一切都明了了:“你们是如何对待小轩的?”

    公公的脸青一块白一块:“你别忘了,他在医院,都是我们白家供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只是送去的当天给了两块大洋,之后便再也不闻不问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我之前的隐忍和卑微,都是为了弟弟小轩,现如今,我已看清了白家人的真面目,便不会继续低头:“你们白家家大业大,别的不说,就公公你每日喂狗、喂鹦鹉也不止几块大洋吧,为何答应我的事没有做到?”

    现如今,小轩下落不明,我不用脑子想也知道,绝不可能是公公和白远卿接走的,他们对小轩避之不及,又怎会惹事上身?

    既然小轩不在他们手里,我便再无掣肘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只是可怜了小轩,不知他身在何处,是否还活着。

    公公气得浑身发抖:“所以,你就报复白家,毁了龙脉宝穴,让我们全家不得好死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我无关。”我没做过的事,绝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休得狡辩。”公公扭头对着白少安喊:“六弟,赶紧的,把她给绑了,明日装笼、沉塘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