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.老太爷尸变
    我眯着眼,头很沉很沉,脖子似挂了沙袋,怎么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青光闪过,奇怪,马灯的火焰怎变成了青色?

    我一阵哆嗦,想起老一辈人说过,烛火遇鬼化为玉浊,说的便是火焰变成青色。

    鬼?!真的有鬼?

    眼角不自觉朝棺材看去,棺材依旧缠满了红线,安安静静地躺在大堂中央,白家历朝历代的祖宗牌位倒了下来,对着那黑黝黝的棺材口。

    棺材盖子,什么时候打开了?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我叫了一声,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打开棺材盖子的,不是人便是鬼,只是这鬼不知是老太爷,还是巫师说的“别人”。

    棺材里有东西在动,是活物,我整个人都被吓醒了,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是……老太爷吗?

    我举着圆桌上的烛台,蜡烛是娇艳的橘色,当我靠近十二盏马灯,烛火嗖的一下,变成了青色!

    一双发光的眼睛从棺材里探出来,我吓得丢掉烛台,跑到门前,门却死死地从外锁上了。

    我靠着门板,紧盯着发青光的祠堂,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棺材里再度发出响动,一个穿着前清鹤袍寿衣的尸体,猛地从棺木里坐了起来,身体僵直,眼窝深陷,双手高高举起,也就几秒的功夫,就从棺材里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地上,左右转动着,很快就发现了我,摇摇晃晃朝我走来,速度不快,却吓得我双腿发软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就是葬了二十年的老太爷吗?

    身上不仅没有腐烂的痕迹,反而紧绷得与活人无异,特别是那双撑开的眸子,毫无人性,令人发怵。

    他已经尸变了,步伐越来越快,我打不开门,也翻不过两层高的院墙,慌乱得想哭,却仍保持冷静:苏小柔,站起来,你不能等死!

    是的,我不能死,不然小轩怎么办?苏家的冤情谁去解?

    痛,化为我逃命的动力,我挣扎着爬起来,围着院子转,又围着棺材转,老太爷紧随其后,死咬着我不放。

    “有鬼……来人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我忍不住呼救,可是没人理我,没人愿意靠近这座独门独户的祠堂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今夜是不会有人来救我了。

    当求救的念想熄灭,我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:我已经体力不支!

    今日奔波一路,我滴水未进,刚才实在饿得头晕,就偷吃了一个供果,苹果只有巴掌大,垫垫肚子还行,如今早就消化殆尽,没跑几圈,我就浑身发软,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我想放弃了,满是尸臭的影子从后面扑上来,我一阵战栗,咬牙再一次逃命。

    经历过诸多磨难后,我深深明白,生逢乱世,想死很容易,想活才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爹、娘、小轩……他们每一个都想活着,可最后死的死,病的病,而我也在生死边缘徘徊。

    最终,我跑不动了,蜷缩在棺材旁,躲在那片阴暗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老太爷正一步、一步地朝我靠近,又青又紫的死人脸上,发出贪婪的神情,我知道,我即将变成他的盘中餐了。

    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,人生的最后一刻,我想到的不是爹娘,也不是小轩,而是……那个让我恨到骨子里的男人!

    苦涩的泪,顺着眼角滑落在唇瓣,白少安……曾经想起就会心动的名字,早已变成了毒芽,在心中生根、发芽、开出仇恨的妖花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久到我怀疑这只是噩梦,老太爷怎么还没过来?

    睁开眼,一道军绿的身影从天而降,剪裁得体的军装、过膝的皮靴,还有那面无表情的白皙面庞,霸气十足,却冷酷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是他!他来救了我了?

    我的欣喜,控制不住地流于面上,却在下一秒被深深刺伤。

    他匆匆瞥过,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,转身,一道灵符贴在老太爷的额头上,面目狰狞的尸体停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群家丁和士兵破门而入,步枪上膛,纷纷围住了老太爷。

    “司令!”王副官向他敬礼,将巫师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鬼气十足的老太婆来到老太爷身边,手里拿着一根手指粗的银钉,一把扎入了他的喉咙,拔出后,一股黑气泄出,老太爷软绵绵地倒了下来,再也掀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“司令,老太爷尸变,虽有天意,但更多的是人为。”巫婆压低了嗓音说。

    他眼角低垂,看向了我,我辩解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自作多情。”他一脸嘲讽,脱下皮手套后,挥一挥手,便上来一群士兵,有条不紊地处理着老太爷的尸首,将其盖上白布抬了出去,到院外垒好的荔枝树上焚烧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我瞪着大眼睛,看着周遭的一切,原来,他是有备而来!

    我想到刚才失声暗哑的求救,与某人仅一墙之隔,却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白少安,你好狠的心……不,你没有心。

    “抓到了吗?”白少安问。

    王副官点头,向后说:“把赵妈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两名又高又瘦的士兵押着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子上来,见到她,我皱了皱眉,喜娘?原来她叫赵妈。

    赵妈又哭又笑,下身满是秽物,她见到满屋子的人,嘻嘻笑了起来,被白少安的眼神震住后,老实不少。

    白少安淡淡地说:“她?一个老妪,无人指使,哪来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在王副官的逼问下,她恶狠狠地转向我,情绪激动起来:“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我,特别是白少安,厌弃的眼神透露出现了惊讶。

    赵妈在说什么?

    “是她让我……让我做的这一切!”若不是有人拉着,她恨不得扑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,压根就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作何解释?”白少安的语气与脸庞一样冷酷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解释什么?”他的怀疑,刺刀般扎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侄媳,你就这么恨我?恨到……想让我家毁人亡!”鞋尖转到我跟前,他俯身,捏着我的手腕,手上一阵肿胀,骨头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原本,我还想解释一番,没理由因为别人的只言片语就给我定罪,结果……他提到了恨字,我倔强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恨你!”强烈的恨意充斥着全身,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“很好,终于说实话了。”他将我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妈远远地看着我,露出一道诀别的眼神,眼睛一歪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慌乱一片,王副官紧张地探了探脖子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白少安瞪了他一眼,王副官低着头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他走到我跟前:“苏小柔……你最好一五一十地招供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我摇摇欲坠,却撑着身体,怒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。”

    我彻底倒下,跌入一道坚硬如铁的胸膛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