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5.登船的落难者
    我与白少安眼神交错,看得出来,他和我一样的忧虑,但不管如何,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,还是等人先上来再说吧!

    外面风大雨大,白少安说:“你要不要先去休息,这里的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不管如何,我都要跟他们同甘共苦。

    我们就趴着玻璃,看救上来的人,当第一人出现时,白少安突然对他们说:“我们回避一下,你们切不可说我俩在船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将我带到了通向了船舱的通道玻璃门背后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怎么了,为何看到那人如此紧张?”

    我就没看出是谁,只看出是个中年男人,被雨淋得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很快,那几个被救起的人就进了船舱内来,服务生给他们送来了毛巾和热酒,他们一行人坐在了沙发上,不断对周围的船员和江月白等人道谢。

    我远远地,瞧见第一个上来的,穿黑衣的中年男人有点眼熟,可是又不知在哪儿见过,这时,白少安提醒我:“还记得去年在大东舞厅的事吗?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起大东舞厅我就想起来了,去年大都会刚刚开业没多久,我为了见凌风音去了大东舞厅,当时正好遇到一个日本太君在闹事,差点就把我给强了,原来是他!

    白少安低声说道:“我调查过这个人的底细,这个人叫加贺藤野,是日本军阀加贺家族的二子,之前曾任上海殖民地的大佐,而后犯了一个错误,失去了兵权,被调派到远东友好商务公司,负责中日往来贸易,说是贸易,其实是就是帮日本帝国走私运送战争物资!”

    “如此可恶!”我攥着拳头:“那还救他干嘛,直接丢下去喂鲨鱼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按住我:“稍安勿躁,他出现在鲛人号附近绝非巧合,就算是运送货物出海,最近的航线也是从上海出发,就算从天津港运送货物去日本,也是南下去到烟台和威海的港口,怎会往渤海内部前行,偏离航道?”

    我觉得他分析得颇有道理:“那你留着他,故意不让他们透露我们在船上,就是为了看看他究竟想玩什么把戏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我和白少安越来越默契,越发的心有灵犀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好,咱们就在暗处,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,就听见江月白问他:“这位先生,大雨天的,你怎么还贸然出海呢?要不是今日遇到我们的游轮,恐怕你就要葬身鱼腹了。”他是何等聪明的人,我们想到的他又如何不知?

    他那是故意说的,就为了套话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加贺藤野开口,就是一口流利的中文,说到:“谢谢各位,我们……我们是运送货物去大连的商船,因为对方要得急,我们就冒着下雨的危险,早上出的海,没想到还是遇到了暴雨,还好有各位恩人相救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抱拳,一一感谢,感谢完后,他哭丧着脸:“我这批货物打了水漂,生意是完蛋了,好在捡回了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三子他们不知他是个日本人,纷纷安慰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这加贺藤野,也真是能装。”由此,我越发的确定他有鬼了。

    晚上,白少安破天荒的没有碰我,而是盯梢去了,不多时,就响起了一阵喧闹声,还有人喊救命,我赶紧披上外衣出去,刚走没几步,我身后就想起了一阵惨叫,我这才想起,鬼衙金库的卷轴和青铜片还放在房间里,我出来时虽然锁了门,但听声儿却像我房间传出来的,我赶紧回去,刚到门前就看到门半开着,白少安脚底下踩了一个男人,不是别人,正是那加贺藤野。

    此刻他骂了一句日语:“八格牙路,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冷笑一声,用日语跟他对话,期间仿佛听见了他说加贺藤野四个字,那日本人听到后,吓得脸色惨白,不多时,暴雨上来的所有日本人,都被抓了起来,绑到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我用袋子将鬼衙金库卷轴和青铜片装好,随身带着,再也不敢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这不过是日本人用的调虎离山之计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原来他们是故意发出吵闹声和呼救声,想把我们引到甲板上去,然后由加贺藤野前来偷取鬼衙金库的卷轴和青铜片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白少安不是放出消息,青铜片和卷轴到了袁静雪手里吗,这日本人是如何得知我们手里的东西,前来偷取呢?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,所以才留下他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此时,那日本人叫嚣起来:“你们识相的快放了我,我是日本加贺家族的二子,你们要是动了我,我们整个加贺家族都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说着,白少安和我登场了,那日本人原本还牛气十足,不断叫嚣,见到我们,就傻了眼:“是……是你们?”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忘记,当初在大东舞厅被白少安一番教训,偏偏白少安还是个他不能惹的主儿。

    “白司令。”他刚才没看清,现在终于看清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加贺面前的沙发上,一动不动宛若一尊石雕,良久,才拔出了枪,抵在了加贺的头上:“加贺藤野,我早有耳闻,不过你们加贺家族想要越洋来找我的麻烦,恐怕得费一番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加贺吓得发抖:“好,远的不说,就说近的,你可知道,在这海洋下面,有我的人!”

    我不解,江月白皱着眉头:“潜艇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低声道:“日本的潜艇技术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,怪不得我刚才说,没看到有沉船的残骸,原来他是从潜艇里钻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周围人的话后,得意地笑了起来:“你要是放了我,交出鬼衙金库的宝贝,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,不然,我游艇上的鱼雷可不是摆设,给这船炸个窟窿出来,让你们尸沉海底!”

    白少安知道他不是开玩笑,若是平常,他是不会皱一下眉头的,但我在船上,他确实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于是他说:“要我放你可以,不过,你得先回答一个问题,你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?”

    加贺哈哈哈地笑了起来,狂妄地说到:“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神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