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6.海域大战潜艇
    一个日本来的细作,居然问我们信不信有神?

    他双手合十,对着天花板道:“是神明指引我来的,他告诉我,鬼衙金库的卷轴和钥匙都在这艘船上,让我想办法登船,而他则会指引我前往鬼衙金库的大门,带我通往数之不尽的财富之路。”

    神明不是四大皆空吗,怎会对人间的财富之路感兴趣了?

    我心里有了一个猜想,走到那加贺面前:“那个人,是不是戴着一个奇奇怪怪的面具?”

    他惊讶地瞪着我:“你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我们大家面面相觑,心中预感不妙,难道说,凌风音还没死,又或者是,傩神依旧存在于世?

    白少安见那加贺闭嘴不谈后,右手执枪,左手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,扎在了加贺的腿上,他惨叫一声,杀猪一般,倒在地上痛得抽搐起来,白少安冷漠地道:“跟我谈条件?你是第一天听说我吗?”

    那加贺不断地用日语咒骂着,白少安说:“你尽管诅咒,我白少安的字典里,就没有怕字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少安伸出长腿,用军靴踩在加贺的伤口上,加贺痛得昏死过去,他抄起旁边的水杯,一杯泼在那人脸上,又把人给泼醒了。

    然后俯下身子,对加贺说:“你想要鬼衙金库的财宝,也要看……有没有命花!”

    加贺满脸是水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就算……就算我用不了,我也不能让你们拿去,你们大清割地赔款,伤了国本,若是让你们休养生息……让你们国库充盈……就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,他是打定主意要跟我们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思考如何应对时,突然间,就听到了一阵闷响,就像丢了一个大炮仗在棉被里爆炸,嘭的一声,水面上激起一阵水花,日本的潜艇已经开始发起进攻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立刻将我托付给尹恒:“保护好小柔。”

    便和江月白、梁友青等人一同出去了,他们走后,加贺躺在地板上,阴森森地笑了起来:“大日本帝国万岁!能为帝国献身,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我狠狠踹了他一脚:“住嘴!”

    他充满恨意地盯着我: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每隔一个时辰我都会丢一个黄色的颜料下去,他们见到颜料,就知道我安好,到时间见不到颜料,就会知道我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好狡猾的家伙,这时,船身快速转向,朝着一片涌起的海浪穿行,那海浪下方有暗潮,可以影响潜艇的航行。

    几乎一个九十度的转弯,我们所有的任何物都被甩飞,还好尹恒抓住了柱子,拽着我的手,才没让我被飞甩出去。

    而地上的那些日本人就没那么好运了,全都飞了出去,撞得满头是伤。

    我看那加贺一幅信心满满,想要致我们于死地的模样,心里气不过,对三子说:“将他们全都拖到外面去,砍头!”

    听到砍头,这些小日本们吓得惊慌失措,加贺吼道:“你可以杀了我,但不要砍头,不要砍头……”

    三子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:“我曾听过一个故事,在日本流传着一个传说,只要是被砍头死的,灵魂便灰飞烟灭,得不到轮回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们惧怕砍头。

    但我今天,偏要做这么一个刽子手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狼子野心,居然想要用我们中国人的鬼衙金库的财宝,扩充军库买枪支弹药来攻打我们,其心可诛!

    三子听闻后,笑了起来:“好,我明白了,那就拖出去,一个一个的砍头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日本人被拖到了甲板上,三子手执大刀,手起刀落,随着船身的颠簸,人头就像一个个破开的西瓜,滚落到了海里,染红了一片海水,这时,一群鲨鱼被吸引了过来,不是一只,而是六七只鲨鱼,纷纷随着血水而动。

    白少安出现在甲板上:“将这些人的尸体丢下去,吸引鲨鱼,快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他的用意,大家将尸体丢下去后,我想起了加贺提起的颜料:“我们船上有油漆或颜料吗?”

    如果有的话,就可以浑浊水面,潜艇的就变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白少安点点头:“我正有此意,让大家丢下尸体,也是希望鲨鱼群的出现,扰乱潜艇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潜艇又发出一枚鱼雷,不过这一次打偏了,打在了船边上的海水里。

    白少安握着我的双肩:“外面危险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挣脱道:“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,里面和外面区别大吗?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:“那你必须待在我身边,不可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时,他前去问船长,船上有燃料和油漆吗,卡顿船长摇摇头,说没有,我这时想了起来:“咱们船上应该有油吧,不论是燃油还是酱油,只要是有颜色的东西,都可以倒啊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捏了捏我的小脸:“还是小柔聪明。”

    随着酱油和燃油倒下去,那鱼雷就再也没有打中过我们,卡顿船长的船舵边夹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一个坐标37°07’n,119°10’e,看得出来,应该就是鬼衙金库的入口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与海下潜艇周旋时,突然间,我感觉颜色的窗玻璃变色了,原本是刚刚雨停的天青色,却突然间变成了黄绿黄绿的古怪色彩。

    卡顿船长也觉得十分怪异,跟白少安交流,过了一会儿,白少安对我说道:“我们已经到了鬼衙金库经纬度的附近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,沈遇之前提起过,他跟着那日本船,到了一片黄绿的迷雾之中,这才发生的怪事。

    我突然紧张起来,我好怕,怕我们会像几十年前那艘日本船,船上物件俱在,咖啡都还是热的,但人却莫名其妙消失了。

    同时我也担心起来,担心我们再次出去时,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,到时候,小轩他们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也是凝重到化不开,他搂着我: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觉得身上某处震了起来,就像不安分的小动物,浑身都在抖动,白少安也明显感觉到了震动,我在口袋里翻了一阵,终于找到了震动的源头,是那青铜片!

    一个死物,怎么像活过来了一般?

    我们还未弄明白,就听到卡顿船长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呼声:“oh_my_god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