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.风水宝穴
    薄凉的嗓音,没有任何情绪,车轮滚动,身下一阵颠簸。

    我吃痛,却咬牙爬了起来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本就狭小的车内,满是他的异香。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,这个曾占据我所有的男人,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的模样,除了脸色白如飞霜,那均匀的呼吸,起伏的胸膛,都在证明着,他确实是个大活人!

    冷冽的眼神不经意瞟过,令我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原以为死得透透的心,瞬间就死灰复燃,伴随而来的,是无法承受的痛意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每一次想起他,便会如影随形地想到那些挖心窝子的电报:战事吃紧,勿乱我心,此等小事,无须叨扰,战乱年代,生死有命。

    可知,我那时是跪着求他救命啊!

    我等,等他打了胜仗,我舍弃尊严再发急电:父亲入狱,娘亲被扣,小轩病发,走投无路,见字速回。

    我苦苦等了他一夜,却等来令人心碎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他彻夜未回,和总统的女儿在山西太原城挽手参加了庆功宴。

    当看到新闻,我整颗心被狠狠揉碎,再被他踩上几脚。

    我把他当做最重要的人,而他,却将我的心丢了。

    我趴在电报站,一边哭,一边等,终于等来了他的回电,不想,却是一段绝情绝义的话,短短32个字,彻底断了我所有的念想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话?

    我不想看,不曾记,不敢回忆……

    我平静如水地说:“谢谢小叔。”

    有谁知道,今时今日我坐在他身侧,说出这四个字,已耗尽心力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生出一股莫名的愤怒。

    良久,他终于开口:“苏小柔,你就这么下贱?削尖脑袋嫁进白府,就为了当个贱婢?”

    我耷拉着眼皮:“没错,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身侧的呼吸变得浓重,我知道,这是他失控的前兆,谁曾想,这杀伐果断、有冷面阎王之称的白少安,竟能被我轻易激怒。

    他隐忍着,命司机将车开到山林边,司机和王副官下车后,车内只剩下我和他,我顿感不妙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……”修长又结实的胳膊将我死死锢在座椅上,他盯着我,疯狂的、惩罚的吻落在唇畔,用力地撕咬着,刺痛了我的心。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,令我迷恋、沉沦的吻,让我生出一丝贪恋,仿佛一切都没发生,他还是我心心念念的少安,我还是那单纯无邪的小柔。

    “够了,白少安!”我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够了?”他捏着我的脸,指间用力,居高临下地看我,似将我看穿看透;“欠我的还未还完,你敢说够了?”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:“我欠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心!”他痛苦而纠结,眉毛都快压到眼眸。

    “心?”我笑起来:“你有心吗?”

    但凡他有心,苏家就不会家破人亡,我们也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就算我承认自己还可耻的爱他,但更多的,是恨,我很他!

    他嗓音暗哑:“呵,我一定是疯了,明知你是个贱人,还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失望地松开手,将我丢在一旁,用手套擦了擦掌心,我知道,他嫌我脏。

    我也掏出手绢,不动声色地抹去嘴角的口红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他挑眉,我接着说:“这样羞辱我、践踏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是你欠我的!”

    一路无话,车内如台风来袭之前,压迫着大地。

    所幸在吉时之前,我们赶到了老太爷的坟茔处,就算我是个外行人,也能看出这里风水极佳。

    墓穴靠山延绵数里,远远看去果真如金元宝一般,中间圆圆,两头弯弯,背山面水,气势磅礴,前方一片开阔地,可容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满头灰发、身着补丁黑袍的巫师早早就在坟前,已摆上了三牲素果、香烛纸钱。

    见白少安与我姗姗来迟,公公想说什么,但迫于他的淫威,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六弟,你终于来了,快,就等你上香了。”公公将主位让给了他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俩兄弟,真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吗?不仅年纪差了三十岁,就连样貌有也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白少安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,轻轻颔首:“嗯。”恭敬地上了一柱香。

    仪式开始,巫师老太婆手里握着一把拂尘,只是这拂尘也忒奇怪了,是黑色的毛刷。

    苏桃悄悄说:“那是人头。”

    “人头?”我仔细看去,才发现果真是人头,一个小孩子的头颅。

    心里莫名地害怕起来,我不敢看那骷髅头,逐低头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我与白远卿站在了一起,他见到我,脚步往旁边挪了一下,低声说到:“苏小柔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我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竖着耳朵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娶你进门,是爹看中了你的八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叫你一声少奶奶,就真把自己当主子了。”他恶狠狠地说,如抹了毒的狼牙朝我咬来。

    “我很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的话,否则……”白远卿发出几声鼻哼:“你那要死不活的弟弟,会先去黄泉路上等你!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他,有什么冲着我来!”我激动地叫了起来,我现在什么都没了,家也没了,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小轩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齐刷刷回头盯着我,白远卿背着手,一副事不关己,我还未缓过气来,就见那鬼魅般的巫师走到面前,手中的人头刷子晃了一下:“原来是少奶奶啊……既然你发声,便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桃脸都白了,小声地说:“刚才巫师大人问,老太爷起棺后,谁愿单独去祠堂守夜……”

    去祠堂?守死人?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着我,特别是白远卿和那个妖媚女子,幸灾乐祸的样子,真令人恶心。

    他们料定了我性子柔弱,不敢跟死人过夜,都等着看我的笑话,一道熟悉的目光匆匆扫过,他也不屑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且不说我苏小柔有没有这个胆,就算害怕,我也会应了这差事,毕竟,跟死人相处,比跟活人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“小柔愿尽孝道,守护老太爷金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!”公公终于对我有了好脸子:“小柔是个好孩子,果然有孝心,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巫师念念有词,摇头晃脑的施法后,壮汉开始挖坟起棺了。

    巫师对白少安说:“老太爷的墓是个风水宝穴,此穴名为丝线钓金宝,先人葬此穴,可保家中富贵绵长、出国之栋梁。只可惜葬在了龙尾,殊不知龙脉每二十年便会向前挪动,待入水后就可彻底升仙,挪一寸,这儿就废。”

    今年刚好挪到老太爷的坟上,所以才要起棺,重新选址,择日下葬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壮汉就挖到了一口黑墓棺材,棺材刚现世,周围就飞来了漫天的蝙蝠,叽叽喳喳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巫师张着嘴巴,半天挤出俩字:“坏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