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3.没羞没臊的日子
    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原来他们都知道了!唉,羞死了羞死了!

    我恨不得将头埋在海里,不要出来见人了。

    三子提着行李,长长地打了哈欠,经过白少安身侧时,投去羡慕的眼光:“司令,果然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也是一脸青灰色,眼睛松松地架在鼻梁上,打量了我一番:“果然啊,没有耕坏的田。”

    我捏起粉拳:“好你个梁友青,你敢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嘿嘿一笑,躲开了拳头:“都不让人说实话了吗?”

    小轩又抬头问江月白:“什么叫耕坏的田?”

    我脸红道:“小轩,别听他们乱嚎,咱们走!”

    我们在岸上住了两天,待船只补给完毕后,我们将再度启程。

    这几天,我们都低调的住在一家农家院里,大家没事就说说笑笑,喝酒赏花,有事就各自忙碌。

    尹恒、三子去准备作法的宝物,梁友青和江月白去盯着船只准备和探险要用到的器材,白少安则整天窝在书房里通过电话和电报联络各处,排兵布阵,注意防范,我陪着小轩去到医院检查了身体,他虽然有点营养不良,但好在病情没有恶化。

    “姐姐,放心吧,我没事的,我还要长成一个男子汉,像姐夫那样的大司令,保护姐姐!”他拍着胸口的样子,傻傻的,让人发笑,但却让我湿了眼眶:“小轩,姐姐不求你当什么司令,只希望你能乖乖长大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成为一个为社会有用的人才,心怀天下。”

    他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,泛着光:“姐姐,小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我将他抱在怀里:“真乖。”就算是为了小轩,我也要尽全力去探索鬼衙金库,与白少安携手一起保家卫国,让小轩能生长在一个和平年代,没有战争,没有饥荒,没有颠沛流离。

    去玩了医院后,我们散步回去,路过一个私塾时,里面传来了郎朗读书声:“称尊长,勿呼名。对尊长,勿见能。路遇长,疾趋揖。长无言,退恭立……”

    小轩松开了我的手,跑到那屋檐下,巴巴地透过窗口望进去:“姐姐,是《弟子规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犹记得小时候,爹教我和小轩一起念书的情景,仿如昨日,看到小轩一脸羡慕的小模样,我摸了摸他的头:“你想读书吗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他渴望地望着我,我带他先回去:“那好,我跟你姐夫商量商量,走,姐姐先带你买糖人去!”

    回去后,我跟白少安说,小轩想要念书,白少安听后欣慰地一笑:“我正想告诉你,我已经给他联系了一个学校,他这身子从武怕是不行了,只能从文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还是你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抱着我,头倚在我的小腹之上:“我说过,我会将一切都安排好,所以,你尽可放心地陪伴在我身边,咱们一起生儿育女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我感觉耳根子又烧起来了:“谁要跟你生儿育女,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,还需要脸吗?早已经没羞没臊了。”说完后,他把我压在了书桌上,掀起裙子,将裤子撕成两块,跟我厮磨一番,弄撒了一桌的文件……

    日日有他的滋润,我身体已经圆润不少,白少安这匹饿狼,总是随时随地,不分场合的与我做那羞羞的事,弄得我一见到他,都有点紧张了。

    有一次更夸张,深夜在走廊上,大家都睡了,他将我支腿抬起,就在走廊上没羞没臊地要了我。

    吓得我心脏病都要出来了,生怕被人撞见,但那刺激也是非同凡响的,真是坏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甜蜜又刺激的日子里,我们到了该登船的时候,我将小轩抱了又抱:“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乱跑,听老师和王副官的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小轩说:“姐姐,你跟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呢。

    这时,尹恒和三子领了一个人进来,是一个摄影师,扛着大大的摄影机。

    “咱们出发之前,先来个合影吧!”

    亏得他有心,想到合影留恋。

    我们大家站好队形,我和白少安站在中间,小轩站在我们之中,其他人都分散在两侧,尹恒和三子紧挨着我,江月白和梁友青站在白少安身侧,王副官站在边上的角落里,大家相互整理衣冠,白少安替我捋了捋头发:“美,怎么看都不会腻!”

    我微笑地替他整理了一下军帽,转过身,大家纷纷对着镜头,那摄影师将头钻进了黑布之下,手中举着闪光灯:“大家注意了,一、二、三……”话音未落,就嘭的一声,闪光灯一闪,我们的合影完毕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大家就多拍点照片留恋吧!”尹恒嚷嚷道。

    我们大家纷纷找相互的人合影,分别跟他们合过影后,我和白少安对视一眼,我俩还没有单独的合影呢!

    我们站在一棵银杏树下,白少安轻轻搂住我的腰肢,我靠在他的肩头,笑黛如花。

    第二张,他趁着我摆好姿势,拍摄时,捏着我下巴,在镜头前与我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这一刻,被永远地记录在了照片之中,王副官含着眼泪对我们说:“司令,苏小姐还有各位,你们一个个都要完好无损的回来,回来看咱们拍下的照片,要回来,才能看到啊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站得笔挺,对白少安行了一个军礼,白少安戴着手套,也对他敬礼。

    我流着眼泪对小轩挥挥手:“乖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巷道里,尹恒偷偷抹着眼泪,我问他:“你今天叫摄影师过来,是不是料到会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我是担心,我们去走了一遭,回来都物是人非了,我怕几十年后,你认不出小轩,小轩也不记得我们了,所以……才让人来拍照,让他们好好留着,万一真的过去了几十年,我们也还能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尹恒。”我用方巾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这一次登船,我们正式从天津港出发了,前往神秘的鬼衙金库,尹恒掐着指头说:“放心吧大家,今儿个日子是我挑的,今日五月初八,西方毕月乌-吉,很适宜出行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海上就飘来一片黑压压的,无边无际的乌云,遮天蔽日,一副暴风雨欲来的景象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