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1.不要,我受不了了
    说完后,他让我起身,跪在了地板上,解开了裤子的皮带,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面前,我盯着看了几秒,虽然我也没见过其他男人的宝贝,但他的,却真的好长,好大啊!

    有擀面杖粗,长度嘛……纵使我双手并排握上,也不能完全握完,想到他这宝贝在我身体里,如金箍棒般变化多端,我就一阵脸红,脑子里也空空的,不知道他要干嘛。

    他将此物在我脸上轻轻滑动:“来,含着它,咱们吃大冰棍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……”我刚张嘴,就被他给塞进了嘴里,他轻轻晃动起来,船只不稳,他紧紧按住我的头,几乎要顶到我的喉头了。

    我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,温柔的小舌包裹着着根大冰棍,他也忍不住低声喘息起来:“手上别停,快,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我羞赧的嘟囔起来:“不……不会玩……”

    他眉眼发笑:“不会?我教你!”

    他温柔地引导着我:“很简单的,左手揉面,右手戏珠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只手按住我的手,让我将手伸向自己的下身:“自己摸摸看,自己玩,地上没有湿,你就不许停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刚准备反驳,他就纵身一挺,抵入了我的喉咙里,我难受得轻哼一声,却有很快转为快感,我从未自己玩过自己的身体,在他的引导下,我第一次大着胆子,做这见不到人的事,他的手也附在我的胸前,感觉身上有千只手在不断地轻抚,揉捏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,双腿自然地张开,黝黑森林里的洞口,就如被人用火燎烧,火热热的一张一合,无尽寂寞,正等着被他填满。

    看到我动情得忘乎所以,白少安一阵低吼,在我口中倾泻,我大叫一声,铁棍抽出,汁液顺着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白少安俯下身子与我软唇交织,糊了满脸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混蛋!”我骂着他,他贼笑一声:“怎么,不喜欢?”

    我却低下头,发出蚊子般的嗓音:“不……不喜欢!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他舔舐着我的耳垂,弄得我娇软无力,成了一只软绵绵的玩偶,仍由他摆布。

    他趴在我身上,一手握着一处软绵,或挤压或分散,一路向下亲吻,带到山峰面前,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,双手一拢,便一口含住两颗樱桃,一阵麻意传遍全身,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。

    那铁棍丝毫没有软塌,越发的坚硬和火热起来,仿佛还未冷却的精铁,在我身下不断摩挲着,我忍不住,高高翘起了丰臀:“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却始终在门外徘徊:“想要吗?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他轻轻挤入半寸,又突然抽身,我一阵空虚落寞,他戏谑地问:“想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。”我才不要这般浪荡。

    他**满满地说:“你不说,我就不进去,看谁难受!”

    这小子,坏透了!

    他见我还有心情思索,便疯狂地搅动着樱桃,温柔地含住,轻咬,玩弄得我娇喘连连,我终于忍不住:“我要,我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什么?”他得寸进尺地问。

    我感觉浑身都要烧起来了:“我要你……弄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什么弄你?”他笑了起来,真是个坏人坯子。

    我咬着下唇:“要你的大铁棍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铁棍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多好玩?”他看到我窘迫的模样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这世上最好玩的玩具……”我刚说出声,他就惩罚性的咬了我一口,我尖叫起来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能让我欲仙欲死的宝贝。”我闭着眼,说出了这番不要脸的话。

    他笑了起来,挤入了半个头,却始终不动,只手从地上摸了一道晶莹带着丝儿的汁液,放在我眼前:“都想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将头偏向一侧,不敢去看,他再探入一寸:“小柔,我好喜欢你这样的……sao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纵身一挺,长驱直入,我感觉肚子都快被刺穿了,皱着眉头轻哼一声,他抱着我在地板上翻滚,九浅一深的刺着我,我开始还能隐忍,后面是忍不住地放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他压着我附在栏杆上,面对着无人的甲板和船头,面对着海风和巨浪,从身后挤进两腿之间,疯狂地抽动起来,顶的我几乎昏厥,面对广阔无垠的大海,我几乎嘶哑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,谁最强。”他在我身上,如快马驰骋。

    我口齿不清地说:“你……最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谁。”他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……夫君……”我头发迎风飞扬,打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咬着我的左肩,落下一口牙印:“那夫人就站稳了,为夫要赛马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越发加快速度,配合着海浪的起伏,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,以及……快感!

    不多时,我们几乎同时,一泻千里……

    这晚上,我们换了很多姿势,每一次都能带给我不同的飞升体验,末了,天边翻起了鱼肚白,我们俩人赤条条地缠绵缱绻在死板上,眺望远处,我想过跟他一起迎接日出,却没想到,却是要这样一丝不挂地迎接。

    白少安抱着我的腰肢,我盘腿在他腰间,亲密无间,他腰肢挺拔,不断搅动着我,站在玻璃房边上,他下巴点点那太阳露出的红光:“我带你飞到天上,看日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一次冲锋陷阵,将我带上云霄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我都记不清我们飘飘欲仙了多少次,一个只手早就数不过来了,白少安龙精虎猛,弄得我三天都无法下床,仿佛身体已被撕碎,犹记得那天太阳都快出来了,他就这样赤条条的抱着我,趁着大家还未起床,将我抱回了房间,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,轻柔怜爱的,帮我一寸一寸洗着身子。

    这几天我都无法下床,小轩还以为我病了,前来看望我,我捂着被子躺在床上,脸色羞红,傻弟弟以为我发烧了,着急得想要靠岸替我买药。

    我捂得严严实实,连脖子都没敢露,除了一身的淤青吻痕不能让人看见,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白少安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洗了,而且每天都下雨,没有干,他……他这个混蛋,就让我光着身子窝在被子里,偏偏探病的人又特别多,弄得我尴尬至极,而他呢?就双手环抱胸前依靠在床边,盯着我一脸坏笑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