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8.小轩团聚
    青帮的人立刻住手,白少安给三子使使眼色,三子气不过,依旧补了一拳,那人被直接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我们仨见好就收,赶紧冲向电梯,坐着电梯下去了,到了大厅,下面已经乱成一团,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,三子怒吼一声:“别打了,咱们走!”

    我们就在金荣帮弟兄的簇拥下,匆匆离开了和平饭店。

    当我坐上汽车时,回头望着和平饭店的照片,一场厮杀刚刚在一个叫和平的饭店上演,真是讽刺啊!

    看着看着,我突然觉得不对劲,汽车飞驰的方向不是浦江饭店,而是往码头的方向飞奔而去,便问到:“我们这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除了那么大的事,上海是不能再待了。”

    我着急道:“我东西还在浦江饭店呢,还有小轩……”

    三子捂着受伤的额头:“放心吧,这些早就被江月白他们转移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们是早有准备?我疑惑地望着白少安,白少安掏出一块绣着安字的素色方巾,轻轻替我擦拭脸上的伤口:“我曾料到她会出尔反尔,只是没料到她会亲自对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他心疼地,动作轻柔地一点点帮我擦拭血迹,伤口不大,很快就结痂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敢伤害你……要不是她还有用,我一枪崩了她!”

    我握住他的手:“你让她牵制洪门,又引她去昆仑山,无异于利用了她,折腾了她,又要她的命,不必一枪崩要逊色,让我猜猜,你还背着我做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我定神思索之后,对他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应该将袁静雪获得卷轴和青铜片的消息透露给了洪门的人,让他们狗咬狗,对吧?”

    白少安笑了起来,对着我的脸颊就是一吻:“知我者,莫过于夫人也!”

    果然,这很像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白少安解释道:“现如今内忧外患,国内形势严峻,好不容易解决了凌风音的新风寨,还有洪门和袁华这边一直让我不得抽身,所以,我必须让他们狗咬狗,才能去完成大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解释,我都明白的。”我靠在他的身上,听到他的心跳依旧强烈:“怎么跳得那么快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轻抚我的脸颊,始终盯着我的伤口,我知道他在担心,他一定在想,若是刚才晚踹门一些,又或者我没有及时闪躲,我现在会如何?

    他喃喃地说:“对不起,我就不该放你一个人冒险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环住他的腰:“是我自己要前来救小轩的,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拍着我的背,以示安慰,但其实,他并没有放过责备自己。

    不多时,码头到了,这是比较偏僻的第十二号码头,都快到金山地界了,在码头边上,停着一个中型的船只,江月白和梁友青正在码头上陪着小轩,远远地,小轩看到我在车窗里,便朝我费力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、姐姐……”小轩一边跑,一边捂着胸口。

    我吼道:“停车,快停车!”

    司机还未停稳,我就从车上跳了下去,白少安也纵身一跃,跟一起朝小轩跑去,我张开双臂,蹲下身子,将他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轩,我终于见到你了!”我眼泪不断地流,小轩也嘤嘤地哭了起来:“姐姐……小轩还以为……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,说什么傻话,我说过你不会有事的。”我抱着他哭了很久,虽然我们仅仅只是分别了一年,但我却觉得,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    小轩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,我不敢想象失去他之后的生活,现如今好了,虽然过程曲折,但终究,弟弟我是救回来了。

    哭过之后,小轩看到了白少安,兴奋地叫到:“姐夫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我没有再多言,因为在我眼里心里,白少安早已是我的夫君,是他名正言顺的姐夫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白少安找到小轩,也曾对他宠爱有加,当做自己的亲弟弟疼爱,想到此,我仿佛看到了未来,我们仨一起生活,其乐融融的情景,真的好幸福,令人憧憬……

    短暂的相聚了一会儿后,江月白前来提醒我们,该上船了。

    我担忧地望着小轩:“我们……这就要去鬼衙金库了?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自然是先去天津,让你和小轩相处一段时日,我们再去。”他说,考虑到此行凶险未卜,小轩又有病在身,所以不打算带小轩犯险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我想说的,我们此行,很可能会葬身地狱,我不舍得让小轩跟我们一起冒犯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在天津已经安排好了,小轩会妥善安置,并且,我还打算送他出国去治疗心脏病。”原来他一切都帮我想好了,不让我操心分毫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谢谢你!”我抱着他,他微微撅着嘴,我害羞地吻了一口,他笑得像个孩子,小轩则是捂住了眼睛,所有人笑做一团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片欢声笑语中,我们登船了,由中型游艇送我们出海,在海上登上了一艘游轮,我们向着天津港前进。

    最近是端午雨时节,雨水充沛,但好在雨水量不算太大,海上虽然偶有风雨巨浪,但都能安稳度过。

    我们的大船,在汪洋的海上,就如一片鹅毛,随着浪花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入夜了,我守在小轩的床边,待他睡着后,我站起身来,一阵起伏浪花,我险些不稳,直直撞向了身后,正巧被某人接住,摔入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我惊讶道。

    他说:“在你给他唱歌时,我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……他听到我唱歌了!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的歌声,竟如此动人。”他咬住我的耳朵说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,吻了他一下:“我厉害的地方,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他的手慢慢滑落到我的翘起的水蜜桃臀上:“是吗?让我见识见识?”

    我推开他:“别闹了,这可是在船上,周围都是认识的,你想羞死我啊?”

    他挽着我的腰肢,嘴角浮一坏笑:“我发现了一个没人的好地方,去看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