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0.玩给我看
    游戏开始,我转动瓶子,可惜我出师不利,第一次就转到了自己,白少安说:“猜吧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他提过自己对不起白家兄弟,我一直问他白家兄弟的事,他却不肯开口,于是我说出了自己的猜测:“白家兄弟已经不在了,对吗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算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第二下,又是我输,眼看瓶口摇摇晃晃,又停到了我的跟前,我又问:“他该不会跟凌风音有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又是我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是我输,我都怒了,拿着酒瓶子晃了晃,这丫的是成精了吗?总是欺负我。

    “那他真是白老太爷的儿子?”

    白少安蜻蜓点水般轻轻点头,这才告诉我真相:“白家老太爷确实有个孩子叫白少安,是与一个寡妇所生,那寡妇的夫君参军去了,八年未归,同乡带回了信物,说人已经战死沙场了,那女子便从了在当地做参军的老太爷,生下一子名为白少安,尚未入族谱,谁知就在我前来不久前,那寡妇的夫君回来了,寡妇回了家,将孩子留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白少安不愿意提起这位白家兄弟,原来是有这样的曲折故事,而且也很不光彩。

    “那寡妇的夫君,至今都不知妻子给外人生了一个儿子,所以为了顾及她的生活,我们绝口不提这事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回忆起跟真正的白少安相处的短暂时日:“那是个有点呆呆的孩子,却心地善良,有什么好吃的都分我一份,后来,白老太爷为了保全我的身份,便将我改名做白少安,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放在了乡下,唤名阿水,请了嬷嬷照顾,养到了十岁,因当地发生兵变,死于乱刀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他这位阿水兄弟,白少安眼眶都湿润了,唏嘘不已:“这些年我一直心有不安,是我害了他,若不是我,他现在就是白家的少爷,虽不说荣华富贵,但也是吃穿不愁,怎会如此般惨死。”

    我抱着他,轻轻抚着他的头:“没事了,没事了,都过去了,一切都是命,或许,这就是阿水的命数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在我腰上掐了一把:“游戏……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又玩了几把,都是我输,他一次都没有输过,而我接连猜错了好几个问题,他让我的早已用完,再加上耍赖了一次,这下,又是我输了,我气不过,这该死的瓶子,怎么老是转向我呢!

    白少安似笑非笑地坐在地上:“这次不许耍赖了,要脱衣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啐道:“还没猜呢,你怎知我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。”他的目光一直在我玲珑有致的身上转悠,让我一阵发热,我问:“当初我们第一次在重安镇见面,你就知道我是苏小柔了,对吗?”

    他听完后,笑了起来:“看来,某人要脱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我脸烧红起来:“什么?难道我猜错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你脱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咬咬牙:“好,脱就脱,我既然敢玩这个游戏,就输得起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我站在他面前,双手指尖将纽扣一粒一粒地解开,宛若一条游龙的纽扣,渐渐分开两侧,露出我白色蕾丝边的连套内衣,以及那一对颤颤巍巍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原地,抬头仰望着我,深深眼下了一口唾沫,喉结轻颤。

    随着旗袍滑落我洁白无瑕的身子裸露在了风中,左肩的万代兰纹身,在昏暗的灯光下焕发出一股妖魔化的花香,飘向了白少安的方向,白少安漆黑的眼眸中倒映着我丰腴诱人的身体,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腕,我扑倒在他身上,一阵翻滚,他将我压在身下,游戏的酒瓶从我们身侧滑过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游戏不玩了?”我鼻尖与他轻轻摩擦,他浑身燥热起来,热气喷洒子在我绯红的面颊:“下一个游戏……玩你!”

    他忘情地与我拥吻了起来,一边吻,一边说道:“我没想到平时端庄的你,竟然也会跟我玩这么危险的游戏,说,你还跟谁玩过?”

    他死死压在我身上,阴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我眼前一阵迷蒙:“我……我只跟你玩过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他舌尖婉转,挑逗着我的耳垂:“不许骗我。”

    一阵麻痒之意传遍全身,我颤栗道:“骗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玩火!”说完后,他粗暴地掰开了我的双腿,脸上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,趴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我惊讶地夹紧,却被他硬生生掰开:“这是……惩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那里不可以……”我哀求到,却感觉到一条柔软的小鱼在两腿间那私密花园中游动,时而轻缓的沉沉浮浮,时而如欢快的游鱼戏水,围绕这水池中的一粒明珠,不断都吞吐、吮吸……

    那快意顺着平坦光洁的小腹向上攀爬,两粒成熟的红樱桃慢慢生长、果实变得饱胀,圆润起来,高高挺立在雪山之巅,浑身的每一根神经,都被白少安的舌尖所挑动,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扭动着身躯,眯着眼看他埋头在一片黑色的森林里,又羞又燥的情绪在内心交织着:“少安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我眼角浸出了羞耻的泪花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脸上泛着晶莹的水光,见到我不安地扭动着身姿,他说道:“这就受不了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我错了,我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他像一只贪婪的恶鬼:“既然知错了,那就更要惩罚了。”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:“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将我的双手放在了高耸入云的双峰之上:“玩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耻!”他居然让我在他面前玩弄自己,我话音未落,他就再度埋首,舌尖探入幽深的洞穴内,一阵暖流喷泄而出,我发出一阵呻吟,双手竟然不害臊地揉捏着身上的柔软,像个不要脸的女人,不安地扭动起来: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强烈的刺激感让我飘飘欲仙,双腿不断夹紧,又被他霸道地撇开,他抬起头来,看着我yin荡的眯着眼,看着那双峰被我自己玩成了粉红色,宛如欣赏着一件人间极品:“真乖,用力的,玩给我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