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2.少女变少妇
    看到小轩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,他坐在床边,轻轻摸了摸小轩的脑袋:“好孩子,你姐姐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轩一脸担忧,都快哭出来了:“姐姐头好烫,不行,我求船长洋爷爷,让他靠岸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手悄悄深入被子里,游走在我的腰侧:“放心吧,你姐夫我经常上战场,也学了一点急救的医术,这治疗发烧,待会我给你姐姐打一针就好了……”他的话说得抑扬顿挫的,手指不老实地捏了一下软塌的雪山之巅,我浑身一颤,却又动弹不得,只能盯着眼珠子警告他。

    在小轩面前,不得胡来!

    这时,尹恒走到门前,手里拿着几颗牛奶糖:“小轩,快,别吵你姐姐休息了,出来跟我们玩骑牛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小轩帮我压了压被子:“姐姐,你要好好养病,让姐夫给你打针,快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某人轻轻掐了我一下,我大气不敢出一口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小轩这段时日跟尹恒他们混熟了,一天到晚都跟他们在甲板上跑来跑去,不断地玩耍,开心快乐了很多,也不晕船了。

    尹恒朝我耸了耸小眉毛:“那个……小柔啊,你这几天辛苦了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难道他是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我赶紧用被子将脸蒙上,没脸见人了,过了一会儿后,白少安关上房门,泥鳅一般钻进了被子了,狭小的床铺上,贴着我软润如玉的肌肤:“怎么?害羞了?”

    “混蛋,要不是你使计让我衣服都湿了,我能这样狼狈吗?”

    他吻着我的脖子:“这样,方便我睡你呀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因为这个,你臭不要脸!”我刚准备打他,就感觉到小腹被一个硬邦邦的庞然大物给抵住了,他只手握着我的双手,高高聚过头顶,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皮带,将我的双手绑在床头的铁架上,他像八爪鱼般攀爬在我身上,各种啃吻轻舔,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:“白少安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他竖起手指,轻轻嘘声:“外面人来人往,你再大声一点,可就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坏死了。”我如一条瘦长的白色水蛇,扭动着肢腰。

    他动情地望着我:“你不就喜欢我坏吗?”

    是啊,我过去怎么没觉得他如此不要脸,如此地坏呢。

    他支起我的双腿,形成两个起伏的山峰,使得山谷之处的神秘地带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他趴在我身下,仔仔细细观察着:“小柔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不解。

    他笑道,手指轻轻点在那蚌肉一般的娇嫩上,挑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:“以前这里是粉色的,现如今……它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他双手托着我的双山之巅:“就是这个颜色,之前是粉红的,现如今……已经被我耕耘成了成熟的暗红色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:“还有这样的变化?”

    经过白少安的不断开发,我这个小身板,确实越来越丰腴,前凸后翘,而且也异常敏感了,他轻轻摸一把,或在耳边说些挑逗的话,我就湿润一片,就连我都觉得好羞耻。

    听闻后,他得意地笑道:“看来,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吗?”我不再粉嫩,不再青涩,这样的我,他还喜欢吗?我内心忐忑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傻瓜,想什么呢,青涩的你,成熟的你,我都爱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:“粉嫩的你,犹如青梅,晦涩酸甜,让人忍不住爱怜,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爱;如今的你,成熟如香甜蜜桃,肉嫩汁多,甜而不腻,让人回味无穷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解开了裤拉链,拔出某物,在我双腿间蹭了蹭:“你看,只是几句话功夫,你就想了,小柔,我真怕有一天会喂不饱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喂谁啊,你个无聊。”我轻舔嘴唇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探入我的体内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一个庞然大物,一点一点地填满,渴望无法抑制地席卷着理智,我轻哼起来:“少安,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埋首在我的小白兔之上:“你……自己动。”

    我无法抑制地,听话地,上下笨拙地动了起来,扭动着腰肢,动作轻柔,缓慢,他受不了了,眼神迷离,将我的腰挺了起来,疯狂地律动了几百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给你打针打得不错吧!”他戏谑地问,真是太贱了:“以后哪里不舒服,就让我给你打针,捅一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毛病,美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彼此之间香汗淋漓,在狭小的船舱房间里,偷情一般,我不敢大声叫出来,咬着他的肩膀,都咬出了血,他的汗珠落在我脸上,如野兽般喘息着,一遍又一遍,到达了人生巅峰……

    这几天,船行了多少日,我就在船舱里躺了多少日,白少安整天啥也不做,就守着我,不断跟我颠龙倒凤,也不分时间场合,但我又无法拒绝他,爱极了他。

    待到了下船的前一日,我的衣裳终于干了,他替我洗澡,洗着洗着,轻叹一句:“今晚我不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两腿都要废了,他却像个没事人一般:“是吗,可是,你的兄弟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帐篷已经支起来了,他嘿嘿一笑:“今晚不碰,现在可以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我放倒在浴盆之中,就在水里,进入了我的私密之处,水花飞溅,水声潺潺,我们欢声笑语,越发缠绵了。

    船上这几日,我们过得很开心,首先是跟小轩团圆了,我心头的大石头也落下了,第二就是我们仿佛都放下了让人烦忧的心事,心无旁骛就如旅游一般,而这最重要的就是……我和白少安,有多了很多羞羞的感觉,和不可言说的回忆。

    船终于停靠在了天津港,我们漂了几天终于下船了,不同于我容光焕发,尹恒、三子和江月白等人,一个个大大的黑眼圈,打着哈欠,我不解的问:“你们怎么了,精神如此不济?”

    尹恒摆摆手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都怪月色太美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从我身侧走过,似笑非笑,边走边吟诗一句: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……”

    小轩牵着他:“江哥哥,我们看的是海,为何你要念江呢?”

    江月白笑道:“你还小,不懂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